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一章 撕破臉皮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第八百四十一章 撕破臉皮

秦升沒想到會遇到陳泰和,陳泰和他們也沒想到會遇到秦升,雙方本來并沒有什么交集,可是就這么陰差陽錯的偶遇了,還鬧出如此大的沖突,從現在的局面來看,這事很難善了啊。

陳泰和那邊,陳泰和的背景已經不用詳細介紹了,這個名字就已經代表了一切,不是誰都能和徐興偉宋和生相提并論的,最先打人的始作俑者美女叫柳悅,英國帝國理工大學畢業,如今在金融街某家私募當高管,爺爺如今已經退居二線,在人大某個委員會任副主任,沒退休前自然也是封疆大吏,所以她才能如此的肆無忌憚,圈子里其他人也都捧著她。

戴眼鏡的精英男叫沈哲,他們家和陳家算是世交,他的爺爺曾經是陳泰和爺爺的部下,所以小時候他們就認識,也算是從小長大的,雖說他們家如今不在北京,但是在隔壁的天津人脈資源也很廣泛,何況京津一家親么,如今他又在北京工作,所以和陳泰和走的比較近。

最后那個經常跑健身房勾搭妹紙的壯漢男叫衛東旭,他們家沒太大的背景,只是他的父親正好是陳泰和的領導,剛好又在實權部門,仕途前景一片光明,所以陳泰和才把他拉攏進這個圈子,這小子平時又比較義氣,所以和陳泰和這幫人走的比較近。

所以今天這場沖突,大小姐柳悅發飆打人,背景最次的衛東旭主動當出頭鳥,為的也就是在柳悅面前表現,精英男沈哲就比較沉穩,直到最后才出面阻攔,每個人的身份注定了他們所做的事情。

現在陳泰和已經出場了,他們不用再擔驚受怕了,秦升的身份也已經揭秘了,柳悅終于可以直面秦升了,因為有陳泰和在,沈哲和衛東旭也不用太把這個已經家道中落的秦大少爺當回事了。

“哦,原來是秦大少爺啊,我就說怎么這么大的脾氣,失敬失敬”柳悅率先發難,很是直接的嘲諷著秦升。

沈哲和衛東旭并沒有說什么,只是一臉輕蔑的看著秦升,眼神里滿是可憐和不屑,意思似乎再說,你們秦家已經樹倒猢猻散了,你居然還敢在這里耀武揚威,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寫么?

秦升還沒有回應,陳泰和就故意訓斥道“柳葉,誰讓你這么說話的,這可是秦大少爺,我們要尊敬點知道不,省的一會你也被打了,到時候我可攔不住啊”

柳葉是柳悅的小明,從小到大家里都這么喊她,后來身邊朋友也都這么喊她,柳悅長的漂亮家世又好,在國外留學回來,如今又在金融圈工作,自然是眼高于頂,誰也瞧不上。

“二哥,我錯了,我給秦大少爺賠禮道歉”柳悅很是配合的委屈的回道,隨后笑瞇瞇道“對不起,秦大少爺,小姑娘有眼不識泰山,沖撞了您,還希望您高抬貴手,大人不記小人過,今天您算是給我上了一課,我柳悅以后都會記著您的好”

這時候,沈哲和衛東旭也都附和著笑道“秦大少爺,我們會記著您的好的”

這會的秦升有些哭笑不得,要說演戲的話,他

們比他還要演的好啊,這配合的很是默契啊,真是沒讓他失望。

夏鼎和余可飛這會又有些擔心了,對方來者不善啊,在明知道秦升的背景后,還能如此的耀武揚威,那就真的不簡單了,何況還已經知道了秦家的事情。

“秦大少爺,不管發生了什么,我們這邊都已經道歉了,現在您滿意了么?”陳泰和風輕云淡的說道,隨后死死的盯著秦升,今天既然遇到了,那就得好好和這位秦大少爺過過招了。

秦升面無表情,這陳泰和明擺著幫親不幫理啊,他正要回應的時候,陳泰和卻又突然說道“現在也該說說你和我們的事了,你打了我的兩個朋友,這又該怎么說?”

哦,果不其然,秦升意料當中,原來在這里等著呢,可是秦升卻選擇了無視陳泰和,而是看向陳泰和后面的柳悅道“你不是給我道歉,而是給我的朋友道歉”

柳悅聽到這話惱火道“她配么?什么貨色也讓我道歉?”

秦升后面的周琪臉色蒼白,聽到這話又有些委屈,她終于明白了以前某位學姐給她說的,就算是在娛樂圈,她們這些人在真正的有權有勢的大人物面前什么也不是。

秦升擲地有聲的說道“一個女人長的再漂亮,家世再好,可是如果沒有教養,那也是一個丑陋的靈魂,做錯了事,難道不應該道歉么?不知道這是誰教你的?”

陳泰和冷笑道“秦大少爺,你別得寸進尺啊”

柳悅聽到這話有些氣急敗壞,從小到大所有人都是慣著她,就算是做錯事了也都哄著她,還沒見過誰敢這么欺負她,她指著秦升的鼻子道“你以為你是誰啊?你以為你還是那個秦大少爺啊?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我只是說一個道理而已”秦升并沒有因為他們的話而生氣,冷笑道。

本來已經平緩的氣氛又再次劍拔弩張了,陳泰和不禁玩味道“有意思了有意思,沒想到秦大少爺脾氣這么大啊,打了我的朋友不道歉,居然還讓我們道歉,這事還真得理論理論了”

“需要理論么?”秦升反問道。

陳泰和有些生氣了,這秦升還真是蹬鼻子上臉,真以為自己還是那個秦大少爺啊,你們秦家已經是自身難保,沒了秦家以后,你又算什么蔥?

陳泰和直面秦升道“今天,我們要是不道歉呢”

“很簡單,她打了我朋友,道歉的話,這事就過去了,不道歉的話,那就讓我朋友還回去,這事也過了”秦升很是隨意的說道。

陳泰和聽完以后啞然失笑道“秦升,你在說笑話么?”

“那你就當個笑話吧”秦升無所謂的回道。

陳泰和不信秦升當著他的面還敢打柳悅,他不把柳悅當回事可以,但是不把他陳泰和當回事,那就真的有些肆無忌憚了,就算是他們秦家尚未出事,他陳泰和也不會把秦升當回事,何況如今秦家已經出事了,他秦升又算什么東西?

“我不信你敢動手”陳泰和語氣冰

冷的說道。

秦升回頭看眼周琪,笑道“琪琪,這一巴掌,就讓我替你還回去吧”

周琪不知道說什么,現在的情況早已經超出了她的想象,她也不知道該怎么辦,只是一臉茫然的看著秦升。

秦升也沒等她回答,直接轉身走向了柳悅,柳悅有些害怕的往后退了兩步,站在旁邊的陳泰和陰冷道“秦升,別給臉不要臉”

陳泰和這已經是打算撕破臉皮了,如此肆無忌憚的辱罵秦升,完全不把秦升當回事了。

秦升不為所動,繼續往前走著,柳悅嚇的臉色蒼白道“你敢動我試試,我們家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秦升已經快要走到柳悅的面前了,他輕笑道“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說完,秦升就往前又走了兩步,揚起胳膊就要還給柳悅一巴掌,這一巴掌要是下去了,今天的事情就徹底鬧大了,誰知道柳悅以及背后的柳家會怎么反擊?

陳泰和不敢冒這個險,如果秦升真的一巴掌打下去了,先不說他必然攪進這場風波,其次他回頭也不好給柳家交代 ,雖說他不用太忌諱柳家,可是他可是陳泰和啊,所有人該怎么看他?

秦升這是想要踩著他上位啊。

所以陳泰和大怒道“給我攔住他”

一直站在人群后面的那兩位看起來就不是普通角色的男人,在聽到陳泰和這句話后,毫不猶豫的站了出來,直接擋在了柳悅的前面,攔住了秦升的去路。

柳悅終于長舒了口氣,可是她對秦升愈發的怨恨。

“秦少,別為難我們”留著寸頭表情冷漠的男人平靜道。

秦升笑呵呵道“你們想要攔我?”

另外一個男人回道“秦少,別逼我們動手”

陳泰和這會已經是穩如泰山,既然秦升想要來硬的,那也就別怪他不客氣了,只能出此下策了,秦升只要敢動手,那他們也就有理由動手了,撕破臉皮又如何?誰讓秦升敢把他陳泰和不當回事?

至于以后,不管是誰問起這事,他也有個理由回應,因為這都是他秦升咎由自取,何況他也不怕秦家的反撲,誰讓秦家已經自身難保了?

“就憑你們?”秦升面對兩位攔路虎,不以為然的說道。

秦升本就想把事情鬧大,現在這才哪到哪啊,如果就這么算了,那根本達不到他的目的,以后可就沒這樣的機會了,不是誰每天都能碰到陳泰和這樣的頂級紈绔的,陳泰和給了他這樣的機會,秦升又怎么會錯過呢?

所以,當說完這句話后,秦升幾乎是下意識就往前走了兩步,所有人都盯著他們,不知道事態會朝著哪個方向發展,也不知道這場火星撞地球后,誰來收拾殘局?

秦升既然選擇了不給陳泰和面子,陳泰和也不會把秦升當回事,當秦升繼續往前走了兩步后,陳泰和很是堅決的一個眼神,那兩位心腹幾乎同時動手,直面秦升而去。

秦升似乎懸了……

(本章完)

在线棋牌游戏大厅 时时彩豹子公式2018 我玩龙虎输了100万2017 天津时时官方网址 51计划人工网免费pk 重庆老时时彩360开奖结果 全天赛车pk10免费计划 时时彩后三组六怎么玩 全民彩 麻将规则图解 北京pk10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