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入幽冥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錚!

萬丈劍光沖天而起,嗤嗤銳鳴中,虛空被攪碎了不知多少個窟窿。

尤其可怖的是,同時另有一道相差無幾,氣息也幾近相同的強橫劍氣出現,與之前一道互相碰撞交錯,迸濺出無盡鋒芒。

無論是護城大陣,亦或那傳國玉璽所化金龍,在一聲哀鳴中,前者被穿一個窟窿,后者直接被攪碎了半邊身子。

“哎!”

天地間,無聲嘆息,一卷竹簡沒入虛空,遮天蔽日,封禁了余波,一名佝僂老者一閃而沒。

叮叮當當!

清脆劍鳴聲中,一青一白兩道倩影,身化劍罡,激烈碰撞,須臾沒入虛空之中,沖出了護城大陣,眨眼消失不見。

“嗯?”

小孤山凹坑中,祭壇之巔,吳明驀然仰首,眉頭大皺的看向京城所在,目中神光奕奕,倒映著黑煙之外的一幕。

只是,并未理會,而是面色微變,掐訣連點,穩固受到影響的祭壇。

噗噗噗!

一個個魔族怦然爆碎,化作血霧,仿佛受到牽引般,融入祭壇,釋放出滔天黑光,其上詭異符文好似活了般,向外游走不定,竟是在半空形成了一座門戶。

嘎吱吱!

門戶無聲洞開,內里黑黝黝一片,可僅僅看一眼,就仿佛自身精氣神都被吸納進去,永墜無邊黑暗,再也無法脫離。

“啊啊……”

無聲哀嚎隨著黑煙翻涌而起,九九八十名趙宋皇室子弟面容扭曲,全身抽搐蜷縮成一團,卻依舊維持著跪拜姿勢。

嘩啦!

可怖的是,一道道黑色詭異符文組成的鎖鏈,自那半空那黑黝黝門戶中探出,仿若接天連地,勾連著每一個人的眉心,向外拖拽著一道道扭曲的虛影。

那是哀嚎的靈魂,無論怎么掙扎,都無法擺脫這來自地獄幽冥的勾魂鎖鏈!

“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

妙元失聲呢喃,再不復此前從容淡定,出奇的沒有歇斯底里,眼神空洞的看著一道鎖鏈沒入自己的眉心。

唯有在鎖鏈拉拽魂魄時,透出的撕裂劇痛傳遍全身,忍不住哀嚎起來!

吳明神色冷漠,毫無所覺,唯有一雙神光四射的眸子,死死盯著那道黑色門戶,好似絲毫不受其內的詭異力量影響,想要看透里面有什么一般。

“你如此倒行逆施,殘暴不仁,牽累億萬無辜,陷人族于不利境地,真的只是為報仇嗎?”

妙元嘶聲喊道。

“報仇?我心中沒有仇恨!”

吳明淡淡道。

“哈哈哈,到了這等地步,還說不是報仇,你……”

妙元似被痛苦磋磨的心神失守,大笑連連,可旋即愕然的看著吳明眼睛道,“你的眼里看不到仇恨,你的心里呢?”

“天地無垠,壯闊隗麗,美不勝收,想要容納這些美好的地方都不夠,怎舍得讓仇恨充斥心間!”

吳明淡漠道。

“你……你竟然真的沒有仇恨!”

許是臨死大徹大悟,妙元看的通透,從吳明語氣中感受的異常氣息,可尤是如此,才越發覺得不可思議,難以接受,“那你為何要如此做,難道不知道會讓你成為眾矢之的,世人眼中的魔頭,神州再無立足之地嗎?”

“心氣不順,我意難平!”

吳明理所當然道。

“這……哈哈,果然果然,能被他看在眼里,視若傳人,怎會差了呢?想岔了的是眾圣,是趙家,是所有人,哈哈,我會在地獄等你的!”

妙元一呆,似乎沒想到吳明做下這等天怒人怨之事,竟僅僅只是心氣兒不順,旋即狂笑不止,完全放棄了抵抗,任由鎖鏈拉拽著投向黑色門戶。

“王爺!”

面色微青的劉錄半跪于地,周身青黑色光影縈繞,氣息雖陰森,卻無邪意,赫然已是大宗師之境。

“你如今以幽冥陰煞凝練陰神,肉身也化作半鬼之體,幽冥異域不會將你視作外來客,好生修煉,半圣可期!”

吳明道。

“多謝王爺!”

劉錄叩首,身形一展,毫不遲疑的沖向門戶。

在這里沒了牽掛,又助吳明做了這等事,哪怕獻祭之后,最大程度削減了因果之力影響,可終究是身陷居中,免不得會受到一絲神州天地意志排斥。

莫說劉錄只是一個小人物,即便是氣運加身的天地寵兒,也會在這一絲排斥之下受盡磋磨,寸步難行。

吳明目送劉錄摻雜在八十一道靈魂中的身影,左眼中銀灰蛇影微閃,竟是詭異的探出頭來,右手隨即一拂。

咚!

一尊數丈大小的銅角金棺落在祭壇之巔,棺蓋無聲自動,內里飄出一股股無形的青黑煙氣,竟是引得天地無光,所有的黑氣都向內里自主投去。

“桀桀,美味的靈魂,美妙的氣息,本君就收下了!”

就在此時,令人頭皮發麻的刺耳怪嘯突兀出現,一道漆黑的四指利爪探出門戶,遮天蔽日般抓向了被鎖鏈勾連的魂魄。

更詭異的是,門戶之后的存在,話語并非神州人族語言,可吳明卻聽的真切,而且精準明了對方話中之意。

“哼!”

吳明眉頭大皺,雙目圓睜,雖驚不亂,似早有所料,做金剛怒目狀,誦念佛經,“如是我聞……”

如是我聞!

有如洪鐘大呂般的誦經之聲,隨著吳明背后無極法相現身,瞬間抵住了那遮天蔽日的黑爪,并綻放出無盡金光,有如佛光普照,如來臨世。

嗤嗤!

可怖的是,黑爪好似沒入油鍋,發出一陣嗤嗤銳鳴,竟是直接扭曲潰散,但卻又好似有血有肉一般,露出了內里密布血黑色紋路的青黑骨骼。

“金剛經?禿驢,你竟敢舍下陷阱,暗害本君……”

如雷般的嘶聲怒吼中,黑爪不退反進,赫然再次探出一截,竟好似要撐爆門戶一般,只是放棄了被鎖鏈勾連而起的魂魄,竟是直接抓向了祭壇。

“哼,不要多管閑事,否則本王翌日駕臨幽冥,必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吳明怒目圓睜,心法運轉,無極法相依舊誦念金剛經,右手拍在了銅角金棺之上,內里黑黝黝光影沖天而起,瞬息包裹了黑爪。

“找死,竟敢威脅本君,無論你是誰,都要……啊!”

門戶之后的存在暴怒無比,似要破門而入,狀的黑色符文門戶哐哐震動不休,卻好似被什么阻止了一般,唯有那粗壯詭異的青皮巨爪,依舊不依不饒的抓了下來。

但在黑氣籠罩之后,原本不屑一顧的語氣,瞬間化作了驚怒,乃至隱有一絲懼怕的驚呼。

“天鬼,不知是哪位大人在這方界域布局,小鬼愿意效勞一二!”

更令人無語的是,門戶后的存在語氣陡然一變,近乎獻媚般的道。

只是,其手爪依舊在以微不可查的速度下伸,似在試探著什么,又似忌憚著什么。

“嘿,本王已經記住了你的氣息,不要在本王面前耍弄你這點心機!”

吳明冷冷一曬,左眼中的銀灰蛇影無聲無息鉆出瞳孔,須臾沒入了黑光之中,與之融為一體,內里瞬間爆發出比此前強烈了數倍嗤嗤銳鳴,有如烈火烹油,令人毛骨悚然。

更驚人的是,一股如獄天威引而勃發,引得天地震動,門戶上的黑色符文更是再次游走,似要鎖拿住手臂一般。

“啊啊,大人息怒,大人恕罪,小鬼這便離開!”

青皮手臂陡然一陣扭曲,如避蛇蝎般快速想回抽去,更伴隨著一陣陣慘叫,待得脫離了黑光籠罩時,清晰可見的透出了半只枯骨般的爪子,眨眼消失在門戶之后。

這不知名存在,竟然被黑光腐蝕或者說吞噬受傷,就這樣被驚走了!

嗚嗚!

黑光扭曲不定,內里銀灰蛇影游走,竟是眨眼與之相融一體,化作漆黑龍蟒,唯有脊背銀線若隱若現,一口吞了被那門戶后的存在震暈過去的劉錄和八十二道魂魄,須臾沖入了門戶之中。

哐!

天地震動,一聲悶響之后,黑色符文游走,門戶瞬間關閉,化作一個黑點,須臾消失不見。

“呼……幸虧來的只是一個鬼尊,受天地意志鎮壓削弱,又被金剛經克制,而五行天鬼又是以鬼靈為食,否則今天真的難以善了!”

吳明長長吐出一口濁氣,面上閃過一抹慶幸。

鬼門大開,神州氣息泄露,必然會引來不知名存在,好在他所得的地妖掘墓人傳承中,有一個在幽冥異域中極為荒蕪的所在,并無多少強大存在。

即便如此,這聞著味來的鬼尊,也相當于絕頂半圣,若非諸多條件之下,很難將之驚退。

否則,還不知要費多少手腳。

“呵……”

吳明嘴角微翹,勾勒出一抹冷笑,嘲弄的看著京城所在,“一個個如此精于算計,我到要看看,掀了這盤棋,你們能怎么辦?我就在此地突破,你們又能奈我何?”

說著,竟是真的直接盤膝而坐在祭壇之巔,就在百十具扭曲的尸骸跪拜中,運轉玄功,調動體內真元。

半圣之境,靈臺顯化,武道歸一,天威加身!

“噗……”

可就在玄功運轉到極致,頭頂隱有山狀靈臺閃現時,吳明面色陡然一變,猛的張口吐出一蓬血霧,捂著心口,滿目不可置信之色的看著手臂上隱隱游走的黑色符文,“反噬?不,這是九命鎖神……”

在线棋牌游戏大厅 现实二人麻将怎么打 重庆时时必中技巧13458 谁知道春秋彩票可靠 重庆时时彩 aa国际动漫靠谱吗 大庆冠通手游二人麻将 好运来彩票投注平台 中超积分榜 极速6合开奖记录 看牌抢庄牛牛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