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新年生意興隆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胡銘晨一家到街上的時候,街上還顯得相對冷清,不過那些做生意的小商家,已經將各自今天要賣的東西開始擺出來了,以便迎接稍后洶涌的人潮。

過年期間,不管是賣氣球和小玩具的,小吃零食的,甘蔗水果的,擦炮煙花的,乃至于衣服鞋襪的,生意都會很不錯,尤其是賣小吃、小玩具和擦炮的,那個生意絕對會是平時的無數倍,因此沒有人會掉以輕心。沒有辦法,誰叫這時候幾乎所有的老老少少都會離開家涌到街上來呢。

“胡老板,你家那么早啊,來,來吃一塊丁丁糖。”胡銘晨他們一走進電影院的院子,就有租攤位的小販友好的和他們打招呼。

“呵呵,謝謝,我們吃了飯才來的,沒想到你們比我們還早。”被認稱作胡老板,胡建軍還是挺自豪滿足的。

“不早一點準備不行啊,今天人一定很多,來小胡,嬢嬢給你們幾塊糖,免費的,不要錢。”那位略胖的老板娘見胡建軍拒絕,又把討好的對象對準了胡銘晨和他的姐姐妹妹。

他們這些人的攤位是從胡銘晨家這邊租去的,相當于胡銘晨家就是他們的東家,這些人自然是要想辦法和胡銘晨家處好關系才行,否則以后不租給你了或者給你提價,那怎么搞。

可以說胡銘晨和胡燕蝶他們,在這個院子里面,想免費弄點東西吃,那真的輕而易舉,只要不是太多,根本不會有人會找他們收錢。

即便這樣,胡銘晨還是小的節制的,他們雖然是租方和承租方的關系,可是說起來,大家是互相利用互相拉扯的合作伙伴,這一點胡銘晨看得很清楚,因此戶名不會刻意的去占他們的便宜。

只有胡燕蝶和胡雨嬌,有時候受不了別人的主動討好和施與,偶爾會接受點無傷大雅的好處。

“謝謝,謝謝,嬢嬢不用了,你留著賣吧,現在還不想吃,想吃的時候再找你,謝謝了,何況你現在還沒開張呢,你要是給我們了,又沒收錢,兆頭不好。”胡銘晨趕緊拒絕:“今天新年第一天,祝你們新的一年生意興隆,財源廣進。”

“謝謝,也希望你家生意好。”胡銘晨話都說成那樣,而且顧及到還未開張的忌諱,對方也不再堅持。

其他人聽到胡銘晨的新年吉祥話,也反過來給胡銘晨家說一些新年行大運之類的過年祝福語言。

“胡老板,今年的電影還是和之前的時間一樣嗎?”那個賣涼粉的說了一句祝福語之后問道。

“過年嘛,當然要有所不同,今天會加演一到兩場,要不然一直讓大家等著也不好。”胡建強回答道。

之前杜格鄉電影院是兩個小時一場,然而不管是國產影片還是港臺片,一場電影的時間基本上就在一個半小時左右,如果除去片頭和片尾,那幾乎都在一個半小時之內。

平常生意一般也就算了,可是現在是過年,為了增加上座率,為了多賣票掙錢,那個中間的空檔就會盡可能的做壓縮。只要銜接得合理,擠出時間來多放一場電影,基本上沒有任何的問題。

與這些合作伙伴打過招呼之后,胡銘晨家也開始忙自己的準備工作,例如衛生再打掃一下,機器再檢查一下,排片得寫出來掛出去,宣傳的音響自然也要打開做氛圍預熱。

山上的人家遠遠的聽到街上的巨大音樂響起,人們出門去玩的心就變得更躁動了。

“走吧,快走吧,電影院那邊要開始放了。”

“現在九點還不到呢,哪里會放那么早。”

“誰曉得,也許過年人多,老板提前了呢。”

......

“你們今天去哪里玩啊?”

“當然是去看電影啊,一直想去沒去成,今天無論如何都要去看一看,到底是個什么西洋鏡。”

“哈哈哈,那是應該去看看,比西洋鏡還好看呢。”

“你不去嗎?去聽人唱山歌?”

“我當然也要去,山歌年年聽,不稀奇了,老人家去聽,我還是和你去看電影。”

.......

“哇,這么早就開始了,也不曉得過年準備的電影好不好看,有沒有上個月我看過的那一場打得厲害。”

“過年嘛,人家怎么會準備不好看的電影呢,我聽說,人家還沒過年就去城里拿片子了,全部是精彩得不行的。”

“那你還磨蹭個屁啊,趕快啊。”

“你不要催嘛,怎么也得等我把我的新衣服穿了啊。”

......

胡銘晨家的音響才打開沒多久,就能夠在街上遠遠的看到四周下到街上的小路上多了不少人,那些人一個個不管男女老少,皆是喜氣洋洋。有新衣裳的這天一定會穿新的,就算有些人沒有買新衣裳,也會把平時留著過節或者吃酒才會穿的最好那一身給穿在身上。

咚、咚、咚,各種炮仗此起彼伏由遠及近的響起,這些是小孩子一路走一路仍的擦炮或者小鞭炮。

時間還沒到九點半,杜格鄉電影院的院子里就已經變得人頭攢動了,到街上來玩的人,不約而同的都會先來這個地方湊一下熱鬧,一方面看看今天會播放什么電影,另一方面,當然是和自己的親戚朋友碰個頭,聊聊天。

“要看電影的快買票了,第一場電影很快就要開始了,不趕緊一點,等會兒人多了可就沒位置了。”看到買票的人還沒有出現排隊的情況,胡銘晨若無其事的站在收票窗口的前面大聲吆喝道。

這樣的吆喝也就是胡銘晨,換成胡建軍和江玉彩,他們都喊不出來。不是他們嗓子不行,而是他們放不下那個面子,會覺得難為情。

然而胡銘晨沒有那個顧慮,他只希望從早到晚都能夠全部滿座,每一個座位那都是錢,空著就是浪費。

“小老板,第一場電影好看嗎?”一個年級較大的老年人向胡銘晨問道。

“老人家,絕對好看,沒看到名字嗎?《賭神》,不但打得厲害,人家那撲克骰子和麻將更是玩得出神入化,您老不想進去見識見識嗎?輸贏那可是幾千萬上億,了不得呢。”胡銘晨生動夸張的渲染道。

“哇,那么牛逼,我老頭子今天就看一場,瞧一瞧怎么個厲害法,你們前面的可別太快,給我老頭子留兩張票。”老人家受到誘惑和鼓舞,賣著不太利索的步伐就朝售票窗口去。

剛才明明還沒怎么開始排隊,經過胡銘晨那一嗓子,有心要看電影的人就已經開始集結了。

除了囊中實在羞澀得沒法的,否則能一大早來電影院的,誰不想看場電影啊。

“老伯,你怎么一個人買兩張票?”前面一個年輕人問道。

“廢毬話,這種事,我當然不能丟下我家婆娘嘛。”老人家豪邁道。

“那咋個沒看到她?”有人問道。

“哎呀,那婆娘做事情就喜歡拖拖拉拉,一會兒要看看牛有草沒有,一會兒要看看火封了沒有,又還走毬得慢,我沒法子,就先來占位置了嘛。你們一定要給我留兩張票哦,我和我家婆娘都還沒看過電影呢。”老人家的話可真不少,人家就問一句,他就說一堆。

不過由此可見,這個老頭要看電影的心還是挺急切的。

才到九點四十,第一場電影《賭神》的兩百張票就已經賣完了。

“小晨,人已經滿了,還差二十分鐘才十點,怎么辦?”胡建強從影院里面出來,拉住在門口的胡銘晨問道。

“不管差多少時間,人滿了就開始,今天不同以往,要擠時間,你在這里守著,我去放,直接把片頭給顧慮掉。”胡銘晨抬起左手來看了看表道。

這天賣票的不是胡建強,而是交由胡建軍和江玉彩負責,胡建強和胡銘晨則是負責收票和掌握機器。

至于胡燕蝶和胡雨嬌,這會兒不曉得跑到哪里玩去了。

“也是,你去吧,我在這里沒問題。”

胡銘晨進到播放間,將碟片插進機器就開始快進。

剛才只是放音樂就對鄉民們造成很大的吸引力,現在影片正式開播,那誘惑的力道就更是大了。

“你看,第一場已經開演了,叫你快點你不快。”

“那就看第二場嘛,想看還怕看不了嗎?”

“今天是大年初一,街上人還不曉得會多成哪個樣,你以為是平時啊?你這高跟鞋,就不要穿了嘛,走路都不好走。”

“你還好意思說,從結婚道現在我就沒買過像樣的鞋,大過年的,我不穿結婚時的這雙鞋我穿什么,穿解放鞋上街嗎?還不是怪毬你,明明沒錢,還想著湊熱鬧看電影。”

“你愛看不看,兩塊錢又不能買雙鞋,怪我搞什么GG。”

.......

“文哥,你不用等我了,你先走。”

“小花,啥意思,我們不是說好了今天去玩去看電影的嗎?怎么無端端的趕我走?”

“哪個無端端的趕你走嘛,你不快點去買票,一會兒看什么哦,我沒有你走得快嘛。”

“哦,哦,是這個意思啊,哈哈哈,好的,小花,你不要急,我現在就跑去。”

......

這些從四面八方趕到街上的人,就算買了下一場的電影票現在也進不去,那就只有湊合那些小攤販的生意了。

在线棋牌游戏大厅 网易股票 今日短线股票推荐 信阳股票配资 影响股票涨跌的因素 股票配资推荐·信任杨方配资 2019上证指数年线 股票融资是什么意思 炒股公司 股票配资送15888元体验 如何炒股票新手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