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6章:非主流李德利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劉瑞聽完我的話以后沉默了片刻,隨即微微點頭說道:“你說的確實是這么回事,要是換成我我也不會跟小五那幫人合作,畢竟那幫人現在太危險,但是他們背后的人可是范軍,那可是市長!”

“你他媽好像傻逼,就因為市長才危險!小五他們身后的關系網越大,孫元亮越害怕,因為到時候即便小五真的什么都不給他,他都沒地方說理,因為小五有范軍撐腰!”

劉瑞聽見我的話以后無奈的笑了笑,低聲說道:“咋地,你這意思小五他們還有可能讓范軍玩了唄?”

“有這種可能,我能想到的,劉能肯定也能想到,必要的時候我覺得可以挑撥一下這兩撥人的關系!”我笑著回了一句。

“你可真他媽壞!”劉瑞抬頭看著我滿臉無語的罵道。

“這玩意比的不就是誰壞嗎?我他媽要是善良,誰他媽扯我!”我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我跟劉瑞說完話以后,背著手奔著酒樓的前臺走去。

“不是,我手里錢不夠咋整啊?”劉瑞看見我要求點菜,連忙沖著我喊道。

“你愛咋整咋整,不行你就在這個酒樓里面給人家干一個月的活,飯錢不就出來了嗎?”我無語的回了一句隨即走到了柜臺的前面。

原本坐在辦公室里面的經理看見我走過來以后,知道我就是跟著孫元亮吃飯的人,所以非常熱情的從辦公室里面走了出來,然后笑呵呵的看著我問道:“葉總,咋了啊?”

“沒事,我這邊又來了幾個朋友,點點菜。”

我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行,您還想吃啥跟我說就行了……”經理點頭答應了我一句。

我看著經理沉默了一下,不知道是因為我太敏感了還是咋地,我老覺得這個經理對我特別的熱情,但是后來想想可能就是因為知道我跟孫元亮關系才會這樣的,所以我也沒多想點頭說道:“你就把之前給我們上的菜全都上一遍就完事了……”

酒樓的經理聽見我的話以后直接愣住了,撇著大嘴沖著我問道:“那個什么葉總,你之前的菜全都要啊?”

“咋地,有啥問題嗎?”我斜著眼睛反問道。

“沒問題,沒問題,但是……”

“但是啥啊?”我看著經理問道。

“我就是怕你們吃不了,畢竟剛才你們這邊已經點了不少了,這要是從新上的話,估計也是十多道菜呢……”經理有些猶豫的看著我說道。

“你這是怕我吃不了,還是不給你錢啊?”我笑呵呵的問道。

“葉總,您說的這是什么話啊,就算不沖您,我沖著孫所長我也不可能擔心你們吃完不給我錢啊,那個張哥還有孫哥都是我們這邊的常客,你要是不嫌浪費的話,我現在馬上就給您安排……”經理笑呵呵的沖著我說道。

“咋地,我聽你這話,他們兩個還把你這當成食堂了咋地?”我笑著問道。

“可不,原來基本上天天都來的……”經理連忙點了點頭。

“真他媽**……”我笑著開了句玩笑,然后拍著經理的肩膀說道:“你就放心的整吧,我讓你怎么上你就怎么上就完事了……”

“那行,我這就給您準備……”經理連忙答應了我一句,隨后拿著對講機喊道:“包間203點菜!”

“快點啊!”點完菜之后我有點不放心的沖著經理囑咐了一句。

“好的,我這邊馬上就讓人給您整……”經理呲著牙回了我一句。

我看了經理一眼,隨即奔著手奔著衛生間的方向走去,因為我知道劉瑞現在肯定是在衛生間里面研究怎么才能把這兩頓飯的錢從紀軒的手里面摳出來。

果然我走到衛生間的時候劉瑞正一個人蹲在隔斷里面抽著煙,滿臉的無奈。

“你他媽蹲在這干啥啊?”我一邊尿尿一邊看著劉瑞說道。

劉瑞斜著眼睛看了我一眼,隨即有些無奈的說道:“我這不是那個什么呢嗎?研究我怎么才能把這個錢從別人的身上找回來……”

“研究出來了嗎?”我伸手也點了一根煙。

“暫時還沒有。”劉瑞略顯惆悵的回了一句。

“那你還在這研究啥呢啊,出來這么長時間了,回去吧……”

劉瑞抬頭看了我一眼,隨即低聲說道:“你說我在咱們后宮整個補習班咋樣?”

“你他媽好像傻逼,你會啥啊,你就整個補習班!”

“我主要是針對紀軒這種容易上當受騙的人群整一個補習班,我覺這個思路不錯……”

“那你給他們補習了,以后誰他媽傻逼呵呵的讓你騙人啊?”我看著劉瑞問道。

“我準備金盆洗手了……”劉瑞目光異常深邃的看了我一眼。

“為啥啊?”我看著劉瑞有些不解,不知道他這個腦子里面裝的都是什么玩意。

“因為我現在發現了一個問題……”劉瑞看著我說道。

“啥問題啊,整的這么神秘。”我笑呵呵的問道。

“我是不是無論從別人手里面整來多少錢,最后都會被你給忽悠走?”劉瑞斜著小眼睛看著我問道。

“呵呵,你說你這人說話,啥玩意就我給你忽悠走啊,還是你自己把事干的不明白,你說你要是干明白了,我還能忽悠走你的錢嗎?”我撇著嘴回了劉瑞一句。

“草,我現在真他媽后悔,我覺得,我要是不跟你在一起,我他媽現在早就是百萬富翁了我跟你說!”劉瑞情緒非常激動的喊了一聲,隨后扔下自己手上的煙頭然后奔著包間的方向走去。

“不是,你說這話是啥意思啊我他媽還耽誤你成為百萬富翁了是不是?”我跟在劉瑞的身后笑呵呵的問道。

“你能不能別跟著我?”劉瑞回頭指著我問道。

“不是,我發現你他媽這一天咋還跟個神經病似的,你他媽能不能正常一點……”我搓了搓自己的臉蛋子有些無語的問道。

“我說了,你最好別老跟著我……”劉瑞轉身瞪著眼珠子沖著我喊道。

“誰他媽跟你了,我也回去,你也回去,我沒事跟你干什么玩意啊!”我瞪著眼珠子沖著劉瑞罵道。

“草,我現在離你遠遠的,我他媽現在感覺你就是我的克星我跟你說!”劉瑞煩躁的罵了我一句,隨即扯著大步就開始奔著包間的方向跑。

“我他媽咋還遇上你這樣的傻逼!”我站在劉瑞的身后小聲的嘀咕了一句,隨后也跟上了劉瑞的步伐。

……

另一邊,我在前臺點完菜以后,經理看著自己手中的對講機,沉默了一會,隨后拿出煙盒給自己點了一根煙。

“經理這幫人到底是干啥的啊?怎么跟瘋了一樣,吃完一頓之后咋又吃一頓啊?”前臺里面的服務員看著電腦上面的賬單有些疑惑的看著那個抽煙的經理問道。

“不知道,反正都是孫所長給帶來的,誰知道這幫人是啥意思啊!”經理同樣無奈的回了一句,沉默了一下,隨即接著說道:“這幫人一共消費了多少錢了?”

“差不多能有七千多了!”服務員低頭看了一眼賬單。

“這么多啊?”經理瞪著眼珠子喊道。

“可不嘛,他們這還沒吃完呢,要是吃完了估計得七八千呢,他們喝的全是茅臺……”小姑娘微微點頭。

“草,這他媽咋還把茅臺當成白水喝了還是咋地?”經理無語的罵了一句。

“可不咋地,你說孫元亮這幫人來咱們這邊吃飯從來都是不給錢的,這次我估計肯定也不能給了……”服務員有些無奈的說道。

經理聽見這話抬頭看了服務員一眼,隨即撇著嘴說道:“草,每次也就是幾百塊錢,今天這他媽直接整出好幾千!”

“那你說咋辦啊?”

“等會看看情況吧,算賬的時候給他們算成半折,能給就給不給就算了,這玩意也沒法找人家要,畢竟他是所長!”經理無語的回了一句,隨后拿著對講機奔著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服務員看著電腦上面的賬單,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人家經理都沒說啥,自己肯定也不能說啥了。

……

另一邊,我跟劉瑞剛剛走進包間,孫元亮便沖著我我們兩個喊道:“你們倆干啥去了啊,這么長時間才回來……”

“剛才給李哥還有劉哥點了幾個菜,然后我倆順便上廁所抽了口煙!”我笑呵呵的回了孫元亮一句,然后看見孫元亮明顯精神不少,笑著問道:“咋地,醒酒了啊?”

“草,我現在還能再跟你們整一圈你信不?”孫元亮撇著大嘴沖著我喊道。

“信,這玩意我有啥不信的,孫哥你這個酒量我現在是服了……”我連忙配合著孫元亮吹牛逼。

“呵呵……”孫元亮看著我笑了笑沒說話。

另一邊,劉瑞坐下以后,韓超滿臉神秘的看了劉瑞一眼,然后笑呵呵的問道:“這頓飯不是你請嗎?我覺得咱們這頓飯得錢了……”

“你他媽能不能別哪壺不開提哪壺!”劉瑞無比煩躁的喊了一聲,隨即扭頭看了一眼地上都快堆成山的酒瓶子,臉色非常的難看。

“你不是要研究上我們后宮上班的事嗎?這回人回來了,你可以問問了……”

南北笑呵呵的沖著那個非主流子李德利說道。

在线棋牌游戏大厅 新手学炒股快速入门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结论 今日股票推荐 包钢稀土股票行情 股票涨跌情况 股票指数在哪里看 上证指数现在的点位是多少 短线股票推荐 股票指数期货期权 证券投资股票分析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