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9章:珍惜生命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你他媽最好把嘴閉上,珍惜生命明白不?”我被眼睛男弄的有些無語,左手微微顫抖,雖然我不想弄死這個眼睛男,但是他要是一直這么墨跡我就必須得動手了,因為我不能錯過現在這么好的時機。

“想開槍了是嗎?”眼睛男看著我顫抖的左手笑了笑,然后接著說道:“如果你開槍,那么船上所有人的都會知道你是警察的內應,到時候誰他媽也救不了你!”

“放屁,你他媽才是內應呢!”我現在才明白,原來眼睛男把我當成警察的內奸了。

“你不是內奸你跑什么?你不是內奸你怎么提前準備了氧氣瓶?”眼睛男愣了一下問道。

“你他嗎是不是傻?我要是真是內奸我現在早就跟著警察殺了你們了好不好?我他媽還跟你們廢什么話?”我有些無語的解釋了一句。

眼睛男聽完我的話瞇著眼睛看了看我,然后又看了看他身邊的壯漢,表情十分糾結。

“你們到底想他嗎干啥?”

甲板上面的戰斗已經接近尾聲,所以我非常的著急。

“你真不是內應?”眼睛男看著我重復了一句。

“你他媽能不能別墨跡,那邊打完了誰他媽也走不了了,誰家的內應他媽自己準備這玩意……”我表情激動的指著甲板喊道。

“……你把你手上的氧氣罐給我我就放你走!”眼鏡男沉默了一下說到。

“去你媽的,現在拿槍的是我!”我有些無語的拿槍口懟了懟眼鏡男的腦門。

“你不給我就誰他媽也別想走!”眼鏡男倔強的回了一句。

“艸!真他媽服了你們了!”我無語的放下手槍,然后拿出一罐扔到了眼鏡男的身邊。

“踏踏!”我邁著大步往前面。

“我們倆個你就給我一個啊?”眼鏡男沖著我的背影情緒有些激動的問道。

“愛要不要……”我擺了擺手,然后拿出氧氣罐,邁腿就要往船板上面爬。

就在這個時候,三四個警察突然跑了過來,支起*大聲喊道:“別動!”

“我去你嗎的別動!”

眼鏡男身邊的壯漢舉起一個木棍,然后直接向警察扔去,警察躲木棍的那一瞬間,眼鏡男還有壯漢兩個人異常果斷的從船上跳了下去。

“噗通!”

“噗通!”

江面泛起兩朵水花,兩個人就跟消失了一樣,入水以后就再也沒有露過頭。

另一頭我看見眼睛男還有壯漢跳水以后,我一捏鼻子,隨后也直接跳了下去。

江水冰涼,我跳下去的那一瞬間直接抽筋了。

“咕嘟嘟!”

渾濁的江水瘋狂的涌進了我的嘴里,我調整了一下姿勢,隨后拿出了氧氣罐懟在了我的嘴里面。

另一頭,船上。

“這他媽怎么回事?”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中年人大步流星的跑了過來,瞪著眼睛問道。

“隊長,有人跳下去了……”一個警察回答道。

“滋啦!”

隊長聽完這句話,直接拿出對講機,然后對著對講機喊道:“三組注意,有人跳船了,馬上跳水找人,一個也他媽不能讓他們跑了!”

“收到!”

“收到!”

隊長收到了回答以后,七八個警察直接跳進了江里,速度飛快的游向我們的方向。

……

我在水里潛水游了一段時間,距離游了多遠我不知道,但是我感覺非常的累,體力根本就跟不上,在上腿抽筋,所以游了一會以后我直接把腦袋露了出來。

“嘩啦!”

“呼!”

伸出腦袋以后,我甩了甩腦袋上面的水,然后貪婪的呼吸著外面的空氣。

我抬頭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情況,發現我現在的位置距離漁船能有三四十米,眼睛男兩個人在我們的前面,正瘋狂的往岸邊游,我的身后跟著五六個警察,還有兩輛快艇。

“操***,這倆傻逼游的咋這么快啊!”

我無語罵了一句,隨后用力的揮動手臂,噼里啪啦的往眼睛男的方向游去。

……

我不知道我游了多長時間,反正后來感覺自己都沒有知覺了,全身都沒有力氣了,而且后面的警察離我越來越近,看著后面的警察,我基本上以及絕望了,然而就在我快在放棄的時候,眼睛男突然往回游了!

“手給我?”眼睛男沖著我伸出了右手。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把右手遞給了他。

“啪!”

眼睛男拽著我的手,然后無語的罵了一句:“就你這個體格子還跳船呢啊……”

“謝謝了啊!”我非常真誠的對著眼鏡男說到。

“呵呵……”

眼睛男笑了笑,然后一邊拽著我一邊一只手扒拉著水面,我們三個人瘋狂的往岸邊游去。

我跟著眼鏡男還有那個壯漢在水里面游了能有十來分鐘,終于游到了一個島邊。

“大哥咋整啊?”壯漢回頭看著眼鏡男問道。

“還他媽能咋整,上去!”眼鏡男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上去可就下不來了……這要是個荒島咱們三個都他媽得死在這里!”壯漢咽了口吐沫,表情有些猶豫的說到。

“不上去也他媽是死,別他媽墨跡了,趕緊上去!”

說這話眼鏡男直接邁步往島上面跑,沒辦法我也只好跟著跑了上去。

不到二十秒,我們三個人全部上岸,上岸以后我看著漆黑的樹林,突然有一種想死的感覺,這他媽黑了吧唧的啥也看不見,我他媽怎么死的我都不知道。

但是眼鏡男不管那么多,撒丫子就往樹林子里面跑,我咬了咬牙也跟著跑了進去。

“嘩啦啦!”

“踏踏!”

樹葉枯草不斷地摩擦著我的大腿,小腿根早就被磨出了血,但是我根本沒精力管這個,只能無腦的往前面跑。

……

另一邊。

警察靠近島以后,用手電晃了晃幾下但是并沒有發現我們的影子。

“人呢?”隊長皺著眉頭喊道。

“不知道是上島了還是游走了……”小警察有些不太確定的回了一句。

“艸,這他媽還用想啊!肯定是游不動上島了,快艇為啥沒追上?都他媽干什么吃的?”隊長的表情非常的激動。

“水太淺,快艇不敢進來……”小警察接著回了一句。

“那他媽還想啥呢?趕緊上島找人,地毯式搜索,這三人找不到你們也他媽不用回來了!”隊長瞪著眼珠子喊了一句,隨后背著手就往船上走。

“嘩啦啦!”

十來個警察順著我們的腳印開始往島上走,一邊走一邊用手電往島上晃。

……

我們三個人在樹林子跑了一會,由于這是一片野生的樹林,所以根本就他媽沒有路,跑起來深一腳淺一腳的,稍不留聲就容易把腳崴了,隨意我們三個人跑的十分吃力。

“操***,跑不動了,不他媽跑了!”壯漢跑了一會以后直接停下了腳步,扭頭沖著眼鏡男喊道。

“你他媽不跑了等死啊?”眼鏡男咽了口吐沫,有些無語的說到。

“死就死,反正我就是不他媽跑了!跑不動了……”壯漢撲騰一聲坐在了地上。

“別他媽廢話!趕緊起來!”眼鏡男一腳踹在了壯漢的屁股上面,咬牙罵道。

“起來啥啊,我他媽都跑不動,這么跑下去牛他媽也得累死!”

“艸,你他媽是不是傻逼啊!都他媽出來了你不跑了?”眼鏡男異常無語,氣的呼哧呼哧的。

我躺在地上腦子有點亂,再加上體力透支,所以一句話也不想說,嗓子都他媽快冒煙,身邊一口水也沒有,聽著眼鏡男還有那個壯漢的爭吵,我也不想摻和他倆的事,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不過,他們兩個爭吵了一會以后,我們的不遠方突然傳來了腳步聲,我抬頭一看正好看見了手電了亮光。

“別他媽吵吵了!來人了趕緊走!”我連忙站起身,低聲沖著這倆人喊了一句,然后轉身就往前面跑。

眼鏡男跟壯漢愣了一下,然后往后面看了一眼,通過月光直接看見了警察的身影,倆人咬了咬牙隨后直接追著我往前面跑。

“嘩啦啦!”

寂靜的樹林里面腳步聲異常明顯,警察的聲音仿佛死神一樣,陰森可怕的傳進我的耳朵里面,雖然體能透支但是我的雙腿還是本能的往前面跑。

“踏踏!”

很快,警察的腳步聲越來越清晰,這說明警察離我們越來越近。

“呼!”

壯漢停下了腳步,扭頭看著眼鏡男,低聲說道:“你能聽出幾個人不?”

“兩個!他們應該是分頭找的……”眼鏡男仔細的聽了一下以后回答道。

“埋伏一波?”壯漢挑了挑眉毛。

“你他媽瘋啦?都他媽這個時候了你還想這個用不著的!”眼鏡男有些無語。

“這么跑下去咱們體力都他媽消耗沒了,還不如直接干一把,弄躺下一個是一個!警察越少咱們活下去的幾率越大!”壯漢接著說道。

聽完壯漢的話,眼鏡男沉默一下,隨后直接躲在了側面的樹林中,壯漢則躲在了另一邊,兩個人一左一右的埋伏了起來,而我則也趕緊躲了起來,趴在了地上。

“嘩啦啦!”

衣服摩擦著樹葉,整個樹林都安靜了下去,兩個警察非常小心的一步接著一步的往前面走,走幾步就回頭看一眼,突然安靜下來的樹林讓兩個人警察變的異常謹慎。

“咕嚕!”

看著兩個警察我猛咽了一口吐沫。

“嘩啦!”

就在警察接近眼鏡男的位置的時候,眼鏡男直接竄了起來,瘋狂的撲向了警察,另一邊壯漢也竄了出來,直接撲到了警察的身上。

“嘭!”

兩個警察直接被他們兩個按在了地上,隨后兩個人動作非常一致的揮舞著拳頭,一拳接著一拳的悶在了警察的臉上。

“啊!”

警察被打了幾拳以后,大喊了一聲隨后騰的一聲站了起來,然后直接用膝蓋頂在了眼鏡男的臉上,眼鏡男直接被懟躺下了,另一邊壯漢雖然占據優勢但是也沒空管眼鏡男。

警察騎在了眼鏡男的身上,開始瘋狂的回擊,不一會眼鏡男就被打的滿臉是血。

“草擬嗎,幫幫我啊!”眼鏡男一邊挨打一邊沖著我喊道。

我愣了一下,隨后直接拿起腳邊的石頭奔著警察的腦袋砸去。

“嘭!”

警察非常靈活,側身躲過了石頭,但是我還是砸在了他的肩膀上面。

“唰!”

警察躲我石頭的這個時間,眼鏡男瞬間站了起來,然后抬腿一腳悶在了警察的臉上。

“啪!”

被踹飛的警察在地上摸索了一下,隨后左手姿勢非常隱蔽的往腰上摸。

“攔住他,他要掏槍!”

看見警察的這個動作我連忙大喊了一嗓子。

聽到我的話以后眼鏡男愣了一下,并沒有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就在他發愣的這一瞬間,警察已經把槍掏了出來!

“嘩啦!”警察擼動槍栓,然后直接把槍頂在了眼鏡男的腦門上。

“**的,老實的!”警察舔著嘴唇對眼鏡男喊到。

“大哥,有啥話好好說行不?這一天天動刀動槍的多暴力……”眼鏡男瞬間換了張臉,直接跟警察玩起了談判的套路。

“別他媽廢話,手放頭上,蹲著!”警察咬著牙喊了一嗓子,然后擦了擦嘴角的血。

眼鏡男聽到警察的話,思考了片刻,雖然笑著蹲了下去。

“還他媽有你!沒聽見啊!”警察看見眼鏡男蹲下以后,轉身沖著我喊到。

“聽見了聽見了!”我看著警察那黑漆漆的槍口,連忙蹲了下去。

“小黑!小黑!”

警察看見我跟眼鏡男都蹲下以后,扭頭沖著樹林子喊了兩聲,因為壯漢還有另外一個警察此時已經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警察喊了兩聲以后,發現沒有人回應,擰了擰眉毛。

“嘩啦!”

警察從兜里掏出了一副手銬,直接扔到了我跟眼鏡男的腳底下。

我低頭看了看手銬,又看了看眼鏡男,眼神有些猶豫。

“看jb啥呢,自己拷上!”警察一邊說話一邊往兩邊看,他在尋找另外一個警察。

“咋jb整?”眼鏡男看著我小聲嘀咕道。

“你他媽問我我他媽問誰?”我無語的回了一句。

“草,把這b玩意拷上基本上就是拷死了我的未來!!”眼鏡男表情憂傷的整了一句。

我他媽不知道眼鏡男這樣的人到底咋他媽想的,火燒*子了還他媽有心情扯犢子,跟這樣的傻逼隊友,我他媽要是能跑出去,上輩子得他媽念多少經啊!

“嘭!”

就在我倆猶豫的時候,警察一腳踹在了眼鏡男的臉上,瞪著眼珠子喊到:“就你這樣的還他媽有未來嗎?”

“不是,咱們說歸說你不帶侮辱人的我告訴你!”眼鏡男聽到這話明顯有些不樂意,晃晃悠悠的就要往起站。

“別動,老實蹲著!”看見眼鏡男要起來,警察非常緊張的舉起了手槍。

“別激動,別激動!”眼鏡男連忙舉起了雙手躲在了地上。

“嘩啦啦!”

微微的走路聲響起,我們三個人幾乎同時看向聲音的方向。

我們都明白,如果走進來的是那個壯漢,那么我們就還有希望走出去,如果走進來的是警察,那我跟眼鏡男基本上就扯犢子了。

氣氛異常緊張,所有人都著樹林子。

“踏踏踏踏!”

腳步聲越來越近,我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啪!”

就在這個時候,眼鏡男伸手碰了我一下,我連忙抬頭,眼鏡男沖著我眨了眨眼睛。

我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此時警察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樹林子,根本沒有注意我們兩個。

“三!”

“二!”

“一!”

眼鏡男三聲數完,我們兩個同時撲向了警察。

“操!”

警察聽到我倆的動靜以后低聲罵了一句,但是為時已晚,我們兩個已經撲在了他的身上。

“**的!”我一拳掏在了警察的肚子上面。

“鐵蛋,干他!”

眼鏡男大喊了一聲,我扭頭一看,回來的是那個壯漢,瞬間自信心爆棚,一拳接著一拳的懟在了警察的肚子上面。

另一邊,那個被叫做鐵蛋的壯漢直接飛身而起,一個餓虎撲食,壯碩的身體直接砸在警察的身體上面。

警察那個小體格子根本架不住這么一撲,直接倒在了地上,警察倒了以后,我連忙用手死死的按住他拿槍的胳膊,但是我一個手按不住,只好用兩只手。

“砰砰砰!”

警察咧著嘴不斷的用是拳頭往我的臉上砸,砸的我眼睛都他媽冒金星了。

“別他媽看熱鬧,搶槍啊!”我扭頭無語的沖著眼鏡男喊到。

眼鏡男趕來,抬腿一腳踹在了警察的臉上,然后直接奔著手槍抓去。

看見眼鏡男要搶槍,警察直接張嘴咬在了眼鏡男的手上,然后大喊了一聲,弓著身子站了起來。

“**你媽的,你他媽屬狗啊!”眼鏡男捂著自己嘩嘩出血的左手,表情痛苦的喊了一嗓子。

“我去你媽的!”警察低聲低聲罵了一句,然后扭頭竟然想跑。

“別他媽讓他跑了,鐵蛋!”眼鏡男連忙喊了一嗓子,鐵蛋撲騰一聲站了起來。

下一秒,鐵蛋眼鏡男兩個人幾乎同時撲向了警察,警察再次被按倒在地。

“啪!”

眼鏡男一嘴巴抽在了警察的臉上,呲牙罵道:“擦你媽的,還想跑是不起?”

“我的隊友馬上就過來,你們跑不了了……”警察聲音虛弱的回了一句。

“隊友你嗎B!”挺到這話,眼鏡男緊跟著又是一嘴巴子。

“別他媽墨跡了,拿槍趕緊的!”

我看眼鏡男跟警察越說越他媽興奮,連忙提醒了一句。

“對,鐵蛋你把槍拿下來!”

“啪!”

鐵蛋聽到這話直接伸手就要抓警察的手槍,警察掙扎了一下,隨后咬著牙用力把手槍甩進了樹林子里面。

鐵蛋轉身就要去夠槍,但是直接被警察抓住了,三個人就他媽跟八爪魚似的相互纏繞在一起。

“把槍拿起來啊!”鐵蛋沖著我喊了一嗓子。

“呸!”

我吐了一口唾沫,然后直接往樹林子里面跑,但是光線不足,我他媽根本就看不清手槍在哪里,所以只能一邊走一邊在地上摸索。

“大哥,你他媽快點行不,我堅持不住了!!”眼鏡男無語的沖著我喊到。

“再堅持一會,這地方太他媽黑了,我得慢慢找!”我額頭刷刷冒汗,極其緊張的回了一句。

“草,撒楞的吧!”

“踏踏踏!”

就在這個時候,我又聽見了腳步聲,我抬頭一看,距離我四五百米的地方,泛起點點亮光,而且光源至少能有十多個,看見這個場景我心里咯噔一聲。

其他警察聽到聲音趕過來了!

我看著腳下的手槍思考了半天,最后還是撿起了手槍,然后面無表情的走到了眼鏡男的身邊。

“大哥,你他媽干啥啊?找個手槍找了這么半天……”看見我出來以后,眼鏡男非常不樂意的沖著喊道。

“天太黑,不好找!”我低聲解釋了一句。

“別他媽墨跡了,趕緊給我弄死這個傻逼……”眼鏡男表情非常痛苦的看著我喊道。

我喘了兩口粗氣,然后平靜的舉起了手槍,槍口對準了警察,但是舉起來以后我又放下了。

“開槍啊!想他嗎啥呢!”眼鏡男表情異常焦灼,因為他看出了我的猶豫。

“他是個警察,我不能開槍!”我沉默了一下,張嘴喊道。

“放屁,你他媽不開槍殺了他,咱們幾個都他媽得死在這里……”

“他就是個無辜的警察,咱們不是敵人……”我小聲的解釋了一句。

“你他媽是不是瘋了,他是兵咱們是匪,天生就是敵人!”這個時候警察身體下面的鐵蛋咬牙喊了一句。

“我殺了他咱們要是被抓住,可能這輩子就他媽出不來了,放了他咱們還有希望!”我大聲的喊了一嗓子隨后把槍口對準眼鏡男,面無表情的說到:“把他松開!”

“唰!”

眼鏡男快速抬頭,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我。

“你他媽干啥呢啊?”眼鏡男瞪著眼珠子,低聲吼道。

“你松開他!”我語氣非常的堅定。

“你不敢殺一個警察,你敢殺我?我不信!”眼鏡男語氣有些嘲諷。

“松開!”我調整了一下姿勢,非常堅決的喊道。

“你!”

“我他媽讓你松開你就給我松開!!”我情緒非常激動的喊道。

“我還是不相信你會開槍!”眼鏡男搖了搖頭。、

“你他媽別逼我!!”

眼鏡男看著我,沉默許久,沒有張嘴說話。

“三!”

“二!”

“一!”

我最后一個數字數完,眼鏡男擺了擺手,無奈的說到:“你牛逼!我服了……”

在线棋牌游戏大厅 股票融资费用计算 股票融资平台 2010年股票融资额 陈浩的股票分析软件 股票推荐及行业分析 北斗导航股票 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被股票配资平台骗报警 美国股票指数东方财富网 000060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