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5章 孤身察敵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卷十一

適逢亂世

第1535章

孤身察敵

眼前的建筑都是沖天而起,每一棟都在百丈以上,姚澤只覺得心中怪異之極。這些侏儒族人一個個都不足三尺,所居之地竟如此宏大,實在讓人難以想象。

一想到被侏儒人搶走的第三層法訣,再加上對他們一直沒有好感,當即他就借著夜色摸了進來。

侏儒族人所聚集的地方在連云城的最北端,除了那些高大的超出想象的巨樓,還有密密麻麻的如螞蟻搬家一樣,數不清的侏儒族人正各自忙乎著,到處都有“砰砰”的響聲傳出。

姚澤心中好奇,循著聲音,近了才發覺這些侏儒人正忙著打制模具,揮動著比身高還要長一些的大錘,爐火映照著一個個漆黑的身影,這才響起之前光老有過介紹,這些侏儒族人竟是夜間勞作,白天睡覺。

看來人怪做事也奇,眼前這些應該都是生活在最底層的普通弟子,姚澤也沒有理會他們,在夜色中似道影子般,朝前一直飄去。

一支支巡邏的隊伍不時地出現,除了同樣的鎧甲罩體,手中還拿著銀燦燦的長矛,看來威武雄偉,具體能夠有著怎樣的作用,就不得而知了。

很快一個巨大的湖泊出現在眼前,放眼望去,這湖足有數百里之廣,而湖中間的島嶼上,正是侏儒族的核心人物所居之地。

此時湖面之上有十幾條小舟來回穿梭著,而半空中也有不少遁光急速劃過,竟一副熱鬧情形,當然他們是無法察覺到一道身影正在高空徐徐前行。

在雙角族中,“須彌天魔道”是刻畫在兩塊漆黑巨石上的,第三塊巨石被侏儒族人搶走,放在何處,一時間他也沒有頭緒,如果對方也有類似空間密地,只怕自己要無功而返了。

即便自己有些手段,也不能妄想在這里橫沖直撞,連云城的四大家族都存在了無數年,積累的底蘊估計就是圣真人修士來了,也不見得可以全身而退,何況自己一個小小的大魔將修士!

正當他準備朝島嶼上落去,四周空間一陣輕微波動,他一直小心翼翼前行,第一時間就停在了半空中,頭頂著黝黑皮袋,一動不動起來。

下一刻,三百里寬的巨大島嶼上空突然光芒大放,四周數十道粗大的光柱直沖天際,把這一片天地都照射的亮如白晝。

“難道自己被發現了?”姚澤心中大奇,原本他還是有些自信的,沒想到還沒靠近目標,自己竟先暴露了。

他剛想有所動作,心中又是一動,轉頭朝遠處望去。

兩道遁光由遠及近,朝這里激射而來,一副氣勢洶洶的模樣。姚澤暗自苦笑,看來這次真的有些托大,一個侏儒族里竟如此戒備森嚴,而自己還不知道怎么暴露的……

他可不想被圍困在此處,單手抬起,準備掐訣離去,一道甕聲甕氣地大笑聲突兀地從島上傳來,“哈哈……讓兩位辛苦了,來來,飛魔宗的代道友已經等候多時了。”

原來不是針對自己的!姚澤聞言,雙目一瞇,朝著兩團遁光望去。

遁光朝著島嶼落下,兩道身影在光華中若隱若現,卻極易辨認,竟是一位黑狐族人和蛇人族人!

“代道友么,我也有段日子沒有見他了……”隨著輕笑聲,遁光散去,露出兩道熟悉的身形。

“是他們……”姚澤眉頭微挑,心中大為奇怪起來。

來人竟是連云城的城主浦良知,還有一位蛇人族的齊長老,之前兩人不是才剛剛比試現場分開嗎?怎么又深夜跑到侏儒族中?

下方早有矮小的身影迎了上來,從那奇特的話音聽出,正是奇碩本人,隨即三人就消失在一座巨大的石樓中。

姚澤見此一幕,心中的好奇心被勾起,三族此時聚在一起,不會有什么陰謀吧?

比試結束,墓地打開需要在三天之后,還需要一些繁瑣的祭奠儀式,作為城主應該事務繁瑣才對,怎么有空深夜跑到這里?

漫天的光華散去,他略一沉吟,當即就跟著朝那座高樓前落下。

這石樓看起來就似一個巨大的碉堡,四周連扇窗戶都沒有,對于侏儒族人的這種特殊嗜好,他只覺得很是無語,如此一來,就只能從那個高大的巨門中進去才行。

八位身著鎧甲的侏儒族人分別站立兩側,看起來戒備森嚴,姚澤也沒有在意,就這么從幾人頭頂飛過,眼看就要進入門戶中,變故突起!

原本空蕩蕩的巨門突然發出耀目光芒,巨大的五彩光幕憑空顯現,直接把他擋在了外面。

“不好!”姚澤暗呼一聲,沒有絲毫遲疑,袍袖朝著身下急拂而過。

那八位警戒的侏儒族人反應也極為快捷,其中四位在腰間一抹,形勢各樣的魔械就出現在手中,而另外四位狂喝一聲,雙腳在地上一跺,化作四道利箭朝上激射而起。

短短一個瞬間,這些警衛竟做出如此反應,可謂訓練有素,可半空中一道黑色霞光突然閃爍下,八位侏儒族人沒有任何反抗地,直接滾作一團,徑直昏迷過去。

如此動靜,自然吸引了眾多侏儒族人的注意,幾乎是數個呼吸間,巨樓之外已經聚集了近百位,一個個瞪大了雙目,查找異常。

巨門上的彩色光幕微微一顫,潰散開來,露出四道身影,正是剛剛進去的奇碩、浦良知他們,還多出一位面色紅潤的矮胖男子,一身青袍也難掩身上的贅肉,不大的眼睛精光閃爍。

八位警衛已經被喚醒,雖然沒受到什么傷害,可連對方的影子都沒有看到,而其余諸人朝著四外散開,仔細搜查,轉眼門前就只剩下神情各異的四位大人物。

“兩位剛到,就有人來闖……”雖然看不到臉色如何,可奇碩的語氣明顯有些凝重。

“我們被跟蹤了?”浦良知收回了神識,俊美的臉龐透著驚奇。

在連云城還有誰膽敢對自己不利的,此事多少年都沒有發生過了。

“應該不會吧……不過無論什么情況,我們都不能在遲疑了。”奇碩話鋒一轉,如此說道。

“此事事關重大,我建議還是從長計較的好。”一旁蛇人族的奇長老長眉緊皺,緩緩說道。

“老齊,如果你再這么猶豫不決,你以為這連云城還能夠安穩多久?不要等人家羽翼真的豐滿了,你也就沒有什么機會了。”奇碩的語氣一下子尖銳起來。

浦良知聞言,薄薄的嘴唇抽動了一下,狹長的雙目寒光閃過,冷聲道:“我們先找個安靜的地方……”

巨樓中空蕩蕩的,誰也不明白這些侏儒族人建這么高的大樓做什么,而奇碩帶領眾人徑直來到了一個圓形的房間,四壁刻畫著莫名的符文。

幾塊長條圣玉安置在四周的凹槽中,奇碩的掌心托著一個圓形法盤,隨著法盤驀地一閃,整個房間都開始“嗡嗡”作響,下一刻,耀目的光芒突兀地亮起,四人同時不見了蹤跡。

很快四人在一處單獨的空間中站定,浦良知率先開口道:“奇長老,說說你的計劃。”

“這次的機會極為難得,我的計劃就是利用墓地開啟之后,那位姓姚的小子肯定會進去的,即便他的身手再厲害,我們三族出動十個人,還能對付不了他們四個?至于連云城內,我們都在外圍,并不直接出面,只要把他們團團圍住,大魚不要跑掉就行,其余的就交給代道友即可。”奇碩的雙目閃爍著興奮異彩,語速又快又急。

“十個人?如此就要超出四位,里面的空間……”奇長老眉頭一皺,有些擔心道。

“奇長老多慮了,那片空間雖然有些不穩,可既然存在那么久都安然無恙,偶爾多幾個人也沒什么關系,此事就應當快刀斬亂麻,當機立斷!”奇碩口中有些不以為然。

“只要能夠進入連云城內,飛魔宗就有把握把事情漂亮地做完,不就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孩子嗎……之前說的那些條件,還希望幾位道友能夠先兌現一半才好。”一直默不作聲的肥胖男子笑瞇瞇的開口道。

浦良知和奇姓長老對視了一眼,都沒有立刻開口,空間中也安靜了下來。

此時姚澤已經站在了一座小型城池前,應該是一個莊園才對,四周除了高大的圍墻外,更多的是蒼翠林木,圍在四周。

這一次他沒有冒失,剛才趁亂的時候,直接抓住一位侏儒族人搜魂,顯然那人在族內地位不高,并不知道秘術所藏之地,卻念念不忘的,有一處家族重地,似乎比其生命都重要,姚澤一時間也大奇起來。

三大家族聚在一起密謀什么,說不定會對雙角族不利,這些他懶得理會,經過這些年的觀察,他已經有了清楚認識,連云城中四大家族相互提防,可誰也無法單獨生存,還只能相互依靠,一些小手段總是不斷的。

他身形似鬼魅般,圍著高墻轉了一圈,發現在四周安裝了十幾根筆直的巨大鐵柱,足有百丈余高,黑黝黝的,每根巨柱下都有一位侏儒族人守護,看起來戒備森嚴。

可姚澤細看之下,心中一凜,這些巨柱上面刻滿了莫名的符文,根部有著密麻的凹槽,竟是一個個巨大的魔械!

在线棋牌游戏大厅 广东时时有网点吗 极速北京pk赛车开结果 北京pk106码2期技巧 三公玩法及规则 双色球复式投注金额表 极速时时是官方的吗 老重庆时时开彩结果360 新时时360票 时时彩倍投方案 维欧国际教育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