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1章:輿論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說好聽點這幫人叫做黑客,說不好聽點就是水軍。

范愛國年近五十,林玉樹年近七十,兩個加起來能有一百二十歲的老頭子瞇著眼睛看著頻頻閃爍的屏幕,其實他們兩個根本就不知道這幫人噼里啪啦敲擊鍵盤的目的何在……

一段關于畢文石買兇殺人得視頻,還有零散的賬本信息半個小時不到就全部被這幾個青年投放到了H市比較知名的大論壇上面。

帖子的名字非常的簡單粗暴。

這些帖子雖然都打上了馬賽克,但是還是依稀可以感覺到這份資料的重要性,只要不是傻子誰都能看出來這是他們政府的某位干的好事!

帖子放在論壇上面以后,仿佛就像一塊巨石投入海底一般,瞬間掀起了一陣驚天駭浪,兩個小時的時間,點擊過百萬,回復也有一萬多條,所有人都在議論,視頻上面的人究竟是誰!

“林總,點擊過百萬了,估計用不了明天,咱們市的所有人都能看見這段視頻了……”青年不斷刷新著點擊次數,呲著黃牙沖著林玉樹笑道。

“過百萬了??”林玉樹有些難以置信,連忙拿出老花鏡身體往電腦屏幕上湊了湊。

“林總您看,這個就是點擊次數,這個是回復次數,回復的人也有一萬多了……”青年伸手在屏幕上指了指,表情非常自豪。

“……”林玉樹看了看帖子下面的回復,然后用力的點了點人頭,連著喊了兩聲好字!

“那您看咱們這個錢,什么時候能算一下?”青年呲牙問道。

“錢你不用著急,我少不了你的,明天點擊要是能過千萬,你找我拿錢!”林玉樹心情非常不錯的回了一句,然后扭頭沖著范愛國笑道:“現在網路這玩意就是好使哈,這點東西這么會功夫就有這么多人看了……”

“是啊,我感覺我都有點跟不上時代了……”范愛國笑呵呵的點了點頭。

“行了,今天晚上你們幾個使使勁,爭取明天這段新聞讓所有人都看見!”林玉樹緩緩站起身拍了拍坐在電腦前青年的肩膀。

“林總您放心,明天您就等著看效果吧!”

“好!”

林玉樹微微點頭,然后跟著范愛國倆人齊肩走出了陰暗的小網吧。

H市一場無形的腥風血雨就是在這么一個環境惡劣非常不起眼的黑網吧悄然展開。

……

H市某高檔私人別墅內。

孫強帶著老花鏡,坐在筆記本前面,右手不停的點擊著鼠標,臉上掛著時有時無的笑容,很明顯他對林玉樹辦的這件事非常的滿意。

看了一會以后孫強摘下老花鏡,拿出手機給林玉樹編輯一條短信,短信內容很簡單,四個字,干得不錯!

……

另一邊,H市福和山居別墅區內。

劉能拿著手機不停刷新著帖子的回復內容,臉上同樣掛著笑容。

“這個孫強有點意思哈,沒事還知道上網上發發帖子……”

司機王軍坐在電腦前面剛剛回復了一下帖子,扭頭沖著沙發上面的劉能笑道。

“嗯嗯,最起碼這件事孫強干的還算是有點腦子!”

劉能微微點頭,然后抬腿一腳踹在躺在沙發上玩手機游戲的小五身上。

“你他媽是不是有病啊,你踹我干什么玩意!”

小五撲騰一聲站了起來,等著大眼珠子沖劉能罵道。

“天天就知道玩,你他媽看看人家孫強,一天的時間直接把這份資料弄的滿城風雨的……”

“廢話,我他媽跟孫強能是一個級別的嗎??那個老頭子都他媽成精了,我他媽要是能活到他那個歲數,我能打他八個……”

小五煩躁的罵了一句,然后抱著手機大步流星的奔著樓上跑去。

“就你這個腦子能他媽活過六十我都給你跪下!”劉能看著小五的背影無語的罵了一句。

“滾犢子,我他媽臨死也拽著你!”

小五咬牙罵了一句,然后嘭的一聲關上了臥室的房門。

“就這樣玩意,我他媽給他發配回老家,一天天也知道誰是大王誰是二……”劉能搓了搓臉蛋子略顯無語的罵道。

“呵呵,小五年紀小,他不愛玩誰愛玩……”王軍笑呵呵的看著劉能說道。

“愛玩也得有個度吧?”

“天天提著腦袋過日子,能玩就讓他玩玩吧,真要是到了出事那一天,他想玩可能都沒有機會了……”

“……”

劉能看著王軍突然沉默了,表情有些不知所措。

“對了,你說后宮那邊要是看見這段視頻他們會是啥反應?”

王軍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連忙換了一個話題。

“還能啥反應,狗急跳墻唄……”

“往哪跳??”王軍問道。

“東西誰放出來的他們就往誰身上跳唄!”

“你確定葉寒他們會把目標放在孫強身上?而不是咱們身上?”王軍瞇著眼睛,表情有些不解。

“我不確定……”

“艸嗎,你啥也不知道你在這跟我分析個JB!”王軍語氣異常無語。

“我現在不知道但是我覺得很快就能知道了……”

劉能說著話晃了晃手中的手機。

“你為啥這么相信那個人?你確定他不會反戈,如果現在他把真相告訴葉寒,那咱們的處境可就尷尬了……”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這個人對咱們來說非常的關鍵,沒了他,咱們在H市沒資格跟葉寒掰手腕!”劉能張嘴解釋了一句。

王軍看著劉能,張嘴想要說些什么,但是話到嘴邊還是憋了回去。

“有屁快放,別在這吞吞吐吐的……”劉能一眼就看出了王軍的心思。

“在這個對面里面,你是老板,我是給你打工的,所以你的事我不能多說,但是沖著咱倆的這個關系我覺得,我應該勸你一句……”

“你想勸我什么?”劉能瞇著眼睛問道。

“我覺得那個人沒那么靠譜,做什么事你應該的留個心眼……”

“這樣的話用你告訴我?”劉能冷笑了一聲,隨后嘆了口氣說道:“這個世界早就沒什么人是我百分之百能相信的了,包括你,小五還有老板,現在這個社會我跟你們說感情太假,干好我的活,拿我該拿的錢,這就是我所有的想法!”

“……”

王軍看著劉能,瞬間有一種無言以對的感覺。

“我的事你就放心把!”

劉能用力的拍了拍王軍的肩膀。

“如果有一天你掙夠錢了你會怎么樣?”

“那得等錢夠了那一天再說……”

“那你有沒有想過離開老板?”王軍猛然抬頭看著劉能問道。

劉能聽到這話以后身體猛然停頓了一下,隨后低聲說道:“我無時無刻都在想離開這個行業,可是我現在還走不了,因為我還有事沒辦完……”

“……”王軍沉默了。

“叮鈴鈴……叮鈴鈴……”

就在這個時候劉能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劉能拿起手機簡單的掃了一眼,隨后看著王軍說道:“把小五喊上,出去辦點事!”

“那個人來信了?”王軍邊穿大衣邊問道。

“嗯,讓我去老地方見面……”

“……好!”王軍點了點頭,然后邁著大步奔著小五的房間走去。

……

另一邊,后宮會議室內。

會議室里面擠滿了人,除了劉瑞我們后宮所有的高層全部在場,整個屋子烏煙瘴氣,地下全是煙頭。

“這他媽明顯是跟咱們宣戰呢啊!”我搓了搓抱窩雞一樣的頭發,嘴上叼著半截煙頭,滿臉疲憊的喊道。

“他們雖然把視頻還有賬本放到了網上,但是他們把資料都打上了馬賽克,這么說明他們還不想跟畢文石魚死網破,他們就是想讓畢文石知道他現在是個什么情況!”魏義文看著我說道。

“現在畢文石要是這個東西漏了,他那邊肯定得采取行動!”我嘆了口氣然后接著說道:“你們說如果這個時候孫強聯系畢文石,畢文石會怎么做?”

“……”我的話問完以后,整個會議室都他媽安靜了,只能聽見抽煙吐煙的聲音。

“元元,你說畢文石會怎么樣?”我看著元元問道。

“以退為進,先犧牲咱們,然后慢慢跟孫強周旋!”元元非常直接的說出了重點。

“那你覺得咱們現在應該怎么辦?”我接著問道。

“……”元元沉默了。

“艸!”

我無語的罵了一句,然后看著高嘉說道:“咱們要是把事提前了會不會有危險?”

“應該沒啥問題,反正都是強攻進去,只要火力不斷,啥時候進去都一樣……”

“行!”

我微微點頭,隨后直接拿出了手機撥通了郭思維的電話。

“網上的東西你看了嗎?”郭思維接了我電話以后非常直接的問道。

“我他媽能不看嗎?這一上午得他媽有八百個人給我打電話問我知不知道這個人是誰就差中國移動沒他媽給我發短信了……”我崩潰的回了一句。

“那個人是畢文石對嗎?”郭思維問道。

“嗯……”我哼了一聲。

“他要是出事了,我們家也得跟著完蛋!”

“你說啥??”我聲音瞬間高了八度,尖著嗓子喊道。

“畢文石跟我爸是一枝下來的,畢文石倒臺我爸也好不了……”

“艸,你爸還有這個關系呢啊!”我無語的罵了一句,伸手哆哆嗦嗦的點了根煙,本來畢文石一個人出事我就夠鬧心的了,現在還有他媽連帶著郭家,如果郭家畢文石同時出事,那么我在H市辛辛苦苦的累積的關系可能一瞬間全部撤空!

像我們后宮這樣的買賣,你身后要是沒有個當差的,你他媽干一輩子他也就是個小酒吧。

我原來以為畢文石倒臺了,我們最次也就是拿不到大學城的這個項目,但是郭家父子要是出事了,要我們后宮可能就真要出大事了!

“有啥關系能咋地,現在你還是想想網上這個東西咋處理吧……”

“你們不是有什么嗎?能不能把這些帖子封了?”我擰著眉毛問道。

“我們一直在封,但是這個辦法根本就是治標不治本,我封一個人家從新開一個,而且還有很多帖子都是轉發過來的,你不能一天只能把H市所有的網民都封了吧?而且這東西我們這邊反應的越激烈,群眾們就會覺得事情越大,這幫人都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態,到時候要是真把事情弄大了,驚動了上邊的人,我們就更不好處理了……”郭思維語速飛快的沖著我解釋道。

“操他媽的,這件事這么麻煩啊?”我咧嘴罵了一句,撲騰一聲坐在了椅子上面。

“行了,你現在還是別擔心網上這些東西了,畢竟這東西都是帶著馬賽克的,我勸你還是抓緊時間找到這個東西的根源,因為我怕時間長了,那幫黑客把視頻上面的馬賽克消掉,那他媽可就真麻煩了……”

“我現在差不多這東西是從哪里出來的了……”

“哪里?”郭思維喊道。

“我覺得是從孫強手里出來的,所以我想讓我的人把孫強綁過來看看能不能整出來點東西!!”我直截了當的說道。

“你確定嗎?”郭思維問道。

“八九不離十!”

“那行,這邊我幫你處理,但是時間別太長,動手前給我打電話,我給你辦個小時的時間夠嗎?”

“辦個小時夠嗎?”我看著高嘉問道。

“夠了!”高嘉點了點頭。

“半個小時夠了!”我從這電話重復了一句。

“好,到時候電話聯系!”

說完郭思維直接掛斷了電話。

我跟郭思維聽完電話以后,我看了看手表,五點三十。

“七點鐘出發有問題嗎??”我看著高嘉問道。

“沒問題……”高嘉搖了搖頭。

“那行,你們幾個出去準備準備,七點鐘準時出發!”

“好!”

眾人點了點頭,然后三三兩兩的走出了會議。

散會以后看著手機,突然有種想給劉瑞打電話的沖動,也不知道這個傻逼什么時候能回來,劉瑞不在有的時候我很多的想法都沒人能給我意見,孟亮也好,元元也好,他們對我的想法只有贊同,但是從來沒有提出過什么反對的意見,有的時候反對的聲音越少我就越害怕,因為我感覺自己漏的東西越多。

……

東西南北的房間里面,東西躺在床上捅咕著手機,南北則臉色有些難看的坐在窗戶旁邊,不知道想些什么。

“你坐哪想啥呢啊?”東西半坐著看著南北問道。

“我在想有些事到底應該告訴不告訴葉子……”南北面色沉重的回了一句。

“咋地?你有事瞞著葉子啊?”東西站起身走到了南北的身前。

“……”南北抬頭看了東西一眼,隨后用力的點了點頭。

“我覺得你要是覺得這件事重要,你還是應該告訴葉子,畢竟人家葉子對咱們不錯……”

“可是……”

“可是啥?”東西問道。

“可是我不知道把這件事告訴葉子之后他會是什么反應!”南北抿著嘴唇回答道。

“什么反應那是葉子的事情,咱們是臣,葉子是君,咱倆雖然讀書不多,但是我明白欺君是大錯!”

“哥,你就不問問啥事嗎?”南北看著東西問道。

“現在就你一個人知道,那是你一個人瞞著葉子,如果我知道了,那就是咱們兩個人瞞著葉子,你一個人瞞著葉子,葉子生氣了我能勸他,要是咱倆都瞞著葉子,葉子生氣了,誰勸他?誰能幫咱倆說話?”

東西這句話直接給南北問住了,南北看著東西沉默了半天,隨后用力的點了點頭說道:“哥,我明白了!”

“明白就行!”東西拍了拍南北的肩膀,然后邁步走出了臥室。

“你干啥去啊?”南北喊道。

“我去上個廁所……”

……

另一邊。

劉能,小五,王軍三人開著一輛吉普車來到了一個停車場里面。

這個停車場就是他們與我們后宮的人第一次見面的那個停車場。

“這他媽都幾點了啊??怎么還不來啊?”小五把腳搭在方向盤上,嘴上叼著煙頭大大咧咧的罵道。

“可能是有點別的事走不開吧……”劉能閉著眼睛回了一句。

“艸,一點時間觀念都他媽沒有!一會來了我得說說他,當臥底也他媽不能不準時啊!!都是高風險職業,耽誤一分鐘那他媽耽誤多少事呢啊!”

“我他媽發現你嘴咋這他媽碎啊?”劉能睜開眼睛看著小五無語的罵道。

“這玩意不是我嘴碎,我這人就是做事認真……”小五撇著大嘴回了一句。

“滾犢子,把腳丫子拿下去,你他媽當你家炕頭啊!”

“我家沒有炕頭,城里人……”小五呲牙笑道。

“……”劉能看著小五一陣無語。

“嘭嘭嘭!”

就在這個時候,吉普車的車窗突然響了起來。

劉能還有小五倆人連忙坐了起來,王軍往外面看了一眼,發現除了一個保潔大媽什么人都沒有。

“大媽你干啥啊?”王軍搖下車窗沖著大媽喊道。

“你們是不是等人啊??”大媽一嘴山東的口音,表情緊張的看著王軍問道。

聽到大媽的話以后王軍扭頭看了劉能一眼,隨后微微點頭答應道:“是等人。”

“這個東西是別人讓我交給你們的……”

說著話大媽從保潔車里面拿出了一個黑色的手包。

“謝謝了啊!”

王軍接過手包,然后直接關上了車窗。

車外面的大媽原地觀察了一下,然后推著保潔車奔著停車場外面走去。

“現在送貨都他媽這么高級了嗎?”

王軍笑呵呵的把手包遞給了劉能。

“呵呵……”

劉能笑了笑然后嘩啦一聲拉開了手包的拉鏈,手包是新的,里面只有一張紙條還有一個U盤。

紙條上面寫著幾行小字:“有事,過不去了,他們準備今天晚上對孫強動手,U盤里面是你要的東西!”

劉能看完紙條以后直接掏出打火機把紙條點燃,然后扔出了車外。

“紙條上面寫啥了?”小五好奇的問道。

“沒啥,就是說不來了……”劉能解釋了一句,然后沖著王軍喊道:“開車回家!”

“這就回家了啊?咱們啥事都他媽沒干啊?”小五有些驚訝的喊道。

“這玩意拿到手就夠了,現在夠他們后宮玩的了……”劉能看著自己手上的U盤笑了笑,然后揣進了兜里。

“U盤里面是啥?”小五斜著眼睛問道。

“你想知道啊?”劉能笑著問道。

“啊,那個啥,我知道不知道都行,我就是隨便問問……”小五假裝非常不在乎的回了一句。

“你要是不想知道那就算了……”

“不是,我說我知道也行!”小五連忙解釋了一句。

“那我不想告訴你……哈哈!”

“……”小五紅著大臉看著劉能,沉默了半天,然后咬著牙罵道:“我他媽有一句我草你媽不知道該不該講!!”

“哈哈哈!”

王軍跟劉能倆人同時大笑了起來。

“你倆笑啥?天天跟他似的……”

小五尷尬的罵了一句,然后踹了王軍一腳,大喊道:“撒B楞開車!”

……

另一邊,H市的辦公室內。

一個身穿西服,長相一臉正氣的男子表情嚴肅的坐在辦公桌前面。

這個男子雖然年近六十,但是身材卻沒有一點發福痕跡,歲月除了那一絲絲不怒自威的嚴肅以外似乎也沒在他的臉上留下什么痕跡,給人的感覺好像就像四十歲的人一樣。

男子辦公桌的邊上站著兩個帶著金絲眼鏡男子,倆人手上抱著一份資料,顫顫巍巍表情緊張的站在男子的身邊。

這個男子就是H市頗具傳奇色彩的政壇巔峰,畢文石!

畢文石坐在辦公桌前瞇著眼睛看著論壇上面的帖子,站在他身邊的兩個中年人額頭掛著密集的汗珠,身體微微顫動,畢文石不說話他們倆個誰也不敢伸手擦自己臉上的汗珠,整個辦公室的空氣仿佛凝固了一般。

“這個東西為什么還存在?”畢文石看了一會以后,咬著牙看著身邊的中年人問道。

“昨天我已經聯系網警了,但是這個帖子的轉發量還有發布量實在是太龐大了,一時半會他們處理不完……”張秘書扶了扶眼鏡,結結巴巴的解釋了一句。

“嘭!”

一聲巨響,畢文石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面。

聽到這個動靜以后,張秘書還有王司機倆人嚇得連忙往后退了兩步,倆人跟著畢文石二十多年,何時見畢文石這么生氣?

畢文石一直都是一個喜怒不形于色的人,現在他情緒這么激動,這說明畢文石這次是真的生氣了!

“一時半會處理不了!!那你告訴我什么時候能讓這些東西徹底消失?你告訴我!”

畢文石瞪著眼珠子看著張秘書喊道。

“我……我也不能確定……”

“不能確定我他媽要你是干什么吃的!”畢文石大喊了一聲隨后拽著張秘書的衣領咬牙說道:“我給你兩天的時間,如果網上還有這樣的信息,你他媽不用干了,直接給我滾犢子明白不?”

“明……明白!”張秘書連忙點頭。

“呼……”

畢文石看著張秘書長出了一口氣,然后緩緩的松開了張秘書的衣領。

在线棋牌游戏大厅 《股票分析指标大全》 股票融资可以融资多久 股票指数期货的交割方式 股票融资比例 股票涨跌幅度限制 炒股六句口诀 今日股票推荐网 炒股投资工具 黑马股票推荐2019年7月27日 股票交易佣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