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3章:上菜吧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我跟劉瑞說完話以后,背著手奔著酒樓的前臺走去。

“不是,我手里錢不夠咋整啊?”劉瑞看見我要求點菜,連忙沖著我喊道。

“你愛咋整咋整,不行你就在這個酒樓里面給人家干一個月的活,飯錢不就出來了嗎?”我無語的回了一句隨即走到了柜臺的前面。

原本坐在辦公室里面的經理看見我走過來以后,知道我就是跟著孫元亮吃飯的人,所以非常熱情的從辦公室里面走了出來,然后笑呵呵的看著我問道:“葉總,咋了啊?”

“沒事,我這邊又來了幾個朋友,點點菜。”

我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行,您還想吃啥跟我說就行了……”經理點頭答應了我一句。

我看著經理沉默了一下,不知道是因為我太敏感了還是咋地,我老覺得這個經理對我特別的熱情,但是后來想想可能就是因為知道我跟孫元亮關系才會這樣的,所以我也沒多想點頭說道:“你就把之前給我們上的菜全都上一遍就完事了……”

酒樓的經理聽見我的話以后直接愣住了,撇著大嘴沖著我問道:“那個什么葉總,你之前的菜全都要啊?”

“咋地,有啥問題嗎?”我斜著眼睛反問道。

“沒問題,沒問題,但是……”

“但是啥啊?”我看著經理問道。

“我就是怕你們吃不了,畢竟剛才你們這邊已經點了不少了,這要是從新上的話,估計也是十多道菜呢……”經理有些猶豫的看著我說道。

“你這是怕我吃不了,還是不給你錢啊?”我笑呵呵的問道。

“葉總,您說的這是什么話啊,就算不沖您,我沖著孫所長我也不可能擔心你們吃完不給我錢啊,那個張哥還有孫哥都是我們這邊的常客,你要是不嫌浪費的話,我現在馬上就給您安排……”經理笑呵呵的沖著我說道。

“咋地,我聽你這話,他們兩個還把你這當成食堂了咋地?”我笑著問道。

“可不,原來基本上天天都來的……”經理連忙點了點頭。

“真他媽**……”我笑著開了句玩笑,然后拍著經理的肩膀說道:“你就放心的整吧,我讓你怎么上你就怎么上就完事了……”

“那行,我這就給您準備……”經理連忙答應了我一句,隨后拿著對講機喊道:“包間203點菜!”

“快點啊!”點完菜之后我有點不放心的沖著經理囑咐了一句。

“好的,我這邊馬上就讓人給您整……”經理呲著牙回了我一句。

我看了經理一眼,隨即奔著手奔著衛生間的方向走去,因為我知道劉瑞現在肯定是在衛生間里面研究怎么才能把這兩頓飯的錢從紀軒的手里面摳出來。

果然我走到衛生間的時候劉瑞正一個人蹲在隔斷里面抽著煙,滿臉的無奈。

“你他媽蹲在這干啥啊?”我一邊尿尿一邊看著劉瑞說道。

劉瑞斜著眼睛看了我一眼,隨即有些無奈的說道:“我這不是那個什么呢嗎?研究我怎么才能把這個錢從別人的身上找回來……”

“研究出來了嗎?”我伸手也點了一根煙。

“暫時還沒有。”劉瑞略顯惆悵的回了一句。

“那你還在這研究啥呢啊,出來這么長時間了,回去吧……”

劉瑞抬頭看了我一眼,隨即低聲說道:“你說我在咱們后宮整個補習班咋樣?”

“你他媽好像傻逼,你會啥啊,你就整個補習班!”

“我主要是針對紀軒這種容易上當受騙的人群整一個補習班,我覺這個思路不錯……”

“那你給他們補習了,以后誰他媽傻逼呵呵的讓你騙人啊?”我看著劉瑞問道。

“我準備金盆洗手了……”劉瑞目光異常深邃的看了我一眼。

“為啥啊?”我看著劉瑞有些不解,不知道他這個腦子里面裝的都是什么玩意。

“因為我現在發現了一個問題……”劉瑞看著我說道。

“啥問題啊,整的這么神秘。”我笑呵呵的問道。

“我是不是無論從別人手里面整來多少錢,最后都會被你給忽悠走?”劉瑞斜著小眼睛看著我問道。

“呵呵,你說你這人說話,啥玩意就我給你忽悠走啊,還是你自己把事干的不明白,你說你要是干明白了,我還能忽悠走你的錢嗎?”我撇著嘴回了劉瑞一句。

“草,我現在真他媽后悔,我覺得,我要是不跟你在一起,我他媽現在早就是百萬富翁了我跟你說!”劉瑞情緒非常激動的喊了一聲,隨后扔下自己手上的煙頭然后奔著包間的方向走去。

“不是,你說這話是啥意思啊我他媽還耽誤你成為百萬富翁了是不是?”我跟在劉瑞的身后笑呵呵的問道。

“你能不能別跟著我?”劉瑞回頭指著我問道。

“不是,我發現你他媽這一天咋還跟個神經病似的,你他媽能不能正常一點……”我搓了搓自己的臉蛋子有些無語的問道。

“我說了,你最好別老跟著我……”劉瑞轉身瞪著眼珠子沖著我喊道。

“誰他媽跟你了,我也回去,你也回去,我沒事跟你干什么玩意啊!”我瞪著眼珠子沖著劉瑞罵道。

“草,我現在離你遠遠的,我他媽現在感覺你就是我的克星我跟你說!”劉瑞煩躁的罵了我一句,隨即扯著大步就開始奔著包間的方向跑。

“我他媽咋還遇上你這樣的傻逼!”我站在劉瑞的身后小聲的嘀咕了一句,隨后也跟上了劉瑞的步伐。

……

另一邊,我在前臺點完菜以后,經理看著自己手中的對講機,沉默了一會,隨后拿出煙盒給自己點了一根煙。

“經理這幫人到底是干啥的啊?怎么跟瘋了一樣,吃完一頓之后咋又吃一頓啊?”前臺里面的服務員看著電腦上面的賬單有些疑惑的看著那個抽煙的經理問道。

“不知道,反正都是孫所長給帶來的,誰知道這幫人是啥意思啊!”經理同樣無奈的回了一句,沉默了一下,隨即接著說道:“這幫人一共消費了多少錢了?”

“差不多能有七千多了!”服務員低頭看了一眼賬單。

“這么多啊?”經理瞪著眼珠子喊道。

“可不嘛,他們這還沒吃完呢,要是吃完了估計得七八千呢,他們喝的全是茅臺……”小姑娘微微點頭。

“草,這他媽咋還把茅臺當成白水喝了還是咋地?”經理無語的罵了一句。

“可不咋地,你說孫元亮這幫人來咱們這邊吃飯從來都是不給錢的,這次我估計肯定也不能給了……”服務員有些無奈的說道。

經理聽見這話抬頭看了服務員一眼,隨即撇著嘴說道:“草,每次也就是幾百塊錢,今天這他媽直接整出好幾千!”

“那你說咋辦啊?”

“等會看看情況吧,算賬的時候給他們算成半折,能給就給不給就算了,這玩意也沒法找人家要,畢竟他是所長!”經理無語的回了一句,隨后拿著對講機奔著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服務員看著電腦上面的賬單,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人家經理都沒說啥,自己肯定也不能說啥了。

……

另一邊,我跟劉瑞剛剛走進包間,孫元亮便沖著我我們兩個喊道:“你們倆干啥去了啊,這么長時間才回來……”

“剛才給李哥還有劉哥點了幾個菜,然后我倆順便上廁所抽了口煙!”我笑呵呵的回了孫元亮一句,然后看見孫元亮明顯精神不少,笑著問道:“咋地,醒酒了啊?”

“草,我現在還能再跟你們整一圈你信不?”孫元亮撇著大嘴沖著我喊道。

“信,這玩意我有啥不信的,孫哥你這個酒量我現在是服了……”我連忙配合著孫元亮吹牛逼。

“呵呵……”孫元亮看著我笑了笑沒說話。

另一邊,劉瑞坐下以后,韓超滿臉神秘的看了劉瑞一眼,然后笑呵呵的問道:“這頓飯不是你請嗎?我覺得咱們這頓飯得錢了……”

“你他媽能不能別哪壺不開提哪壺!”劉瑞無比煩躁的喊了一聲,隨即扭頭看了一眼地上都快堆成山的酒瓶子,臉色非常的難看。

“你不是要研究上我們后宮上班的事嗎?這回人回來了,你可以問問了……”

南北笑呵呵的沖著那個非主流子李德利說道。

“草,你不說我還忘了……”李德利聽見這話以后直接仍下手上的螃蟹然后看了我一眼,高聲問道:“那個什么,葉總你這邊還招人不啊,我不想在鐵塔這邊待著了,我想去你們后宮上班咋樣?”

我聽見這話愣了一下,撇著嘴說道:“你說你放著好好地富二代不當,你上我們后宮干啥啊?”

“草,葉總你可是不知道啊,我他媽算啥富二代啊,我這邊我這么跟你說吧,我爸一個月就給我兩千塊錢,你見過兩千塊錢生活費的富二代嗎?我他媽染個頭發都二百多,我跟你說!”李德利聽見我的話以后,一臉苦大仇深的沖著我喊道。

“這兩千塊錢確實有點少了啊!”我摸了摸鼻子滿臉尷尬的回了李德利一句。

“可不是咋地,簡直太他媽少了,我說!”

鐵塔酒樓內。

劉瑞滿臉無奈的看著李德利,此時他發現自己根本就沒辦法跟李德利溝通,剛開始劉瑞還是以為李德利是在這跟他裝傻比,但是現在劉瑞看明白了,李德利完全就不是裝傻,而且這個人是他媽真的傻逼,就是那種可能一生下來,腦子明顯就他媽不如別人的那種。

“誰他媽告訴你排解壓力就得上床了啊?”因為知道李羅鍋在這邊,所以劉瑞沒有喊的太大聲,但是語氣也是非常的憤怒。

“那還有啥辦法排解壓力啊……”李德利萌萌噠的看著劉瑞問道。

“草,我現在真是服了你這個腦子了,就沖你這個腦子,我這么跟你說吧,你要是不走后門,你他媽不可能進我們后宮我跟你說……”劉瑞扯著大嘴沖著李德利喊道。

“為啥啊,咋了啊,這咋還說說的就急眼了呢?”李德利滿臉無奈的看著劉瑞問道。

“草,我現在是真他媽服了,我現在是看明白了,你爸一個月給你兩千塊錢是有原因的,你知道不?”劉瑞瞪著眼珠子沖著李德利喊道。

“不是,哥,你說你說說的就急眼,然后現在還埋汰我,你說你想干啥啊,你有啥話直接跟我說不行嗎,我現在真是不想跟你說話了,我覺得咱們兩個之間可能存在這代溝,雖然我現在是不怎么了解你們后宮的工作性質,但是現在的問題是,我現在不也虛心的請教你呢嗎?對不對?我這不也請教呢嗎?”

“你請教個JB,現在都感覺你是上天派來的逗比……”劉瑞咬著牙罵了一句,隨即轉身看著李德利問道:“我他媽問你誰告訴你的,排解壓力就非得上床啊,你他媽腦子里面想的都是啥啊,你告訴我,來來你告訴我!”

“主要是我現在也不到別的排解壓力的方式啊……”李德利撓了撓腦袋笑著解釋了一句。

“那他媽按著你這個說法,只要上床才能排解壓力,那他媽這一天不用干別的了,就看人家上床了……”劉瑞無奈的撇了撇嘴,隨后接著說道:“你這腦子能不能干凈一點啊!”

“大哥,你到底是干啥的,你直接跟我說了不就完事了嗎?你說你現在這么跟我聊下去,我真的是想不明白,你到底是干啥的……”李德利現在也發現了,劉瑞說話實在是太磨嘰了。

劉瑞無奈的看了李德利一眼,隨即小聲嘀咕道:“這他媽還讓一個傻逼嫌棄我墨跡了……”

“哥,你說啥呢啊?”李德利滿臉懵逼的看著劉瑞問道。

“沒啥……”

劉瑞沒好氣的回了一句,隨后拿出了煙盒然后伸手點了一根煙,狠狠的吸了一口。

“給我一根唄?”李德利看見劉瑞拿出來的中華煙以后,笑呵呵的問道。

“不是,你他媽一個富二代,你連煙都得蹭別人的啊?”劉瑞一邊把煙盒扔給李德利一邊扯著嗓子喊道。

“我不跟你說了嗎,我一個月就兩千塊錢,我平時抽煙都是兩塊五的紅梅,跟你這煙差不多……”李德利呲牙回了一句,隨即表情深邃的說道:“其實我現在都麻木了,什么煙對我來說已經沒有感覺了……”

“哎呀我草,我他媽頭回看見你這樣的富二代,想的真他媽開放……”劉瑞無奈的罵了一句,其實平時要是讓劉瑞看見富二代,劉瑞的狀態基本上就跟看見了親爹是一樣的,因為最起碼劉瑞這樣的能從富二代身上掙點錢出來所以你能發現劉瑞身邊的朋友除了我們幾個以外,不是大老板就是富二代,不是劉瑞有這個命,而是劉瑞本身人家就是奔著這樣的人身上撲,你要是普通人最好滾遠遠的,基本上很難走進我瑞哥的圈子,但是劉瑞看見李德利以后瞬間放棄了這個想法,因為劉瑞覺得李德利活的實在是太他媽不容易了,這他媽基本上就是一個什么狀態,就是你看見李德利,你都想給他扔個十塊八塊的狀態,因為說話嘮嗑啥的,實在是太他媽不容易了。

李德利裹了裹自己嘴上的煙頭,隨后表情有些驚訝的看著劉瑞問道:“哥,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你有啥快說……”劉瑞撇著嘴喊道。

“就是那個什么,你說你們這個后宮是不是經常抽這種煙啊?”李德利滿臉好奇的問道。

“嗯,差不多都是這個煙,因為平時見到客戶啥的,你得給煙不是……”劉瑞耐心的解釋了一句。

“那你是不是有挺多的這個煙?”李德利接著問道。

“……”劉瑞聽見這話,笑了笑,無奈的問道:“你他媽說話還挺有套路啊!”

“啥套路啊?”李德利笑著問道。

“你他媽是不是想把我煙拿走?”劉瑞瞪著眼珠子喊道。

李德利愣了一下,隨即撇著嘴問道:“不是,哥你咋知道的啊?我還沒說話呢啊!”

“草,我現在是真他媽服了,我咋認識你這樣的傻逼了!”劉瑞無奈的罵了一句,隨后接著說道:“我這么跟你說吧,就你這些套路都是我他媽玩剩下的,你說我咋知道的!”

“呵呵,獻丑了!”李德利咧嘴笑了笑,隨即不留痕跡的收齊了桌子上面的那盒中華煙。

劉瑞看見這一幕一會無奈的笑了笑,低聲說道:“你他這個不要臉的勁我發現一般人可真比不了……”

“主要是你這邊不是也不用嗎,我平時也抽不到這種煙,我平時都是抽紅梅的,所以你給我一盒能咋地,再說了,這也不是一盒啊,這是半盒……”李德利笑呵呵的沖著劉瑞解釋了一句。

劉瑞聽見這話愣了一下,隨即撇著大嘴問道:“你他媽不說你平時都麻木了嗎?”

“麻木了,那是麻木的但是現在我這邊我也還是有一顆上進的心呢嗎?”李德利呲著牙說道。

“哎呀,我草,我現在是真他媽服了,我就想問你一句,你他媽到底是不是富二代啊,你是不是你把撿來的,還是你他媽從小是撿破爛的長的的……!”劉瑞扯著嗓子喊道。

“不是,哥你看你,說說的咋還急眼了呢!”李德利呲著牙回了一句,隨即接著問道:“反正無論你承認不承認,我就是富二代,你說你有啥辦法,我家那么大個廠子在哪呢,馬上就要拆遷了,我就是富二代加上拆二代,你別看我現在確實不咋地,但是等著我爸死了,那些東西都是我的,所以說啊,現在你對我愛理不理,明天我讓你高攀不起。”

“我他媽都在那學的這些順口溜啊!”劉瑞無奈的罵了一句,隨后接著說道:“你他媽愛是什么代什么代,跟我沒關系你知道不?”

劉瑞嘴上雖然是這么說但是李德利的話還是提醒了劉瑞,畢竟我們接觸李德利就是為了他家的那個廠子,如果李德利跟著我們干,那么到時候這件事就能簡單不少,所以劉瑞臉上的表情明顯輕松不少。

“也是,你現在要是對我好點,以后等著我爸死了,沒準備我還能救濟救濟……”

“我他媽用你救濟什么,你現在就是等著你爹死了,你就完事了唄?”劉瑞扭頭沖著韓超問道。

“呵呵,你要是這么理解的話,我也不反對……”李德利呲著牙說道。

“哎呀**,我他媽頭回看見你這樣的玩意……”劉瑞無奈的罵了一句。

“不是哥,你到現在你還沒跟我說你準備怎么幫著小姐排除壓力呢啊!我現在就是沒研究明白,你這個心理輔導師到底是干啥的啊!”牛磊看著劉瑞滿臉不解的問道。

“不是,我他媽跟你說了這么長時間你還沒研究明白是不是?”劉瑞撇著大嘴滿臉無奈的沖著李德利喊道。

“沒有……”李德利沖著劉瑞搖了搖頭。

“哎呀我草,你這腦子我真他媽服了……”劉瑞撇著大嘴喊了一聲,隨后搓了搓自己的臉蛋子,然后非常耐心的看著李德利問道:“我剛才跟你說道哪里了?”

“你剛才跟我說到了那個什么,就是小姐不容易,小姐干活累,心理壓力還比較大……”李德利呲著牙說道。

“呵呵……”劉瑞無奈的笑了笑,隨后低聲說道:“我這個心理輔導師,其實我們工作的內容非常的簡單,就是沒事跟這幫小姐聊天你明白了嗎?”

“就聊天啊!”李德利瞪著眼珠子喊道。

“對,基本上就是聊天的狀態,除了聊天我也沒不干別的,你現在明白了嗎?”劉瑞斜著眼睛看著李德利問道。

“不上床啊!”李德利接著喊道。

“不是,我現在就是想不明白這他媽都是誰告訴你的啊!誰他媽告訴你的,人家排解壓力就非得上床啊!這他媽人家小姐天天跟別人上床,然后我跟著小姐上床,那他媽我成什么玩意你告訴我!”劉瑞瞪著眼珠子沖著李德利喊道。

“呵呵,主要是我現在不是沒研究明白你們這個工作性質嗎?”李德利呲著牙回了一句。

劉瑞斜著眼睛看著李德利不想說話了。

在线棋牌游戏大厅 新三板股票行情 股票配资送免费体验金 武昌鱼股票 万科股票行情 炒股模拟软件 股票推荐排名2019 股票涨跌百分比怎么看 股票配资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 江西水泥股票行情 配资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