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3章:事業心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你都多大歲數了還扯到事業上了……”龍哥坐在一旁有些無語的問道。

“……我就是想看他們后宮起來的那一天,我剛來后宮的時候他們幾個孩子什么B樣?”魏義文瞪著眼珠子看著我問道。

“……”我看著魏義文沒有說話。

“那個時候他們除了一個破酒吧啥都沒有,現在呢?后宮是不是觸頂了?是,現在后宮又出事了,但是我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走,我不走,張風雨也不會走,天道酬勤是我從吉桑那邊要過來的,我為啥要過來,我就是想看著這幫人一起幫著后宮走過這個坎!”魏義文擲地有聲的看著我喊道。

聽到魏義文的這番話以后我心里還是非常感動的,畢竟魏義文從來都沒跟我說過這些東西。

“我覺得你還是跟我回去吧,你這個年齡真的不適合在后宮待著……”龍哥看著魏義文勸了一句。

“滾犢子,愛養老你自己回家養老去,我不回去。”魏義文看著龍哥煩躁的罵了一句。

“咋地?現在攆都攆不走了唄?”我笑呵呵的看著魏義文問道。

“我這么跟你說吧,我魏義文就算是死也得死在你們后宮!”魏義文看著我喊道。

“不是你什么玩意啊?人家都這么攆你了,你能不能要點臉啊?”龍哥語氣有些煩躁的看著魏義文問道。

“你別在這跟我扯犢子,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咋想的,我不可能離開后宮給你打工我告訴你……”

“給我打工跟葉寒打工差哪了?”龍哥有些不樂意的看著魏義文喊道。

“我就不愛給你打工不行啊?”魏義文斜著眼睛問道。

“我跟葉寒之間是不是就差一個保潔阿姨你告訴我?”龍哥伸手指著魏義文問道。

“不是這事跟保潔阿姨有啥關系啊?”

“我現在眼中你就是看上人家后宮的保潔阿姨了你才不跟我回去的……”龍哥撇著大嘴回了一句。

“你能不能別跟我說保潔阿姨的事?”魏義文表情非常無語的看著龍哥喊道。

“……”龍哥愣了一下,隨后看著魏義文說道:“你不走可以但是張風雨必須跟我回去!”

“憑啥啊?”魏義文斜著眼睛問道。

“啥玩意就憑啥啊?張風雨張同舟本來就是我的人,我把他們兩個帶走不行嗎?”龍哥站起身頂著魏義文的大臉問道。

“張風雨啥時候成你的人了,我今天就這么跟你說吧,張風雨不可能跟你走,大個跟青山的仇不報,張風雨哪都不可能去!”

“放屁,那是不是還得把張同舟也給你留下啊?”龍哥情緒有些崩潰的問道。

“張風雨不走你覺得張同舟能跟你回去嗎?”魏義文不甘示弱的問道。

“我告訴你做事別過分你知道不?葉子你跟我說句公道話,那倆人是不是應該跟我走?”龍哥扭頭沖著我問道。

“呵呵,我覺得既然魏叔不走,還是讓他們兩個留下陪著魏叔吧,要不然魏叔一個人在這邊也挺孤獨的……”

龍哥聽到我這句話以后愣了一下,隨后走到我的身邊瞪著眼珠子看著我,咬著牙問道:“當初咱們兩個怎么說的你忘了嗎?”

“啥玩意怎么說的?”我笑呵呵的問道。

“不是合著我老遠山西的跑過來救你一次,我搭個閨女我就不說啥了,現在你們你竟然還想要留下我一個小弟,你們還是不是人啊?”龍哥現在看我跟魏義文的眼神除了崩潰就還是崩潰。

后宮我的辦公室里面。

“幾點了啊?”劉瑞嘴上叼著煙頭,模樣非常輕松的看著自己身邊段輝問道。

段輝聽到這話看了看手機,隨后笑呵呵的說道:“差不多快八點了……”

“草,這都八點了啊……”劉瑞無語的罵了一句,隨后扔下手上的撲克看著南北還有老車他們幾個說道:“是不是該上班了啊?”

“呵呵,是該上班了……”南北笑著回了一句。

“草,不JB玩了,上班去了!”劉瑞伸手扒拉了一下自己身前的鈔票隨后笑呵呵的沖著張風雨說道:“雨哥不玩了啊……”

“不是你們后宮怎么都這個B樣啊?咋都是贏了錢就走啊?”張風雨有些煩躁的看著劉瑞罵了一句。

“你這話說的我就不愛聽了,人贏錢不贏錢的你還能不讓人家走啊……”這個時候張同舟嘴上叼著煙頭笑呵呵的看著張風雨問道。

“你給我滾犢子,我現在看你就鬧心!”張風雨煩躁的踹了張同舟一腳,隨后站起身拽著劉瑞的衣服說道:“再玩一會,再玩一會……”

“不是大哥,我這要上班了,都到點了……”劉瑞臉色有些為難的看著張風雨說道。

“咱們后宮誰不知道你不用上班啊,你這么大個劉總還得上班啊?”張風雨笑呵呵的回了一句,隨后連忙按著劉瑞準備接著玩撲克。

“你這話啥意思啊?什么玩意我們后宮誰不知道我不上班,我這一天忙成什么B樣你看不見啊……”劉瑞有些無語的沖著張風雨解釋了一句。

“再玩一會……再玩一會……”張風雨非常可憐的挽留到。

“不是,我發現你這個人咋這么不要臉呢,這一晚上你輸了最少也得兩萬了吧?咋還玩啊?”這個時候張同舟有些看不下去的喊道。

“你給我滾犢子聽見沒?我現在看你非常的上火,要不是你非得張羅跟葉寒斗地主,我能輸這么多錢嗎?”張風雨回頭瞪著眼珠子喊了一聲,隨后直接把劉瑞按在了座位上面,然后開始洗牌。

“到點上班了不玩了還不行啊?”劉瑞坐在椅子上面有些無語的沖著張風雨問道。

“玩會玩會……”張風雨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我跟你說等會葉子要是回來了你替我們頂雷啊我告訴你!”劉瑞看著張風雨威脅了一句。

“憑啥我頂雷啊?”張風雨楞了一下,梗著脖子問道。

“你都要走了葉子也不說你啊,你不頂雷誰頂雷?”這個時候南北笑呵呵的說道。

“……不是誰告訴你們我要走了啊?”張風雨一邊發牌一邊斜著眼睛看著南北問道。

“不是,咋地?你們不跟龍哥一起回云南嗎?”劉瑞伸手拽了張風雨一把,扯著嗓子問道。

“你都是聽誰說的啊,我跟魏義文商量了我們兩個不準備回云南……”張風雨低聲回了一句。

張風雨的話說完以后,整個屋子都安靜了,因為所有人都沒想到這么好脫身的機會,張風雨跟魏義文竟然不走,說好聽點那是人家兩個夠義氣,但是要是說不好聽點,就是傻逼嗎這不是,所以沒有人說話了,畢竟這件事除了我跟劉瑞有資格勸他們兩個,剩下的人都不好說話。

“決定了啊?”劉瑞抿著嘴唇看著張風雨問道。

“這玩意有啥決定不決定的,我說不走那肯定就是不走……”張風雨隨意的回了一句,隨后拿起自己手上的撲克費勁巴拉的看了一眼,隨后直接把牌扔進了牌堆隨后咬著牙罵道:“操的這都什么JB玩意……”

“呵呵。”劉瑞看著張風雨笑了笑,沒有繼續說道。

“你真不走了啊?”張同舟同樣把手上的撲克扔進了牌堆,隨后看著張風雨問道。

“我啥時候說過我要走了?”張風雨斜著眼睛問道。

“你要是不走了,那我也不走了……”張同舟抿著嘴唇,語氣非常的倔強。

“我走不走跟你有啥關系啊?”張風雨有些無語的問道。

“這東西你不用管,反正你要是不走我也不走了……”

“你好像個傻逼!”張風雨無語的罵了一句,隨后沒有繼續說道,劉瑞南北老車他們也都是看著這兩個哥倆誰也沒有接著了這話題。

半個小時以后。

劉瑞看了看手機,隨后扯著嗓子說道:“不玩了,不玩了,這回真不玩了……”

“啥玩意你又不玩了啊?”張風雨有些無語的喊道。

“大哥咱們當初不是說好的玩半個小時嗎?”劉瑞看著張風雨有些無語的喊了一句。

“半個小時之前我輸兩萬,現在好了,我輸了四萬,我還不如不玩……”張風雨眼神有些崩潰的看著劉瑞喊道。

“行,我也不跟你墨跡了,咱們投票行不?”劉瑞無語的看著張風雨商量道。

“啥玩意就投票啊?你們四個人全贏我一個人嗎,我沒事跟你們投什么票啊?”張風雨扯著嗓子喊了一聲。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我跟魏義文倆人從辦公室外面走了進來,我斜著眼睛看了劉瑞一眼,隨后問道:“都幾點了啊?還在這干啥呢啊?都不知道上班啊?”

“這不都沒走嗎?你跟我喊什么玩意……”劉瑞無語的白了我一眼。

“咋地他們也不明白事你也不明白事啊?”我瞪著眼睛喊了一句,隨后指著老車還有南北他們幾個喊道:“咋地?是不是現在都給你們嫌著了,說要是沒事都給我上鐵塔那邊去御膳也行這倆地方都缺人呢!”

老車他們幾個聽到我的話以后連忙收拾自己的東西然后奔著屋子外面走去。

“劉瑞,你鐵塔那邊聯系了嗎?”我看著劉瑞問道。

“我準備明天給那邊打電話……”劉瑞低聲回了我一句。

“還等明天干什么玩意現在鐵塔那邊都是事呢,你現在就給那個什么JB張小剛打電話,約個時間把看守所里面的那兩個傻逼整出來……”

“啊!”

劉瑞答應了一聲隨后拿著手機走出了辦公室。

后宮辦公室內。

“他們都走了你倆站著干啥呢啊?”我斜著眼睛看著張風雨還有張同舟倆人問道。

“不是你怎么讓他們都走了啊?”張風雨瞪著眼珠子拿著撲克沖著我喊了一聲。

“不走干啥,他們不上班活你干啊?”我瞪著眼睛看著張風雨回了一句,隨后擺著手說道:“沒啥事你倆也滾犢子……”

“那我這錢咋算啊?”張風雨問道。

“啥錢?”我愣了一下問道。

“我這會功夫輸了四萬多了,你說讓他們走他們就走了,那我輸的錢咋辦啊?”張風雨情緒非常激動沖著我喊了一聲。

“你趕緊滾犢子吧!你輸錢了你找人家要什么玩意……”魏義文煩躁的踹了張風雨一腳,隨后指著張同舟說道:“你倆趕緊該干啥干啥去……”

“我干啥啊?”張同舟愣了一下看著魏義文問道。

“你們后宮現在哪缺人?”魏義文看著我問道。

“后廚缺倆切水果的……”我看著張風雨回了一句。

“你倆現在給我切水果去!”魏義文指著張風雨還有張同舟兩個人呵斥道。

“不是,啥玩意我就切水果啊?”張同舟有些無奈的沖著魏義文問道。

“是啊,我現在怎么還切上水果了啊?”張風雨也喊道。

“咋地,讓你倆切水果你倆不服是不是?”魏義文抬腿踹了張同舟一腳,隨后接著說道:“我說話你們兩個要是不聽的話,就趕緊跟著龍哥給我滾犢子,誰也別想留下……”

“……”張風雨張同舟倆人同時看了魏義文一眼,隨后沉默了片刻之后,直接轉身奔著屋子外面走去。

“你牛逼,老JB燈你給我等著……”張同舟快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扭頭沖著魏義文罵了一句。

“小王八犢子,你趕緊給我滾犢子!”魏義文瞪著眼珠子回了一句。

……

張同舟跟張風雨倆人剛走出門口,就發現了正在門口偷聽的劉瑞。

“呵呵……”劉瑞看見這倆人出來以后尷尬的笑了笑。

“你在這干啥呢啊?”張風雨看著劉瑞問道。

“沒事我就是閑著沒事在這待會……”劉瑞背著手尷尬的回了一句,隨后扯著步子往前面走了兩步。

張風雨張同舟兩人互相看了一眼,隨后張同舟看著張風雨問道:“現在咱倆干啥去啊?”

“……”張風雨愣了一下,隨后撇著大嘴說道:“還能干啥去啊,切水果去唄……”

“不是你還真打算切水果去啊?”張同舟瞪著眼珠子喊道。

“不給水果咋整?魏義文那個老頭子現在就巴不得咱倆走呢,咱現在要是不切水果,肯定得給咱倆攆走……”張風雨斜著眼睛回了一句,隨后邁步奔著樓下走去。

“草,我啥時候干過這活啊……”張同舟跟在張風雨的身后磨磨唧唧的喊道。

“愛JB干不干,你不干趕緊滾犢子!”張風雨無語的罵道。

“我還就不滾對子我跟你說……”

就在這個時候南北跟老車倆人迎面走了過來,南北笑呵呵的看著張風雨問道:“干啥去啊?”

“切水果……”張風雨無語的回了一句,隨后頭也不回的走進了后廚房。

“你干啥去啊?”南北看著張同舟問道。

“我也切水果啊……”

“呵呵,這哥倆都切水果去了。”老車看著這倆人無語的笑了笑。

……

另一邊。

劉瑞給張風雨還有張同舟他倆分開以后直接找了一個安靜的地方然后撥通了張小剛的電話。

“喂?是張哥嗎?”對面接通了電話以后,劉瑞笑呵呵的問道。

“啊,您哪位啊?”

“我是那個咱們市后宮酒吧的……”劉瑞介紹一下自己,不說自己姓名,就說是那個地方的就夠了。

張小剛聽到是我們后宮的以后愣了一下,隨后笑呵呵的說道:“你是后宮的啊!久仰大名啊……”

“哈哈,張哥您這名字我也沒少聽……”劉瑞笑著回了一句,隨后接著問道:“我這是還不容易才從杜總那邊要到您電話的,您這大忙人的,最近咋樣忙不忙……”

“還湊合吧……”張小剛吧唧著嘴回了一句。

“呵呵。”劉瑞笑了笑,隨后感覺寒暄的也差不多了,所以直接切入主題的問道:“那個什么張哥我們后宮是不是有兩個人現在在你手里呢啊?”

“……”張小剛愣了一下,隨后低聲問到:“哥們,你說的是不是那兩個帶的啊?”

劉瑞聽到這話先是笑了笑,隨后接著說道:“這玩意他們帶沒帶還不是張哥你說了算嗎?”

“打住,這可不是我一個人說的算的,畢竟他們這個案子不小……”張小剛連忙攔了一句。

“呵呵……”劉瑞沉默了一下,隨后非常突然的問道:“張哥,既然現在都把話說開了,我也就不跟你兜圈子了,那兩個人是后宮的,我現在想把他們兩個整出來,你看怎么處理合適吧?”

“哥們,這倆人可不好處理了!”

劉瑞知道張小剛這是像加價,所以劉瑞也就沒墨跡,非常直接的問道:“兩個人十五萬,張哥你看你那邊方便不?”

“哥們,這事真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的……”張小剛有些為難的回了一句。

“二十萬,哥們你看行不?”劉瑞接著問道。

“不是,要不然這樣吧,咱們兩個找個時間找個地方單獨聊聊他們兩個的事,行不?”張小剛感覺價格也差不多了,所以非常主動的問道。

“呵呵行!”劉瑞笑著回了一句,隨后接著說道:“這樣吧,張哥明天我親自去你們鐵塔那邊一趟,然后等我到了我給你打電話你看行不行?”

“那這樣最好了。”張小剛連忙答應了一聲。

“那張哥明天咱們不見不散哈。”

“好好……”張小剛微微點頭,隨后直接掛斷了電話。

放下手機以后劉瑞撇著大嘴罵道:“操的,現在都什么玩意,吃人啊,這給他十五萬還嫌少,真不怕抓起來還是咋地……”

劉瑞放下手機以后,在后宮的二樓溜達了一圈,隨后推門走進了我的辦公室。

“咋地,完事了啊?”我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面,看著劉瑞問道。

“這個傻逼真黑,也不怕自己撐死了……”劉瑞磨磨唧唧的看著我嘀咕了一句。

“呵呵,咋地了給你氣成這樣?”魏義文笑呵呵的看著劉瑞問道。

“這個傻逼我跟他說十五萬,這個傻逼嫌少,我現在真服了,就老扁小黑那兩個玩意能值十五萬就不錯了,這個傻逼竟然還嫌少,你就說說那兩個玩意就是拿個破瞎JB嘚瑟,這就要我二十萬,就老扁小黑他們兩個把心肝脾胃腎全都賣了能值二十萬嗎?你說說你他們兩個怎么能賣二十萬嗎?”劉瑞磨磨唧唧的沖著我說道。

“對啊,你不是這事我還真把這件事給忘了……”聽到劉瑞的話我恍然大悟。

“啥意思?”劉瑞斜著眼睛看著我問道。

“這倆玩意手上的哪來的?”我摩擦著手掌看著劉瑞問道。

“對啊,這倆人手上應該沒有手啊,咱們也沒給他們兩個發過啊!”劉瑞微微點頭表示認同我的想法,劉瑞撇著嘴巴看著我問道:“你這么一說我倒是好奇了,這倆玩意手上的是誰的啊?”

“我必須得把這找出來,要不然這二十萬誰出啊?”我無語的回了一句。

“對,必須找出來,這才是罪惡的根本。”劉瑞拍著桌子非常認同我的想法。

“你這么激動干啥啊?”我斜著眼睛看著劉瑞問道。

“反正也不是我的,我覺得這百分之八十就是韓超那個傻逼的,你要是想找,你就得從韓超那邊找我給你說……”劉瑞磨磨唧唧的看著我解釋了一句,隨后接著說道:“韓超這個傻逼我跟你說肯定是有問題的,所以咱們必須先從韓超下手我告訴你!”

“你就這么確定啊?”我看著劉瑞亢奮的表現無語的回了一句,隨后接著說道:“我感覺韓超應該不能,他手里也沒有啊……”

“那你覺得是誰啊?”劉瑞可能是說渴了,舔著嘴唇看著我問道。

“會不會是你們出去辦事剩下的?”這個時候魏義文看著我問道。

“對啊,我怎么把這事忘了!”我伸手拍了拍桌子隨后接著說道:“小黑跟老扁他們兩個人開出去的車是誰的啊?”

“額……”劉瑞聽到這話愣了一下,隨后笑呵呵的看著我說道:“那個什么你們兩個先聊啊!我出去溜達溜達……”

“等會!”

我沖著劉瑞喊了一聲,隨后指著劉瑞問道:“他們兩個開走的霸道是不是你的?”

“什么……什么玩意就是我的車啊?我的車現在還在咱們底下停車場里面呢,怎么還能是我的車呢啊?”劉瑞磨磨唧唧的跟著我解釋了一句。

“放屁,你那天出去都是開的我的車,你跟我說心里話,是不是你把給落車里面了?”我笑呵呵的看著劉瑞問道。

“不是,你要是這么說的話,我還真得好好想想,你給點時間,我現在腦袋有點發蒙……”

“你不用想了,這肯定是你的,這二十萬從你的工資里面扣!”我看著劉瑞的表情瞬間明白了怎么回事,這肯定是劉瑞忘在車里面的,要不然他不至于這么緊張。

在线棋牌游戏大厅 股票配资怎么做 股票推荐3只暴涨股 股票融资平台_杨方配资平台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今日大盘行情 加权股票指数 9月4日上证指数 国电电力股票行情 今日免费股票推荐 全球股票指数排名 从零开始学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