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正文 第3138章 砸…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誰知道臨走的時候,連長城送別張橫卻是臉色古怪著,從嘴巴里崩出一句話來:“婚事可以不急,但其他事情小張你可得抓緊啊。”

張橫腳下一個踉蹌,啥事情要抓緊?

連老爺子轉身就走,沒有說其他的話,但張橫下一刻就很明白了,老人家也想抱孫子了。

從恩施機場坐飛機直飛北京,在回去的路上,張橫閉目養神,卻覺得心緒有些不寧,總想著有事情要發生了。

只是,就算是他拿出了梅花金錢輔助以自己的心念有山河也沒有占卜出來到底會發生什么事情。

“請問先生喝點什么?”身穿制服的美麗空姐推著餐車經過過道,溫柔地詢問著周遭的乘客。

張蝶一聽到立刻露出小虎牙,高興地撲了上去,對著空姐嚷嚷道:“姐姐,我要一杯咖啡,不要糖,但不能苦!”

空姐被她的話給逗笑了,連忙遞給一杯咖啡,淺笑嫣然地說:“小妹妹真可愛。”

“姐姐也很漂亮哦。”

張蝶看到自己的咖啡比別人多出一個奶泡帽,笑得更加燦爛了。

張橫搖了搖頭,這小妮子精明的很呢,哪里是什么小妹妹。他謝絕了空姐詢問的飲料,揉著太陽穴看著窗外。

咔擦!

旁邊傳來一道清脆的聲音,那是一個穿著樸素的男人在嚼著核桃仁。

他年紀有些大了,差不多跟張遠山一個歲數,但看上去要更加蒼老。

“小伙子,看你好像有心事啊!”

他用布滿老繭的手指頭捏碎核桃殼,轉頭看向了張橫。

張橫禮貌地對他笑了笑,而后微微搖頭,“沒有。”

“是嘛,你們這個年紀的小年輕能有什么操心的咯。”他摸了摸腦袋,露出憨厚的笑容,將手中一把核桃遞給張橫,試探性問道:“小伙子你拿著,我有個問題想要問你,你能不能告訴我一聲?”

張橫見到他的樣子,下意識想起了白馬村之中那些憨厚老實的村老頭們,便沒有拒絕,當下接過核桃,剝開一顆吃了起來。

他看到張橫沒有嫌棄的眼神,也是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膽子大了一些,低聲問道:“你知道西普大廈在上京哪個位置嗎?我在手機上的地圖上看不太清楚。”

說完以后,他補充道:“老頭子的孩子在那里工作,老頭子現在就是上去找他的,他說他在那里混得不錯。”

張橫聽完這話,心情好了不少,看起來跟自己猜得沒錯,這就是一個鄉下的父親去城市找自己孩子享清福了。

他當下將西普大廈的位置告訴了老人一遍,以防萬一,他還用紙幣寫了一串地址給老人,讓老人到時候找輛的士打表前往。

害怕這老爺子受騙,他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打表。

老爺子與張橫越聊越歡,聊了整整一路,下飛機的時候,老爺子拽著張橫的手一個勁兒地說道:“小伙子,你的地址我記下了,過幾天我一定給你幾個十幾二十袋核桃過去。”

張橫哭笑不得,核桃什么的,他還真不缺,不過老爺子樸實的性格讓他很喜歡,于是也沒有拒絕。

不過有個大烏龍,那就是老人家連自己的名字都沒有告訴他。

和老爺子分道揚鑣以后,他帶著張蝶登上了遠山集團在上京分公司派過來接他們的車,直接前往了神龍組在上京的駐地。

其間林頓和歷蒂斯也來找他會合了,如今這兩個人利用黃金王的血液激活了血脈,修為都是暴漲,林頓更是只差一步就能夠成為黃金王了。

“謝謝主人!”

林頓見到張橫的那一刻,單膝跪地,對張橫施展了黃金獅子家族最尊貴的禮節。

張橫將他扶起來,笑著說道:“你背負著黃金家族叛徒的名義前臺投奔本少,本少自然不會虧待你,咱們就讓黃金家族知道,到底是誰看不清楚局勢。”

相較于林頓的含蓄,歷蒂斯就大膽多了,這個身穿公主裙留著長發的漂亮外國妹子直接蹦跳過來,在張橫的臉頰上香了一大口,搞得張蝶差點就跳起來打人了。

來到神龍組駐地的時候,柳犁月和金亮以及楊勝利都在。

“張少,你可算是來了!”金亮見到張橫以后,頓時露出了喜悅的神色,旁邊的楊勝利也是如釋重負。

張橫敏銳地察覺到他的眉眼之間有些異色,當下問道:“怎么了?”

楊勝利和金亮深吸一口氣,沉聲說道:“事情不太妙。”

“是關于何老的?”

“嗯,何老那邊上面已經給他定罪了,他身后的同伙以及他的家人都逃不過制裁,現在的關鍵問題是……你從南門三杰身上拿回來的水晶失竊了。”

水晶失竊?張橫眉頭一挑,眼神凝重了起來,“是不是還有其他的事情?”

金亮嘆氣道:“當時有一只圣甲蟲從水晶之中躥了出來,傷到了不少小隊的兄弟們,辛獻鋒更是被圣甲蟲鉆入了體內,感染了腐蝕毒,現在傷員都正在接受治療,但他們說沒有解藥恐怕救不活。”

“帶我去看看。”張橫一聽組內不少人受傷了,當下焦急了起來,神龍組的兄弟們當初都跟著他出生入死赴湯蹈火,可不能出事。

金亮和楊勝利帶著他來到了秘密治療室之中,果然看到辛獻鋒和其他隊員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

張橫靠過去,開啟洞微之瞳一看他們的身體,頓時發現他們全身都被灰色氣息所占據,這代表著他們很可能離死不遠了。

他趕緊過去察看起原因來,發現果然是金亮口中的腐蝕毒在作怪。

“吞服下去!”他立刻拿出了一些解毒的丹藥給他們吞服,這些丹藥若是放在玄學世界全是無價之寶,然而他們吞服下去以后卻是沒有半點好轉的跡象。

“圣甲蟲沖出來傷人的時候,有人趁亂截走了水晶,而且是暴力截走,我們現在已經基本鎖定了目標,幕后黑手大概就是圣喬頓羅斯爾德家族的人。”

柳犁月美眸之中滿是憤恨,將一疊資料遞給了張橫。

張橫接過看完,眼神也很陰戾,他沉思了一會兒,將星淚斑駁玉放入旁邊的被子之中,釀出一杯靈露。

“若是他們撐不過去就分給他們喝下去。”

說完后,他轉身對柳犁月說道:“柳姐,走,砸場子。”

在线棋牌游戏大厅 华fic娱乐 重庆生肖乐走势图 七星彩2019年头尾 开单软件免费 有藏分成功出款的吗 时时彩万能6码 哪个游戏平台有21点 11选5的技巧 全天北京pk10赛车计划稳定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