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4章:金盆洗手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暫時還沒有。”劉瑞略顯惆悵的回了一句。

“那你還在這研究啥呢啊,出來這么長時間了,回去吧……”

劉瑞抬頭看了我一眼,隨即低聲說道:“你說我在咱們后宮整個補習班咋樣?”

“你好像,你會啥啊,你就整個補習班!”

“我主要是針對紀軒這種容易上當受騙的人群整一個補習班,我覺這個思路不錯……”

“那你給他們補習了,以后誰呵呵的讓你騙人啊?”我看著劉瑞問道。

“我準備金盆洗手了……”劉瑞目光異常深邃的看了我一眼。

“為啥啊?”我看著劉瑞有些不解,不知道他這個腦子里面裝的都是什么玩意。

“因為我現在發現了一個問題……”劉瑞看著我說道。

“啥問題啊,整的這么神秘。”我笑呵呵的問道。

“我是不是無論從別人手里面整來多少錢,最后都會被你給忽悠走?”劉瑞斜著小眼睛看著我問道。

“呵呵,你說你這人說話,啥玩意就我給你忽悠走啊,還是你自己把事干的不明白,你說你要是干明白了,我還能忽悠走你的錢嗎?”我撇著嘴回了劉瑞一句。

“草,我現在真后悔,我覺得,我要是不跟你在一起,我現在早就是百萬富翁了我跟你說!”劉瑞情緒非常激動的喊了一聲,隨后扔下自己手上的煙頭然后奔著包間的方向走去。

“不是,你說這話是啥意思啊我還耽誤你成為百萬富翁了是不是?”我跟在劉瑞的身后笑呵呵的問道。

“你能不能別跟著我?”劉瑞回頭指著我問道。

“不是,我發現你這一天咋還跟個神經病似的,你能不能正常一點……”我搓了搓自己的臉蛋子有些無語的問道。

“我說了,你最好別老跟著我……”劉瑞轉身瞪著眼珠子沖著我喊道。

“誰跟你了,我也回去,你也回去,我沒事跟你干什么玩意啊!”我瞪著眼珠子沖著劉瑞罵道。

“草,我現在離你遠遠的,我現在感覺你就是我的克星我跟你說!”劉瑞煩躁的罵了我一句,隨即扯著大步就開始奔著包間的方向跑。

“我咋還遇上你這樣的!”我站在劉瑞的身后小聲的嘀咕了一句,隨后也跟上了劉瑞的步伐。

……

另一邊,我在前臺點完菜以后,經理看著自己手中的對講機,沉默了一會,隨后拿出煙盒給自己點了一根煙。

“經理這幫人到底是干啥的啊?怎么跟瘋了一樣,吃完一頓之后咋又吃一頓啊?”前臺里面的服務員看著電腦上面的賬單有些疑惑的看著那個抽煙的經理問道。

“不知道,反正都是孫所長給帶來的,誰知道這幫人是啥意思啊!”經理同樣無奈的回了一句,沉默了一下,隨即接著說道:“這幫人一共消費了多少錢了?”

“差不多能有七千多了!”服務員低頭看了一眼賬單。

“這么多啊?”經理瞪著眼珠子喊道。

“可不嘛,他們這還沒吃完呢,要是吃完了估計得七八千呢,他們喝的全是茅臺……”小姑娘微微點頭。

“草,這咋還把茅臺當成白水喝了還是咋地?”經理無語的罵了一句。

“可不咋地,你說孫元亮這幫人來咱們這邊吃飯從來都是不給錢的,這次我估計肯定也不能給了……”服務員有些無奈的說道。

經理聽見這話抬頭看了服務員一眼,隨即撇著嘴說道:“草,每次也就是幾百塊錢,今天這直接整出好幾千!”

“那你說咋辦啊?”

“等會看看情況吧,算賬的時候給他們算成半折,能給就給不給就算了,這玩意也沒法找人家要,畢竟他是所長!”經理無語的回了一句,隨后拿著對講機奔著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服務員看著電腦上面的賬單,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人家經理都沒說啥,自己肯定也不能說啥了。

……

另一邊,我跟劉瑞剛剛走進包間,孫元亮便沖著我我們兩個喊道:“你們倆干啥去了啊,這么長時間才回來……”

“剛才給李哥還有劉哥點了幾個菜,然后我倆順便上廁所抽了口煙!”我笑呵呵的回了孫元亮一句,然后看見孫元亮明顯精神不少,笑著問道:“咋地,醒酒了啊?”

“草,我現在還能再跟你們整一圈你信不?”孫元亮撇著大嘴沖著我喊道。

“信,這玩意我有啥不信的,孫哥你這個酒量我現在是服了……”我連忙配合著孫元亮吹牛逼。

“呵呵……”孫元亮看著我笑了笑沒說話。

另一邊,劉瑞坐下以后,韓超滿臉神秘的看了劉瑞一眼,然后笑呵呵的問道:“這頓飯不是你請嗎?我覺得咱們這頓飯得錢了……”

“你能不能別哪壺不開提哪壺!”劉瑞無比煩躁的喊了一聲,隨即扭頭看了一眼地上都快堆成山的酒瓶子,臉色非常的難看。

“你不是要研究上我們后宮上班的事嗎?這回人回來了,你可以問問了……”

南北笑呵呵的沖著那個非主流子李德利說道。

“草,你不說我還忘了……”李德利聽見這話以后直接仍下手上的螃蟹然后看了我一眼,高聲問道:“那個什么,葉總你這邊還招人不啊,我不想在鐵塔這邊待著了,我想去你們后宮上班咋樣?”

我聽見這話愣了一下,撇著嘴說道:“你說你放著好好地富二代不當,你上我們后宮干啥啊?”

“草,葉總你可是不知道啊,我算啥富二代啊,我這邊我這么跟你說吧,我爸一個月就給我兩千塊錢,你見過兩千塊錢生活費的富二代嗎?我染個頭發都二百多,我跟你說!”李德利聽見我的話以后,一臉苦大仇深的沖著我喊道。

“這兩千塊錢確實有點少了啊!”我摸了摸鼻子滿臉尷尬的回了李德利一句。

“可不是咋地,簡直太少了,我說!”

鐵塔酒樓包間內。

李德利呲著牙沖著我說道:“我算個什么富二代啊,我這么跟你說吧,我跟我爸出去找我爸都不給我拿錢,我都得記賬,真的,葉總我一點不跟你吹牛逼,我出去隨便干點啥都比我在當這個富二代強我跟你說……”

我看著李德利,我發現這個人雖說腦袋上面的發型挺別致,但是大腦袋里面好像也沒有什么正經的玩意,說的話基本上就是跟劉瑞一個路線,完全就是說話不走大腦的那種人。

一旁的李羅鍋聽見這話氣的臉都綠了,瞪著眼珠子沖著李德利喊道:“你把嘴給我閉上行不,你跟人家說這玩意干啥?知道啥叫丟人不?”

“不是,你能干出這樣的粑粑事,咋地還不能讓我說說啊,你說你一個月是不是就給我兩千塊錢?”李德利扭頭看了李羅鍋一眼,好像還挺有理的回了一句。

“滾犢子,你給王八犢子!”

李羅鍋咬著牙罵了一句,隨后扭頭沖著我還有孫元亮倆人笑呵呵的說道:“孫哥,葉總,別介意啊,我兒子就是這樣,說話不走腦子……”

“沒事沒事,我看挺好的……”

我笑著回了一句。

“呵呵……”李羅鍋尷尬的笑了笑,一屁股坐在凳子上面沒說話。

“葉總,我說上你們后宮的事你考慮的咋樣啊?我這人沒什么特長,但是比較能吃苦,屬于勤奮型的……”李德利呲著牙沖著我問道。

“呵呵……”我看著李德利笑了笑,扭頭又看了看李羅鍋沒說話,因為我確實不知道怎么回答這個李德利,畢竟我要是答應他,我確實不知道在我們后宮怎么安排他,我要是不答應好像還不給人家面子似的。

“你勤奮什么玩意你勤奮,你懶得都能生蛆了!”李羅鍋看見我不說話咬著牙喊道。

“我咋不勤奮了,我這面試呢,你能不能別跟我說話!”李德利扭頭沖著李羅鍋喊了一句,隨即接著沖著我說道:“葉總,你別聽我爸在哪瞎說,我跟你說啊,你們后宮的所有職位,除了鴨子省的我都能勝任我跟你說……”

“我們后宮沒有鴨子……”我笑著回了一句。

“我就是那個意思,我現在真不想在我爸那個破廠子當一個月兩千塊錢的富二代了,你趕緊把我帶走吧,一個月給我開個三千五千的,就行了……”李德利呲著牙非常的不死心,好像今天我要是不答應,他能跟我墨跡的天黑。

“你能干啥啊,人家就給你開五千?”李羅鍋異常無奈的罵了一句,隨即扭頭沖著我說道:“葉總,你別當真啊,這玩意就是跟你開玩笑呢。”

“誰開玩笑呢,我認真的,我現在就是想早點離開你,我覺得我要是跟著你,我這輩子都沒啥出息!”李德利聽見這話以后扯著嗓子沖著李羅鍋喊了一聲,隨后指著劉改革說道:“我跟著你,我都不如跟著我劉叔整衣服,人家還能天天找倆小模特啥的呢,你說你整小食品的,我還能整倆小孩啊!”

一旁的劉改革聽見這話以后,無奈的搓了搓自己的臉蛋子,然后笑著說道:“這都是啥時候的事,我啥時候找過模特啊……”

“我上次看見你們廠子出來好幾個模特……”李德利撇著大嘴喊道。

“草,你要是這么說,我還整不明白了!”劉改革無語的罵了一句,隨即看著李羅鍋說道:“其實讓你兒子出去看看也行,別老在咱們這邊待著了,也沒啥意思,現在誰家年輕人還愛跟你研究那個小食品啊……”

“草,我倒是想讓他出去,你看他像那回事嗎?”李羅鍋無奈的罵了一句,其實李羅鍋不是不想讓李德利出去,只不過李德利想去我們后宮,李羅鍋才有點擔心的,畢竟我們后宮是干啥的,李羅鍋心里非常的清楚,基本上就是走在法律邊緣的行業。

“其實你讓得力跟著葉總他們也是好事,現在葉總人家在市里酒吧酒店啥的,都整起來了,以后咱們這邊的大學城也有項目,跟著葉總有前途我跟你說……”孫元亮非常會找機會的笑呵呵的說道。

我聽見這話以后愣了一下,可能是因為剛才喝酒的原因,我竟然把最重要的事給忘了,這個李德利是李羅鍋的兒子,李德利要是跟在我身邊,李羅鍋這個廠子能不轉手給我嗎?

“草!”

我低聲罵了一句,抬頭看了李羅鍋一眼,心想著我現在要是要人的話肯定是來不及了,人家也不是傻子。

李德利看了我一眼,然后扯著嗓子沖著我說道:“葉總,只要你那邊要我,你讓我干啥都行!”

“你說的這是啥話,就沖你跟孫哥這關系,你要是來我這邊我肯定不能虧待你,但是主要是你爸現在不讓你出來,我覺得你還是老實在你們家的小食品廠子帶著就完事了……”我連忙接了一句,委婉的拒絕了李德利一句。

“草,今天能讓我碰見你們后宮的人,那就是緣分,這要是換成別人我還不一定愛去呢……”李德利撇著大嘴回了我一句,隨后接著說道:“那個什么葉總,只要我這邊答應下來,您就讓我過去是不是?”

“呵呵,差不多是這個意思。”我笑呵呵的點了點頭。

李德利聽見我的話以后抬頭看著李羅鍋問道:“爸,你看人家葉總都答應我了,你就讓我出去看看就完事了,省的我這天天在家,你看我鬧心,我看你也不得勁的……”

李羅鍋聽見這話以后,扭頭看了我一眼,滿臉無奈的說道:“你說葉總,他胡鬧,你怎么也跟著胡鬧啊!”

“這叫什么胡鬧啊,我這不是面試呢嗎?”李德利滿臉不樂意的喊道。

“葉總,我不是不想讓我兒子跟著你,你說這孩子啥也不會,而且膽子還小,你說他過去,不是給你添麻煩嗎?”李羅鍋看著我低聲說道,可能還是不怎么同意。

“沒事,只要是李哥你能舍得你這個寶貝兒子,你就讓他過來就完事了!”我笑著回了一句。

“草,我可不是他寶貝兒子,這原來天天攆我,現在我自己想走了,你還不讓我走了,你說你怎么一天一個樣啊!”李德利有些著急的沖著李羅鍋喊道。

李羅鍋無奈的看了李德利一眼,隨即低聲說道:“我怎么生出你這樣個!”

“你少說這個沒用的,你就說讓不讓我過去就完事了!”李德利指著李羅鍋問道。

“……”李羅鍋看著李德利沉默了一下,隨即扭頭看著我問道:“那個什么葉總,你剛才說的全是認真的是不?”

“這玩意安排個人我還能逗你啊!”我笑呵呵的回了一句,隨即接著說道:“但是這件事也不著急,不用現在就說出個結果,這樣吧,你們爺倆回家研究一下,然后得力要是真的想跟著我干,我現在也沒啥用人的,司機啥的都不缺,得力就去找劉瑞,然后讓劉瑞安排你,至于工資啥的,肯定比你原來一個月兩千多多了!”

“那咋地,葉總你這個意思就是答應我了唄?”李德利有些激動的沖著我喊道。

“不著急,我們現在也沒啥事,你回家跟你爸好好說說,看看你爸啥意見,你爸要是同意了,你就過來,你爸要是不同意我可不能要你我告訴你……”我笑呵呵的沖著李德利說道。

“草,我都這么大的人了,我跟他研究什么玩意,我自己的事我自己都能說了算了的……”李德利無語的回了我一句。

“主要是我怕到時候李哥找我要兒子不是……”我笑著回了一句。

“呵呵……”

李羅鍋聽見這話以后笑了笑,隨即抬頭看了李德利一眼,沒說話。

李德利看見我不說話了,扭頭開始跟劉瑞研究了起來。

“你這么看著我干啥啊,我有點瘆得慌……”劉瑞彈了彈手上的煙灰有些無語的沖著李德利問道。

“那個什么剛才葉總不是說了嗎?我以后就跟著哥你混了,我想問一下你主要是干啥的啊,我以后跟著你干啥啊!”李德利呲著牙沖著劉瑞問道。

“我啊?”劉瑞愣了一下,隨即笑著說道:“你猜我是干啥的?”

“……”李德利看著劉瑞沉默了一下,隨即笑著說道:“雞頭!”

“草!”劉瑞無語的罵了一句,隨即咬著牙說道:“我很像一只雞啊?”

“不是哥,主要是你身上這個氣質實在是太吻合雞頭的模樣了,我一般找,我看見的雞頭都是你這個發型!”李德利好像非常有經驗的總結了一句。

劉瑞無奈的看了李德利一眼,隨即撇著大嘴說道:“我可不是雞頭,你這孩子真不會說話啊!”

“那你是干啥的?”李德利有點無奈的看著劉瑞問道。

“我一般都是負責的心理輔導啥的,基本上屬于老師的工作!”劉瑞無比傲然的回了一句。

李德利聽見這話沉默了半天,隨即低聲問道:“現在都得心里輔導了啊?”

“草,你這話啥意思啊,瞧不起這個行業還是咋地?”劉瑞滿臉無奈的看著李德利問道。

“不是哥你別誤會,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就是好奇,你這個心理輔導師它主要是是干啥啊?我找了這么多年的,我還從來沒聽過心理輔導師這個東西呢!”李德利越說越好奇,瞬間感覺劉瑞在自己心中的形象上升了一大截。

劉瑞扭頭看了我一眼,發現我正在跟這孫元亮還有李羅鍋劉改革他們幾個閑聊天,根本沒把注意力放在李德利身上,只好無奈的看著李德利說道:“我跟你說啊,我這個心理輔導師,是一個非常專業,非常神圣的職業,你不能用世俗的眼光看這個職業你知道不?”

“知道,非常神圣,那我想問問他究竟神圣在哪啊?”李德利磨磨唧唧的好像是不問出點啥不死心似的。

劉瑞無奈的看了李德利一眼,隨即接著說道:“這個職業,本身就是非常神圣的職業,你說這些為了咱們廣大男同胞解決身體問題,寧愿面對世俗的眼光,無論是你找不到對象的,還是你對象不讓草的,我們都能滿足你,你說這個職業神圣不?”

“神圣!”李德利聽見這話以后連忙點了點頭。

“那你說每天跟這么多的客人上床,然后不僅身體上累,還得伺候你們客人,跟你們客人聊天,平時還得看書看電視看球賽的補充自己,為的不就是跟你們這樣的客人在完事之后有些共同的話題嗎?你說他們這個工作壓力大不大?而且最主要的是,他們平時還不敢多吃東西,你知道不,就是怕自己長胖了,人家客人看不上,而且啊,還得保持這自己胸部豐滿不下垂,大長腿沒有毛,因為現在這個行業競爭壓力太大了,你只要是稍不留神,你可能就要被淘汰了,你知道不?”劉瑞此時就好像是一個傳銷組織的頭目一樣,不停地給李德利洗腦。

李德利聽見這些話以后麻木的點了點頭,然后有些詫異的看著劉瑞問道:“不是,我現在才知道你們這個行業壓力這么大呢啊?那這幫也太不容易了啊!”

“草,你以為咋回事呢啊?你以為啥玩意都像你想的那么同意啊,大腿一劈半袋大米的時代早就過去了,現在這個行業的競爭壓力我這么跟你說吧,完全不亞于任何一個銷售的行業!”劉瑞撇著大嘴回了一句。

“確實不容易啊,你要是不跟我說,我都不知道!”李德利點頭答應了一句。

“你知道的太少了,我跟你說,我們后宮這幫人不僅說是身體上面承受著你們客人的虐待,還有心理上面的你知道,那幫天天讓你草,然后你們嘴上還得埋汰著人家,你覺得你們這么做,他們心里能好受嗎?”

“肯定不好受啊……”李德利聽見這話以后連忙點了點頭,隨即接著說道:“哥,今天要是不跟我說這些,我可能都永遠都不會知道這幫這么不容易……”

“可不咋地……”劉瑞狠狠的裹了一口煙頭,隨即接著說道:“這幫啊,不僅是身體上面受到了你們這幫人的摧殘,心理上還受到了折磨,但是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你知道最重要的是什么嗎?”

在线棋牌游戏大厅 欢乐生肖开奖历史走势图 我爱玩棋牌 北京pk10开发平台 龙虎相斗是什么生肖 玩牛牛赢钱口诀 三公大吃小玩法 时时彩总代 玩色子规则 51彩票快三登录 棋牌玩龙虎有没有窍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