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替胡雨嬌討要名額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馬世文對于胡銘晨他們的委托條件并沒有反對,人家將麻煩事交給他去做,就是不希望沾染上問題,否則干嘛給他那么多錢,這其中的門道,他還是清楚的。

至于時間要求,馬世文雖然也覺得緊了一些,可是他還是接了下來。

胡銘晨雖然付了一半的錢,可是合同里面也有要求,就是如果在時間期限內,馬世文不能夠完成任務,不但后面的錢沒有了,而且,前面支付的部分,他也需要退還。

盡管困難交給馬世文去處理,可是胡銘晨也要求公司這邊不能放松,要繼續加大工作力度,否則,就不能成為雙保險,他們不僅要助一臂之力,甚至還要做好一旦馬世文不能夠完成任務而隨時頂上去的準備。

從涼城回來,胡銘晨在鎮南呆了十天就回去了。

回到涼城,胡銘晨就第一時間去找戴資穎老師,戴老師是這樣交代和要求胡銘晨的。

找到戴資穎后,戴老師給胡銘晨叮囑一番,就帶他去教務處找教務主任。

距離開學只有兩天,學校里面的教職工已經回到工作崗位了。

胡銘晨要跳級,那就有一些程序要處理,比如胡銘晨拿不到初中畢業證,比如學籍問題以及教學班級的安排。

“胡銘晨同學,按理說,你就算跳級,也是不能直接從初中跳到高中的,是戴老師一直幫你說話,我們學校才允許,到了高一之后,你可要認真學習,別到時候跟不上教學,那時候就沒有誰能夠幫助你了。初中與高中可是很不同的,整個高中階段,都是在為高考做準備。”

“謝謝陳主任,謝謝戴老師,我一定會認真學習的,堅決不拖班上和學校的后退,爭取能夠以優異的成績回報學校和老師們對我的栽培和厚愛。”胡銘晨彬彬有禮道。

對于胡銘晨禮貌而縝密的回答,陳主任很滿意,他見過那么多學生,胡銘晨的身上有一種他沒有見過的優秀氣質,自覺告訴他,胡銘晨這名學生,今后會很不簡單。

“陳主任,你看是不是可以把胡銘晨安排到高一一班去學習?”戴老師這時候道。

“戴老師,你是知道了,一班是我們學校的快班,是各個班挑出來的尖子生。胡銘晨雖然也挺優秀的,可他畢竟跳過了初三年級。我擔心他到了一班會出現跟不上的可能,這樣對他也不是太好。反正高一還不分班,到了高二分文理的時候,他再根據考試成績做選擇嘛。”陳主任看著胡銘晨對戴資穎老師道。

“陳主任,雖然高一沒分班,可是我覺得胡銘晨一點不比那些所謂可以進一班的尖子生差。咱們都已經允許他跳級了,這本身就說明了他的優秀沒有問題。既然我們已經這么干,何不好人做到底呢?”戴資穎為了胡銘晨的班級選擇據理力爭道。

“戴老師,你說的.......我承認沒什么問題,可是啊......一班的名額在上個學期結束的時候,就已經全部確定下來了,真不好再加人。雖然班級不同,但是給一班上課的老師,也是要給四班上課的嘛,只要胡銘晨同學自身沒有問題,我覺得,在哪個班都一樣。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啊。”陳主任解釋道。

陳主任的話雖然沒有說得太明,可是其中的意味已經很清楚了。

一班是快班不假,但是,有關系有門路的人,早就通過學校里面的關系打好招呼站好位置了。比如學校的校長副校長就各自安排了幾個關系戶,就是他陳主任,也沒少在這上面動腦筋。

人家靠正規考試考進一班的學生不好擠出來,通過關系進去的那些更不好擠出來,那么剩下能夠給胡銘晨選擇的,就不多了。

市三中的高一年級有五個班,可是到了高三年級會有七個班,其中兩個是特別的復讀補習班。

胡銘晨要去的高一四班,相對來說屬于比較靠后的班級。不過除了一班是重點保證的快班之外,其他幾個班倒是沒有太大的差別。

等高二分班之后,會根據成績再分出兩個重點快班來,一個文科班一個理科班。其他的就是普通班了。

“戴老師,沒關系的,四班就四班,陳主任說得對,要是自己不努力,那在哪個班都一樣,要是自己肯勤奮,那么哪個班也沒什么區別。”戴資穎還想爭取,可是胡銘晨卻主動站出來做選擇,不給陳主任壓力。

胡銘晨相信就算是所謂的快班,最終也會有人高考不理想而落榜,而其他的班級,一樣會有學生金榜題名,進入不錯的學校。

這一點胡銘晨并不在乎。

“你看,還是胡銘晨同學看得明白,戴老師,那就這么定了。”陳主任急忙道。

胡銘晨自己都無所謂,選擇高一四班了,戴資穎又還有什么好說的呢。她也只能漠然接受這樣的安排。

“陳主任,我能不能求你個事。”胡銘晨退了一步之后,趁著陳主任高興的當口,胡銘晨又開口了。

“呵呵,求我什么事啊,你說,只要是能夠辦的,我都答應你了。”陳主任果然在高興的時候特別好說話,很大度的給與胡銘晨回應道。

“是這樣的,我妹妹今年小升初,她考上了我們杜格鄉的中學,可是我覺得鄉里面的教學條件差城里面還是有好一截,就希望他能來我們市三中就讀,您看是不是可以安排一下。”胡銘晨替胡雨嬌求情道。

胡銘晨之前一直在忙,還真沒怎么考慮過妹妹胡雨嬌的這個事情。

上回二大爹過世,他回去,才聽說胡雨嬌要上杜格鄉中學。當時胡銘晨就有點自責,對妹妹的關心很不夠。

只不過那時候到處都在放假,胡銘晨想找人也不好找。今天趁著這個機會,胡銘晨就提出來,希望陳主任可以開個口子給安排一下。

“你妹妹?可是他沒有報考我們學校的話,這不好安排啊,何況現在馬上就開學了,也有點來不及啊。”陳主任委婉拒絕道。

“陳主任,你就幫一下吧,鄉下孩子,想好好讀個書不容易,何況只是上初一,也還是義務教育階段,安插一個名額,應該是可以的。”戴資穎站在胡銘晨的身邊幫著說道。

“戴老師......胡銘晨同學,你妹妹畢業考試考了多少分啊?”陳主任看了看戴資穎,完全拒絕的話有點說不出口。

“還可以的,兩科考了將近一百六十分。”胡銘晨道。

“那就是平均八十分都沒有,這還是在鄉下小學考試,就他這個成績,要進我們學校,學費上怕是要貴一些,有個擇校費的問題......你家有問題嗎?”陳主任希望通過這個條件來回絕胡銘晨。

“我聽說我們學校的擇校費是三千塊,這個沒有問題,我家里面拿得出來,為了妹妹上學,家里面是可以付出的。”胡銘晨道。

對于胡銘晨來說,三千塊的擇校費根本就不是什么問題,能用錢解決的事情,他都可以輕而易舉。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這邊可以替你留一個名額,不過,你們得趕緊去你們鄉里面的中學將你妹妹的檔案提出來,我這邊幫你從教育局走一下程序。哎呀,胡銘晨同學,戴老師,你們這是又要讓我去求人辦事啊。”陳主任勉為其難答應道。

“陳主任,我今天就會去,提檔案沒有問題,只是學校這邊和教育局,就麻煩您一下了。”胡銘晨客客氣氣道。

陳主任答應胡銘晨,一方面是看戴資穎的面子,另一方面也是結個胡銘晨的人緣,哪曉得這家伙以后能走到一個什么高度。

義務教育階段,這種轉學其實并不是多難的事情,只要由學校愿意接收,手續上根本就不是問題,什么找教育局求人那些,根本就是陳主任自己邀功的話。至于胡雨嬌的檔案,提不提其實也無所謂。小學階段的檔案,可以說可有可無。

得到陳主任的首肯之后,胡銘晨就與戴資穎馬上離開,胡銘晨得第一時間趕回杜格去,將胡雨嬌給接到城里來。

到了城里,胡雨嬌不僅要來學校報名,而且胡銘晨還要安排好他的衣食住行。

“戴老師,今天的事情謝謝你了,實在感謝,要不是有你幫著說幾句,陳主任也未必會答應,我先替我妹妹謝謝你。”走下教學樓,胡銘晨鄭重的對戴資穎道。

“謝什么啊,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也理解你爸爸媽媽的期待。你父母愿意為了子女的教育問題付出,這實屬難得。鄉下中學,教學質量確實是不那么好。我希望你們兄妹可以好好學習,以后出息了回報你們的父母。”戴資穎輕輕拍著胡銘晨的肩膀勉勵道。

“嗯,我們一定會往您要求的這個方向去努力的。”

“今后你就不在我的班里面了,到了新的班級,不可放松自己。你喜歡請假,雖然有許多客觀存在的因素,但是高中階段真不照比初中,尤其是高考的時候,相差一分就會有上千人的命運不同,你千萬不可大意。我希望你能讀一個好大學,今后能夠為社會為家鄉做更大的貢獻。”

在线棋牌游戏大厅 深圳股票融资 股票指数计算方法 股票融资余额什么意思 股票行情今天查询 9.11上证指数 山西股票配资 股票融资亏钱 股票分析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 股票融资怎么操作 北京股票配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