第九百三十六章 甩手掌柜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婚,婚事……”

唐寧驚的筷子都掉在了地上,他這才想起來,他和唐水之間,還有一件事情沒有解決。

兩家當年定下婚約,現在唐水的父母早已不在人世,這婚約豈不是無法取消了?

唐水也是面色通紅,想要辯解些什么,卻也知道以她的身份,在這件事情上是沒有什么言語權的,正如唐寧沒有發言權一樣。

唐夭夭夾菜的動作一頓,用無比幽怨的眼神看了唐寧一眼,卻也沒有開口。

“咳咳……”唐寧輕咳幾聲,說道:“先吃飯,這件事情,等到日后再說,日后再說……”

他倒也沒有說什么包辦婚姻不可取,提倡自由戀愛什么的,在這個時代,人們將信譽看得比性命還要重要,他若是表露出悔婚的意思,豈不是讓父母成為背信棄義之人?

更何況,他們背叛的還是他們的救命恩人,唐寧無論如何是不能開這個口的。

唐妤看了看唐寧和唐水,目光望向唐鼎,說道:“算了算了,孩子已經長大了,他們的事情,我們就別操心了……”

唐鼎不再繼續這個話題,看向唐寧,說道:“小宛的一切,我會讓徐先生輔助你慢慢接手,以后關于小宛的任何事情,你都可以自己做主,大月烏孫你想收服便收服,陳國你想打便打,我們都不管了……”

他看著唐妤的目光格外柔和,似乎除了她之外,任何事情都不被他放在眼里。

一頓飯在一種奇怪的氣氛下吃完,唐水放下筷子,快步走出大殿,頗有些落荒而逃的味道。

唐寧追出殿外,追到她的身邊,也有些尷尬的說道,“不好意思,他們剛才說的話,你不必放在心上。”

唐水看著他,臉色微紅,在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里,她都將唐寧看成是身世坎坷的弟弟,對他關懷備至,為了他甘愿冒任何險,做任何事情。

但自從知道了婚約一事之后,她便再也不能用以前的眼光看唐寧了。

雖然他們還沒有正式成親,但那只是一個過程,有那一紙婚書在,她其實已經算是他的妻子了。

同樣的,即便唐寧對于唐水沒有任何冒犯的想法,但因為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心中對她的感覺,也悄然發生了變化。

唐水臉上浮現出一絲懊惱之色,喃喃道:“這件事情該怎么辦呢……”

雖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又有婚約作證,但她總不能真的嫁給他……

即便是他們并沒有什么血緣關系。

娶也不是,不娶也不是,唐寧也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棘手的問題,嘆了口氣,說道:“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雖說她也從來沒想過那件事情,但看到唐寧臉上的表情,像是他吃了很大的虧一樣,心中不由得生起了一絲慍怒,問道:“怎么,你覺得履行婚約讓你很為難嗎……”

唐寧有些愕然的看著她,仔細想了想,覺得他剛才的表情好像真的有些問題,很容易讓唐水誤會,是他覺得她配不上他,急忙解釋道:“我沒有這個意思……”

“那你是愿意履行婚約了?”唐水撇了他一眼,提醒道:“別忘了,我可是你的表姐!”

聽她的意思,履行婚約也不是,悔婚更不是,矛盾的女人,到底想要他怎么做?

唐寧低著頭,小聲嘀咕了一句:“反正又不是親的……”

“你說什么?”唐寧忘了唐水看似溫和的外表下,其實有著魔女的靈魂,他話音剛剛落下,耳朵便被一只纖纖玉手握住。

唐寧有些無辜的看著她,問道:“那你讓我怎么做?”

“我……”唐水語氣一滯,松開握著唐寧耳朵的手,生氣道:“我怎么知道怎么做,他們也真是的,非要莫名其妙的訂什么婚約……”

唐水有些生氣的走了,唐寧一回頭,就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唐夭夭。

她的目光中蘊含著一絲嗔怪,也不說話,就這么直勾勾的看著他。

唐寧看著她,委屈道:“這次真不怪我……”

唐妖精吃起醋來,唐寧還真有些招架不住,用了一個晚上才哄好她,第二天日上三竿,他們起床之后,又被一個消息震動的說不出話來。

就在兩個時辰之前,爹娘已經帶著幾百精銳護衛,離開了小宛,前往陳國江南。

他似乎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將小宛交給唐寧,自己做了甩手掌柜,連后悔的機會都沒有給唐寧。

唐寧愕然了許久,才終于接受了他即將接手這個爛攤子的事實。

徐先生站在殿外,對唐寧躬身行了一禮,說道:“國主,請隨臣過去吧,大臣們已經等候多時了。”

徐先生是小宛宰相,他的才能,唐寧在京師就已經見識過了,未來的一段日子,他會幫助唐寧,接手和掌控小宛的一切。

事情比唐寧想象的還要順利,小宛的朝廷,是以陳國為模板建立的,在他的要求下,一切從簡,只有一個簡單的即位儀式,他便成為了小宛新的掌控者。

然而如今的小宛,形勢并不多么好。

大月和烏孫的聯手,牽制了他們的大部分兵力。

如此之外,東邊的陳國也在虎視眈眈,唐寧相信,以陳皇的性格,在知道小宛已經腹背受敵之后,一定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說不定已經在邊境集結大軍了。

所以當前最緊要的事情,是瓦解大月和烏孫的聯盟,統一西域,一旦西域變成鐵桶一塊,即便是陳國也不敢肆意侵犯。

西域如今已經形成了小宛大月烏孫的三足鼎立之勢,三國的兵力互相牽制,誰也奈何不了誰。

一旦大月和烏孫的任何一方出了問題,另一方都將面臨小宛的強勢打擊,這便導致他們的大軍只能按兵不動,包括小宛在內,三國的國內都是非常空虛的。

如果派間諜潛入大月和烏孫,再加上西域盟國的力量,里應外合之下,可以不用費多少力氣的收服他們。

當然,如今他有了小宛的力量,已經不必再借助西域盟國了,唐寧寫了一封信回去,讓他們暫時按兵不動,以盟國的那點人馬,就算對上沒有大軍的烏孫和大月,也不會贏的輕松。

這充其量只能算是側面戰場,三國大軍交鋒的正面戰場,才是決定勝負的關鍵所在。

老鄭閑著也是閑著,唐寧便讓他去前線過他的將軍癮了,大月城和烏孫城,他則是將幾位長老派了出去。

他們雖然給唐寧留了一個爛攤子在這里,但他們離開之后,卻不會有人再對他和唐水催婚,你讓唐寧心中松了口氣。

然而僅僅一天之后,唐水也沒有任何通知的不辭而別,只留下了一封書信,告訴唐寧他要去江南找唐靖夫婦,讓他不用擔心……

唐寧手中拿著她的親筆信,能夠體會到她寫這封信時候的心情,心中亦是感慨萬千。

和唐水一樣,在那封婚書出現之后,唐寧也不知道,應該以怎樣的心態去面對她,最好的方法,就是給兩人足夠的時間和空間,仔細想想以后應該怎樣處理兩人的關系。

唐夭夭站在他的身旁,輕嘆了口氣,說道:“我能感覺得到,表姐也是喜歡你的。”

“別鬧了……”唐寧搖了搖頭,說道:“這怎么可能。”

“這是我們女人的直覺。”唐夭夭看著他,說道:“不僅僅是表姐,我覺得安陽郡主看你的眼神也不對……”

在线棋牌游戏大厅 北京pk10冠军3码精准计划 重庆时时万位选号技巧 时时彩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 麻将娱乐平台 重庆时时开奖手机 可以赚钱的游戏捕鱼 开两个号对赌日赚2000 聚宝盆计划手机版安卓 尚和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