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9章:借錢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楊松拒接了電話以后,抬頭看了看我們,確定沒有人發現他這個動作以后接著喝起了酒。

“曾夢想仗劍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華!”

一分鐘以后楊松的手機再次響起。

楊松皺眉掏出了手機,不知道是該接還是不接。

“接了吧,萬一人家有啥急事呢……”

這個時候我在楊松的耳邊提醒道。

楊松聽到我的話以后嚇了一跳,隨后立馬笑著說道:“就是一個賭場的賭客,他能有啥急事……”

“那你這不接電話也不行啊,你不接他一直打……”我一邊夾菜一邊回答道。

“那我出去接一下?”楊松緩緩的站了起來,看著我問道。

“艸,你他媽接個電話誰管你啊!”我翻了翻白眼無語的罵道。

楊松嘿嘿一笑,隨后拿著手機走出了包間。

“這他媽一天天咋還傻了呢?”

我看著楊松的背影有些無語的罵道。

……

楊松走出房間以后直接走到了廁所,然后拿出手機找到一個號碼回撥了過去。

“嘟嘟嘟嘟……”

“喂?”一陣盲音過后,對面終于接聽了電話。

“你給我打電話干啥?”楊松壓低了聲音咬著牙問道。

“呵呵,我能干啥?你媳婦不想要了啊?”對面笑著問道。

“我草你媽!”

“行了,說點正事,一會我給你發個位置,明天三點你自己過來,明白嗎?”對面異常直接的說到。

“……你想干啥?”楊松沉默了一下問道。

“干啥你來了就知道了,你也可以選擇不來,就看你還想不想見到你媳婦……”

“我草你媽的,別碰我媳婦!”楊松聽到這,情緒有些激動的喊道。

“你媳婦現在很安全,前提是你得配合我……”

“去你媽的吧!”楊松咬牙罵了一聲,隨后直接掛斷了電話,然后拿著手機走出了廁所。

……

“回來了啊?”

楊松從外面回來以后,我看著楊松問道。

“恩恩。”

楊松做到座位上精神恍惚的回答了一句。

“誰給你打的電話啊?”

我扒拉扒拉盤子上面的菜非常隨意的問道。

“還能誰啊,就是咱們賭場的一個賭客,說要借錢……”楊松撓了撓腦袋。隨后順手從盤子里拿了一塊排骨放在嘴里就啃。

“哦哦,你給他罵了唄?”我笑著說到。

“那倒沒有,我就說我在外面忙呢!”楊松吐出一塊骨頭,語氣隨意的回答道。

“呵呵,這事你辦的還算不錯,這要是按你以前的脾氣早就罵他了……”我拍了拍楊松的肩膀有些欣慰的說到。

“這玩意我他媽早就明白了好不好?”楊松假裝有些不樂意的回了一句,然后連忙舉起了手中的酒杯,咕嘟咕嘟的喝了起來,從我的位置看,酒杯正好擋住了楊松的臉。

我看見楊松喝酒以后,也就沒再搭理他而是扭頭跟著我旁邊的劉瑞扯起了犢子。

“惜惜啊,你現在干什么呢啊?”這個時候武媚紅著小臉看著惜惜問道。

“我現在還在上學,平時做一些兼職……”惜惜搖了搖筷子,模樣異常可愛的回答道。

“做兼職?做什么兼職啊?”武媚愣了一下問道。

“就是酒店服務員前臺什么的……”

“哎呀,我的傻妹妹你長的這么好看做那個干什么啊?”武媚這個人說話一直比較直,所以立馬就有些不樂意的喊道。

“我也找不到別的工作……”惜惜低著頭回了一句。

“這叫什么話啊?就惜惜你這個模樣干什么不都得搶著要你啊!”這個時候一旁的二美搶著說到。

“對啊,惜惜,你別干了,你跟著我在酒吧干吧!”武媚想了想說到。

“跟你在酒吧干?”惜惜愣了一下,表情有些呆萌。

“對啊,我們幾個都在酒吧呢,你要是能過來那就太好了,以后咱們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我看看誰還敢欺負我們家惜惜,對不對葉子?”說話時,武媚那聲葉子拉的特別長。

我聽見武媚叫我以后,愣了一下,然后抬頭看見武媚那雙瞪的大大的眼睛,連忙跟著說了一聲:“對!”

“葉總也在這個酒吧嗎?”惜惜聽完我的話以后,抬起頭看著我問道。

“那個酒吧就是他的!”我還沒說話,一旁的劉瑞賤了吧唧的搶著說到。

“哦哦……”惜惜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怎么樣啊惜惜,你過來不啊?”武媚看見惜惜不說話了,有些著急的問道。

“我……我什么都不會。”惜惜低著頭小聲的回答了一句。

“不會沒關系,現學都來得及……你就說你想不想過來吧?”武媚有些不耐煩的說到。

聽出武媚不樂意以后,惜惜連忙抬起頭看著我,似乎想看看我的想法。

“不是你看他干啥啊?你就說你想不想來吧!”武媚一下子就發現了惜惜在看我,連忙扭過惜惜的腦袋,氣哄哄的問道。

惜惜沉默了一下,隨后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

“這不就行了嗎?惜惜你明天直接過來就行了,到時候我安排你……”看見惜惜答應了以后,武媚非常開心的笑著說道。

“好!”惜惜也笑著點了點頭。

“其他人沒什么意見吧?”武媚故意看著我問道。

“沒有!”攪屎棍劉瑞第一個表示贊同,其他人也都笑著說沒有。

“葉大老板,你咋不吱聲啊?”武媚看見我沒說話,笑著問道。

“艸,你自己都定好了的事,問我有啥用啊?我說不贊同你不得打我啊?”我吐出一塊雞骨頭,異常無語的說到。

“哈哈哈。”

屋里面的人聽到我的話以后,都大笑了起來,惜惜也捂著小嘴笑了起來。

……

我們幾個人的飯局大約進行了能有兩個多小時,除了惜惜以外剩下的人都喝的迷迷糊糊得了,后來段輝喝的干脆就他媽沒有人樣了,后來直接把自己的上衣脫了,非得給我們**拉丁舞。

幸好被二美一頓大嘴巴子給制止住了,要不然到時候不一定啥畫面呢!

由于大家都喝的比較多,像楊松那樣的基本上就不醒人事了,所以他們就沒有開車回去,直接打車回家。

而我則做起了護花使者,準備先把惜惜送回學生宿舍,然后再回家睡覺。

“惜惜,這個時間了你們寢室還能開門嗎?”出租車上,我看了看時間疑惑的問道。

我這話一問完就他媽后悔了,因為出租車的司機看我的眼神又他媽變了。

“我們宿舍24小時開門……”惜惜小聲的回答道。

“哦哦,那就行……”我微微點頭,隨后開始看著外面的風景。

車開的很快,大約十來分鐘我跟惜惜就到了他們學校的門口。

“葉總,我到了……”

惜惜站在宿舍樓下,修長的雙腿交叉,小手背到身后,在燈光的照射下顯得異常美麗,異常漂亮,我承認有那么一瞬間我被驚艷到了。

“那你上去吧……”我抬頭看了看寢室樓,伸手點了根煙,隨意的說到。

“……”惜惜沉默了一下,然后靜靜的走到了我的身邊。

“怎么還不上去啊?”我抽了口煙指著寢室樓問道。

“今天謝謝你了葉總!”

惜惜的臉離我很近,近的我都能感覺到她的呼吸聲,我看著惜惜那張宛如天使的面孔,我覺得只要是個男人應該都會有感覺吧,何況是我這樣的處男。

我看著惜惜,惜惜同樣平靜的看著我,但是她這次沒有害羞,臉也沒有紅,就是非常平靜的看著我,那種認真的眼神讓我一陣麻痹,身體無法動彈。

兩三分鐘,或許只是兩三秒鐘,我們四目相對。

說的文藝一些,時間仿佛在我和她之間靜止了。

記不清是惜惜先閉上的眼睛,還是我先去撫她的肩,我倆很自然的把臉貼近,吻了起來。

然而就在我剛剛觸碰到惜惜那濕潤的嘴唇的時候,我的身體仿佛就像觸電了一般,腦海中閃出無數張蘇穌的畫面,一股罪惡感油然而生,我連忙推開了惜惜的身體。

我慌張的說了一聲對不起以后,神態有些倉促的離開了寢室樓。

燈光下,惜惜平靜的看著我的背影,抿了抿嘴然后一個人靜靜的走上了樓。

離開了惜惜的學校以后,我打了一輛出租車直接回到了我們的公寓。

這一夜,對我來說也許會是一個無眠夜。

但是到家以后我才發現我他媽想的太多了,電視里演的都他媽是假的,我到家洗完漱,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睡得還他媽特別香。

……

第二天,上午十點,我被電話聲吵醒,我發現自從我們幾個來到H市以后,我每天根本就不需要定鬧鐘,因為只要到時候就會有人給你打電話,我基本上每天早上都是被電話聲吵醒。

有的時候我早上醒了以后,就知道今天有很多事去做,但是就是他媽想不起來該做什么。

我迷迷糊糊的找到手機,看了一眼電話號,是魏義文打過來的。

“咋地啦魏哥?”我迷迷糊糊的問道。

“葉子,你干啥呢啊?”

“我睡覺呢唄,我能干啥……”我無語的回答道。

“艸,都JB幾點了還睡覺,你現在來游戲廳一趟我有點事跟你說……”魏義文有些無語的說到。

“行!”我揉了揉腦袋,然后掛斷了電話,晃晃悠悠的走到了衛生間。

……

半個多小時以后我開車來到了星期八游戲廳,由于今天是星期一,學生們都上課,所以游戲廳里面的人還不是很多。

我晃晃悠悠的走進了游戲廳,看見張風雨還有大個青山他們三個人都在呢。

“傻逼,你他媽會不會玩啊?”張風雨一邊拍著青山的腦袋一邊罵道。

“我他媽怎么就不會玩了啊?”青山有些委屈的回頭問道。

“連他媽書都不會出,會玩你媽B!”張風雨無語的罵道。

我走過去一看,發現張風雨他們三個正聯機玩著三國戰紀。

“來了啊?”這個時候張風雨回頭看見了我,笑著問道。

“啊,魏哥找我有點事,玩著呢啊?”我笑著回答道。

“啊,沒事瞎玩,魏哥在二樓呢,你上去吧……”張風雨隨意的回了我一句,然后接著把目光放在了游戲機的屏幕上,我笑了笑然后邁步走上了二樓。

……

“來了啊?”魏義文看見我走進屋子以后,連忙站起來走到了我的身邊。

“啊,來了!”我點了點頭,然后環視了一下這間辦公室,裝修一般,但是有一樣東西吸引了我的目光。

是一塊非常普通的白板,但是這塊白板上面寫著密密麻麻的人物關系!

我上前仔細一看,上面寫的竟然全是跟趙三有關系的人,包括趙家村的人還有MD的人!

我異常震驚的看著這塊白板,久久無語。

因為這塊白板上面寫的人物,很多竟然都是我不知道的,我萬萬沒想到魏義文他們的資料竟然準備的如此詳細,如此精密。

怪不得龍哥那么有信心告訴我他們幾個能解決掉趙三,開始我還不相信,但是現在我信了。

“看明白了嗎?”魏義文給我倒了杯茶,笑呵呵的問道。

“明白點……”我接過茶,實話實說。

“哈哈,你不明白我就給你講一講……”說完魏義文喝了一口茶水然后指著白板說到:“趙三的勢力一共分成三個部分,第一部分就是MD那邊,那邊主要就是負責生產罌粟以及運輸,第二部就是趙家村這邊,主要功能就是工廠生產*,第三部分就是分布在全國各地的銷售點……”

魏義文三言兩語就把趙三的主要經濟鏈分析了出來,聽著可能挺簡單,但是細一想,把生產加工銷售集成一體的毒梟,全國不一定能有幾個,而趙三就是其中的一個,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這就是趙三的主要經濟來源,趙三靠著毒品掙的錢來發展其他方面的經濟,比如投資,房產,藥品等等,簡單的說趙三的經濟帝國主要的能量支撐就是毒品這條經濟鏈,俗話說得好,打蛇打七寸,趙三的七寸就是他這條經濟鏈!”

魏義文看我不說話又接著說到。

聽完魏義文的話,我微微的點了點頭,然后接著說到:“只要摧毀這條經濟鏈,趙三就會陷入癱瘓對不對?”

“可以這么說,也不能這么說,咱們跟趙三整的目的不是為了摧毀這條經濟鏈,而是把這條經濟鏈占為己有!”魏義文敲著白板情緒有些激動,然后又接著說到:“剛才我也跟你說了趙三的經濟鏈主要分成三個部分,銷售部分咱們不用管,即使從那邊下手,對于趙三來說也是不痛不癢的,別的玩意賣不出去,毒品這東西肯定啥時候都是供不應求的,而且銷售點遍布全國,咱們想徹底清楚也根本不可能!”

“恩恩,我同意!”我輕輕點頭。

“那你在看這個部門,趙家村!趙家村占據天時地利人和,無論是從人數還是經濟方面,咱們跟趙三都不是一個等級,你要是想從趙家村下手,不是不可能,但是機會不大!”魏義文接著說到。

“恩!”我點了根煙,靜靜的聽著魏義文的分析。

“那么咱們唯一的機會就是JS角那邊,你可能咋一聽跨國企業,有些難辦,但是我告訴你JS角那邊才是趙三真正的弱點,因為那邊魚龍混扎,趙三的影響力也不夠,而且從那邊下手,成本最小,還能夠對他造成真正的一擊致命,那邊出了事,原材料斷了,那么趙三的整個經濟鏈也就斷了!”說話時,魏義文直接在白板上面畫了一個大大叉。

“那魏哥你現在有什么思路了嗎?”我簡單的分析了一下魏義文的話,摸了摸下巴問道。

“思路肯定有,沒思路我說這些東西跟放屁有啥區別……”魏義文喝了口茶笑著說道。

“什么思路?”我問道。

“JS角那邊最大的特點是什么?”魏義文看著我反問到。

“亂!”我想了想回答道。

“沒錯,那邊屬于三國交界,無論什么時期它都是國際上最混亂的一個地方,趙三在那邊的影響力小,而且同行之間的競爭也比較大,所以趙三的敵人也不少……”

“你想聯系趙三的敵人?”我瞬間明白了魏義文的意思。

“對,敵人的敵人就是咱們的朋友!”魏義文點了點頭。

“那魏哥你想沒想過除狼得虎這件事?”我想了一下以后低聲問道。

“這個問題我想過,但是我覺得JS角的人他們一般都不會把注意力放在國內,最壞的結果也就是咱們放棄那一邊,但是咱們還是能夠掌握趙家村的經濟,所以說無論怎么算咱們都是賺的……”

“呵呵,你要是這么說確實是這么回事……”我笑了笑無力反駁。

“葉子現在咱們完全就是背水一戰,你想的越多就會越畏手畏腳,所以還不如干脆一點來個放手一搏,贏了咱們起飛,輸了大不了讓劉勇回來接盤……”魏義文接著說到。

“哈哈,這事你都想好了啊?”我指著魏義文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了。

“前路后路我都幫你看好了,機會就在咱們面前,我不敢保證咱們可能能成功,但是這條路確實是你起飛最快的一條路,你要是想在五年之內跟鐵面面對面磕一下,那么趙三是你最快的捷徑,選不選看你自己……”

“艸,多大點B事啊!不就是整一下嗎,大不了輸了從頭再來,反正我他媽啥玩意也沒有!”我有些不樂意的喊道。

“哈哈,我就喜歡你現在這個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樣子!”魏義文點了根煙拍了拍我的肩膀,似乎十分滿意我現在的狀態。

“那你那邊有什么進展嗎?”

“這幾天我聯系了我原來一個朋友,他在中間幫我搭了一條線……”

“做事挺有效率啊!”我回頭笑著說道。

“那你看,必須的啊!”

“哈哈,什么時候過去?”我笑著問道。

“看人家什么時候有時間唄……”

“那你需要我做什么?”

“錢!”魏義文的回答異常直接。

“多少?”

“一千個!”

“這么多?”我有點驚訝,一千個對我來說真的不是什么小數目。

“保守估計,后面還得繼續跟上呢!”

“艸了,這他媽整一下還真他媽不容易……”我略感心痛的嘀咕了一句。

“咋地有困難啊?”魏義文問道。

“有沒有困難我他媽也得給你整去啊,賣血賣腎就看著一回了反正……”我吧唧吧唧嘴回了一句,然后緩緩的站起身看著魏義文說到:“說半天不就是找我要錢嗎?還有別的事嗎?”

“艸,我發現怎么一提前你這臉變的比他媽誰都快!”魏義文有些無語的說到。

“不是你的錢你不心疼啊……我這還一屁股饑荒呢!”我伸了個懶腰緩緩的走出了屋子。

“你干啥去啊?”魏義文伸個脖子喊道。

“我他媽賣血給籌錢去……”

“……”

……

離開游戲廳以后,我一邊開車一邊撥通了杜現陽的電話。

“杜總,干啥呢啊?”我笑呵呵的問道。

“有事快說……”杜現陽對我的態度依舊冰冷,可能是因為我喊他杜總的關系,杜現陽都總結了只要我一喊他杜總或則杜哥那都不用想肯定是有求于他。

“借錢!”

“沒錢!”杜現陽拒絕的異常的果斷。

“沒跟你鬧,我現在非常需要你的幫助……”

“你他媽一天一天吃錢啊,老借錢!”杜現陽有些無語的罵道。

“我也沒辦法,真的需要錢……”

“要多少啊?”杜現陽看我的態度還算認真,所以也就沒再墨跡。

“一千個……”

“噗嗤!”我這邊話沒說完,杜現陽直接把嘴里面的皮蛋瘦肉噴了一桌子,然后聲音有些顫抖的說到:“大哥,你他媽當我是啥?我家有印鈔機啊?”

“我真的有急用,你跟紀軒一人借我五百個就成……”我冷靜的解釋了一句。

“五百個也不少大哥!”杜現陽擦了擦嘴,激動地喊道。

“你幫我想想辦法行不?我真的著急用……”

“艸,真他媽服了你,回頭我跟我家老爺子商量商量吧,不行你跟他直接走公司的帳……”杜現陽想了想說到。

“謝了啊!”我有些感動的說到。

“滾犢子!”

跟杜現陽通完電話以后,我拿著手機思量了半天最后還是撥通了劉永的電話。

“喂?”劉永很快就接聽了電話。

“大爺你忙啥呢啊?”我笑了笑問道。

“有事快說,沒事少扯犢子……”劉永不耐煩的回了我一句。

“我想找你借點錢……”我尷尬了一下,直接了當的說到。

在线棋牌游戏大厅 股票融资和质押 炒股赚钱 股票涨跌是以什么为标准 手机股票 万科a股票分析论文 000338股票行情 000060股票行情 如何判断股票涨跌趋势 炒股心得 影响股票涨跌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