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9章:長記性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不是,你他媽在這跟我說啥呢啊,你以為我自己不想回去還是咋地啊?”我滿臉無語的沖著劉瑞喊道。

“你現在這個行為不就是沒有這個打算嗎?你他媽以為我看不出來是不是?”劉瑞對著手機異常亢奮的沖著我喊道。

“草,我他媽現在跟你說不明白話,這他媽怎么整的好像我是故意留在這的似的,我他媽跟你鬧完嗯啊?磨磨唧唧的趕緊把電話給我掛了!”我語氣有些煩躁的沖著手機喊道。

“啥玩意我就把電話掛了啊?葉寒我現在這么跟你說,我現在是準備把你從這個犯罪的深淵給你拽回來,你說你今天要是犯了錯誤,你說你無論是在道德上還是法律上面,你都是沒有理由的,我跟你說按照咱們這邊刑法,基本上就是你要是強奸的話,那可是三年,情節嚴重的五年以上,而且你再想想你的媳婦,蘇酥,人家現在正在家等你呢,你說你好意思在外面扯用不著的嗎?你跟我說!”劉瑞慷慨激昂的開始給我普及上了法律。

“不是,你他媽研究明白怎么回事了嗎?你就跟我說這個沒有用的,什么玩意就他媽三年五年的,現在還在這跟我扯犢子,啥玩意就蘇酥啊,這他媽跟蘇酥有啥關系啊?”我有些崩潰的沖著劉瑞喊道。

“你現在不就是準備那個什么,看人家姑娘長的好看,你不就是準備那個什么嗎!”劉瑞愣了一下,語氣有些遲疑的沖著我喊道。

“滾犢子,你他媽以為我是你呢啊,看見人家姑娘就走不動路啊!”我無語的罵了一句,隨即低聲說道:“剛才我跟南北準備聯系這個姑娘的朋友但是根本就沒有聯系上,所以我就準備讓南北在這塊陪著這個姑娘,但是南北那個傻逼不知道咋回事就他媽跑了,南北跑了,這個姑娘的朋友我們還聯系不上,你說我有啥辦法你告訴我!”

“你說的都是真的啊?”劉瑞聽完我的話以后愣了一下問道。

“廢話,我他媽閑著沒事騙你干啥啊?”我扯著嗓子喊道。

“主要你在我這邊沒有什么誠信可言你知道不?”劉瑞磨磨唧唧的說道。

“滾犢子,我他媽有沒有誠信,我跟你在這研究什么玩意,我他媽現在干啥還得給你打報告還是咋地啊,你現在要是不相信我,你自己過來你過來看著這個姑娘行不行?”我異常無語的罵道。

“那個什么,你不用在這個跟我整這個激將法,你以為我不敢過去啊?”劉瑞咬著牙問道。

“你他媽要是敢來你就來啊,你在這跟我磨磨唧唧的說啥呢啊?”我異常煩躁的問道。

“我現在已經脫衣服準備就寢了,我現在沒有時間搭理你,要不然你以為我是不過去還是咋地啊?”劉瑞撇著大嘴沖著我喊了一句,隨即接著說道:“葉寒,這種話,我已經跟你說了很多次了,對不對,你是那個什么有媳婦的人啊!你可千萬別做出對不去你你媳婦的事知道不?”

“你他媽還有沒有正經事你告訴我?”我咬牙沖著劉瑞問道。

“我就是想囑咐你兩句,主要是我這邊真的是非常的擔心你啊,畢竟這個孤男寡女的,你說說玩意要是整出點火花啥的,你說說這可怎么整啊!”劉瑞語氣有些悲傷的沖著我說道。

“草,你他媽能不能別墨跡了,我掛了啊!”我煩躁的喊道。

“千萬要知道控制,知道不?”劉瑞提醒了我一句。

“滾犢子!”

我咬牙罵了一句,隨即直接掛斷了電話,然后伸手拿出了一根煙,抽了起來。

……

好運來賓館里面。

劉瑞看見我的電話掛了以后,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有些悲傷的看向窗戶外面,眼神之中透露著一絲絲猶豫。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響起了一陣腳步聲,劉瑞連忙推開了門,看見是南北以后,愣了一下。

“你干啥啊大半夜的,嚇不嚇人啊?”南北被劉瑞下了一大跳。

“你進來我跟你說點事……”劉瑞滿臉神秘的沖著南北說道。

南北愣了一下,有些疑惑的問道:“啥事啊?”

“哎呀你進來就完事了,我跟你說點正經事,你這個孩子怎么這么墨跡呢!”劉瑞咬牙切齒的沖著南北喊了一句,隨后還不等南北反應過來,直接把南北給拽進了屋子。

“不是,大哥你到底要干啥啊?你要是有啥事你跟我說行不啊?你說你拽我干啥啊?”南北進屋以后滿臉無奈的沖著劉瑞問道。

“那個什么,葉寒呢?”劉瑞擠著小眼睛沖著南北問道。

“在賓館呢啊!咋了啊?”南北愣了一下回答道。

“我還不知道在賓館呢,我是問你,為啥你自己回來了,人家葉寒為啥沒回來,你沒感覺到這里面有點不對勁嗎?”劉瑞吧唧著嘴巴沖著南北問道。

南北聽見這話,撓了撓腦袋,滿臉無奈的說道:“你說的是啥意思啊?你有啥話,你直說行不行啊?你這么跟我說,我都研究不明白你想表達什么玩意……”

“草,我發現你這個孩子,你這個腦子真是愁人啊,我說的這么明顯,你還聽不明白是不是?”劉瑞滿臉無奈的沖著南北問道。

“不明白……”南北非常誠實的搖了搖頭。

“草,這玩意有啥不明白的啊,我就是想問問你,是葉寒讓你回來的,還是自己非得回來的,怎么這點事,我現在跟你說的這么費勁嗎?”劉瑞咬牙切齒的喊道。

“啊,你要是這么說,我不就明白了嗎?”南北笑呵呵的回了一句,停頓了一下,隨即看著劉瑞問道:“不對啊,你閑著沒事跟我研究這個干啥啊?我干啥在地啊?我回不回來咋地啊?”

“草,我就是問問不行嗎?”劉瑞無奈的搓了搓大臉蛋子。

“不對,你是不是跟葉寒一塊商量好了,給我下套呢是不是這么回事啊,你跟我說是不是這么回事?”南北瞪著大眼珠子沖著劉瑞問道。

“草,誰他媽閑著沒事給你下套干啥啊?你他媽以為我倆閑著沒事是不是?誰閑的啊?”劉瑞滿臉崩潰的罵了一句,隨即低聲問道:“你他媽動動腦子,想想行不?誰他媽閑著沒事跟你扯這個犢子干啥啊?”

“不是,我怎么覺得你跟劉瑞今天都有些怪異呢?”南北非常謹慎的看了劉瑞一眼。

“滾犢子,我他媽現在不想跟你說話,我就問你,是你自己想回來的,還是葉寒讓你回來的……”劉瑞直接問重點。

“不行,我不能回答你這個問題……”南北站起身就準備往屋子外面走去。

“你回來,我他媽還沒問完呢,你咋就走了啊?”劉瑞伸手拽了南北一把,瞪著羊眼珠子喊道。

“我都跟你說了,我現在不能回答你的問題,你說你這個人怎么這么執著呢?”南北回頭看了劉瑞一眼,異常無語的問道。

“你少跟我在這車用不著的,我就是問你今天到底是咋回事,你今天要是不跟我說說明白,你他媽那也別想去,你就在這跟我帶著就完事了……”劉瑞拽著南北的胳膊非常堅決的喊道。

“呵呵……我現在真是佩服你這個毅力……”南北無奈的笑了笑,隨即看著劉瑞問道:“我也不跟你墨跡了,你就說吧,你跟葉寒你們兩個想在我這研究走點啥,你就直接說就完事了……”

“不是,你他媽有啥可以讓人研究的啊?”李銳瞪著眼珠子喊道。

南北聽見這話以后愣了一下,隨即笑著說道:“你要是這么說的話,我確實沒有啥,這次出門我連錢我都沒帶!”

“草,這話也就你他媽還意思說出口……”劉瑞無奈的罵了一句,隨即問道:“行了,我不是跟葉寒一伙的,你現在就麻溜告訴我,你跟葉寒之間到底咋回事就完事哦了,別在這跟我扯用不著的行不?”

劉瑞滿臉無奈的沖著南北問道。

南北聽見這句話以后,愣了一下,隨即撇著大嘴說道:“其實我倆什么都沒有,我們兩個人就是跟著那幫人,然后來到了一個賓館里面,我后來就是我們把那個女的救了,然后再把那三個人放了,基本上的情況就是這么個情況,反正你愛心不愛信,我能說的也就這么多了!”

“我他媽沒問你這個!”

“那你問啥啊呢?”南北愣了一下問道。

“我他媽想問你,那個什么,你為啥回來了,但是葉寒卻沒回來,是他讓你自己回來的,還是你自己想回來的……”

南北聽見這話以后愣了一下,隨即笑著說道:“草,你要不說,我跟你說啊,葉寒想讓我留下來,但是吧,我沒同意,我覺得這里面肯定是不對勁的,所以我態度非常的堅決,不可能留下來,最后我就跑出來了,我跟你說懸了,好險我就沒讓葉寒給忽悠了,你說我至于那么傻嗎?我能留下嗎?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我讓你們忽悠了這么長時間,我這點記性還能沒有嘛?”

在线棋牌游戏大厅 股票融资买入是好是坏 同花顺模拟炒股软件 2007年上证指数 炒股软件如何查看日线,月线,年线等 中国中铁股票行情 2010股票分析师排名 鑫科材料股票行情 股票推荐买入 上证指数历史走势 2012上证指数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