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七章:對話紀軒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好運來衛生間里面,我一邊洗臉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跟著劉瑞聊天,洗漱完事后,我對著廁所里面的劉瑞說到:“那個什么,我先出去了,一會你別忘了把那兩個警察整出來……”

“你別墨跡了,我知道了……”劉瑞煩躁的回了一句,隨后接著在廁所里面買著力氣。

我扭頭看了廁所一眼走出了衛生間,路過紀軒的房間以后,我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此時韓超已經醒了,正躺在床上玩著手機,紀軒還在睡覺。

“葉子咱們時候出去吃飯啊,我他媽都要餓死了我跟你說……”韓超看見我進來以后直接從床上做了起來,瞪著眼珠子沖著我喊道。

“草,我他媽一天是你保姆啊,吃飯的事我還得操心……”我看著韓超笑呵呵的罵了一句,隨后坐在了紀軒的旁邊,拍了拍紀軒的腦袋。

紀軒睜開眼睛看著我愣了一下,隨后扯著嗓子喊道:“我現在有非常嚴肅的事情要跟你說!”

“啥事?”我笑著問道。

紀軒聽到這話撲騰一聲坐了起來,然后瞪著眼珠子沖著我喊道:“你現在趕緊的給我送回去,我他媽再也不想跟你們這幫人待著了,你聽見沒有,我他媽要是在這待著我搭錢我都不說啥,主要是我現在這個精神出現了非常嚴重的問題……”

“啥問題啊?就待了一天就給你整成這個B樣?”我笑呵呵的問題。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這個傻逼還有劉瑞,這倆人根本就不好好讓我睡覺,我他媽現在已經不像跟你們后宮的人多說一句話,你趕緊把車鑰匙給我,我他媽現在就回家……”紀軒指著韓超痛心疾首的喊道。

“昨天不是有點特俗情況嗎?你放心今天肯定沒有不讓你睡覺了,你放心吧……”我笑呵呵的安慰了一句。

“那也不行,你們后宮的人說話在我這里一點信任沒有,你趕緊讓我回家。”紀軒非常倔強的喊道。

“你這孩子,我說話你還不信啊?”我問道。

“不行。”紀軒咬著牙回了我一句,語氣異常兇狠。

“你要是走了,咱們這邊的生意咋辦?”我問道。

“葉寒,你他媽少跟我說這個,你就是拿著生意的事在這跟我扯犢子是不是?我不管,今天不管你說啥,我現在必須回家。”

“那你可想好了,你要是回家的話,你爹那邊你怎么交代,你總不能說是因為我們這邊不讓你睡覺,你回來的吧?我覺得你這話要是說出去,你還不一定能行。”我笑著回了一句。

紀軒聽到這話瞪著眼珠子看了我一眼,隨后咬著嘴唇說道:“葉寒,你這是威脅我!”

“我他媽閑著沒事威脅你干啥啊,昨天不是有特殊情況嗎?要是沒啥特殊情況我能不讓你睡覺嗎?”

“是啊,軒哥你說這個人怎么這么小心眼呢,今天我不打擾你不就完事了嗎?”韓超也跟著說道。

“……”紀軒看了我們兩個人一眼,低聲問道:“昨天是咋回事?你們的人跟別人干起來了啊?”

“嗯,昨天是咱們第一天來,所以我感覺小五那邊肯定會讓人過來摸一摸咱們這邊的情況,我才一直不讓你們睡覺的……”我低聲解釋了一句。

“那人找到了嗎?”紀軒皺眉問道。

“還沒找到,昨天那兩個人挺厲害的,最后跑了一個死了一個……”

“那……”紀軒聽到這話愣了一下,隨后連忙說道:“咋還死了一個啊?咱們這邊的人殺的啊?”

“草,我他媽根本就沒有動手的機會,是那個警察動手的。”我撇著嘴回了一句。

“你要是說警察整死的我還能放心一下,要不然就沖你們隨便就敢殺人的做事風格,我他媽都不能跟你們在這待著了,一點安全感沒有……”紀軒撇著大嘴回了我一句。

“你一個大老爺們要啥安全感啊……”韓超躺在床上扯著嗓子喊到。

“你給我滾犢子,我他媽現在最膈應的就是你我告訴你,我他媽以為不跟劉瑞一個屋子挺好的,但是我現在發現了你他媽比劉瑞還能膈應人,人家劉瑞最起碼給點錢就能消停啊,你他媽倒好,我說啥都不好使,草!”紀軒伸手指著韓超表情非常痛苦的喊道。

“呵呵,軒哥你這么說話,我覺得你可能對我有一些小小的誤解……”韓超呲牙回了紀軒一句。

“你給我滾犢子,我他媽不想跟你說話。”紀軒瞪著眼珠子喊道。

“行了,我回去了,一會你們兩個收拾收拾吧……”

“吃飯去啊?”韓超聽到這話站起身沖著我喊道。

“嗯,一會大瑞哥請客,請咱們吃飯!”我笑著回了一句。

紀軒聽到這話愣了一下,扭頭看著我問道:“你剛才說什么玩意啊?”

“我說吃飯,你回家不也得先把飯吃了嗎?”

“不是這句話,你說誰請吃飯?”紀軒撇著大嘴問道。

“劉瑞啊,咋了?”我有點疑惑的問道。

紀軒瞪著眼珠子看著我沉默了幾秒,隨后咬著牙說道:“那他媽是我的錢!”

“啥玩意你的錢啊?”我知道自己可能說漏嘴了,愣了一下問道。

“劉瑞早上在我這邊拿走了一萬塊錢,他說是給賓館的!我他媽現在就找劉瑞要錢去,這個傻逼竟然拿著我的錢請你們吃飯!”紀軒扯著嗓子喊了一聲,隨后邁著步子就準備奔著屋子外面走去。

我看紀軒真要出去,連忙伸手攔了紀軒一下,然后笑呵呵的看著紀軒說道:“你誤會了……”

“我他媽誤會啥啊?”紀軒扯著嗓子沖著我喊了一句。

“我覺得劉瑞不可能請咱們吃飯,畢竟按照他那個鐵公雞的性格,基本上不能往外拿一分錢!”韓超一邊穿著衣服一邊看著我說道。

“你滾犢子,別那說話那有你……”我煩躁的瞪了韓超一眼,隨后笑呵呵的看著紀軒說道:“那個什么,我覺得你現在可能有點誤會了……”

“啥玩意我就誤會了啊?我跟你說,劉瑞既然能請咱們幾個吃飯,那這里面肯定有別的事,你別攔著我,我現在就去找劉瑞那個傻逼好好嘮嘮,我看看他到底怎么回事?”紀軒語氣非常堅決的喊道。

“……”我看著紀軒沉默了一下,隨后低聲說道:“那個什么,我剛才的話沒說話呢,你說你這么著急干啥啊?”

“這不是我著急不著急的事,我他媽現在心情非常的氣氛。”

“那個什么這頓飯給你那個錢沒有任何的關系你知道不?”我笑呵呵的看著紀軒說道。

“那跟啥有關系?”紀軒撇著嘴問道。

“這頓飯是劉瑞欠我的,而且也不是單獨請咱們幾個,還有派出所那邊的人,所以你不用誤會。”

紀軒聽到我的話以后愣了一下。

我接著說道:“而且劉瑞找你要錢的那件事我也知道,但是那個時候我跟劉瑞根本就沒錢,所以劉瑞才找到你的……”

紀軒斜著眼睛看了我一眼,隨后低聲問道:“那個什么,劉瑞找你要了多少錢?”

“沒多少,也是一萬。”

“真的?”紀軒有點不敢相信的問道。

“廢話,我他媽閑著沒事騙你干啥啊,我后來也找那個大媽打聽了,人家確實有這么一回事,劉瑞沒騙你,這頓飯你就放心吃就完事了……”我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紀軒聽到我的話以后扭頭看了韓超一眼,低聲問道:“你覺得他說的靠譜嗎?”

“呵呵,這玩意有啥靠譜不靠譜的,你就安心吃飯就完事了唄,反正現在你就算找到劉瑞,我估計你那個錢也是要不回來了,所以我覺得你還是老實待著就完事了,沒事總扯那個沒用的犢子干啥啊?”韓超非常誠實的回了一句。

紀軒看了韓超一眼,咬著牙說道:“你這意思,這錢我就是要不回來了是不是?”

“是的,錢到劉瑞手里,你肯定是要不回來了……”

“草,謝謝你的誠實,但是我他媽不喜歡。”紀軒無奈的回了一句。

“那個什么,我回去了,你們兩個抓緊收拾一下,一會都出去……”我知道紀軒沒啥事了以后站起什么就準備往外面走。

“知道了!”韓超答應了我一句。

……

我走出紀軒的房間以后,紀軒瞪著小眼睛看著韓超,不知道想什么玩意呢。

“你這么看我干啥啊?整的這么滲人……”韓超一邊換衣服一邊看著紀軒問道。

“我那個什么,我看看你還不行啊?”紀軒瞪著眼珠子問道。

“你他媽閑著沒事看我干啥啊,你的錢又不是我拿走的,你跟我倆喊什么玩意?”韓超滿臉無語的喊道。

“滾犢子,我他媽現在不像跟你說話,我現在研究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紀軒煩躁的喊了一嗓子。

“啥問題啊?”韓超愣了一下問道。

“……”紀軒斜著眼睛看了韓超一眼,隨后低聲說道:“我***現在就是研究不明白一個問題,你們后宮說話的到底誰是真的誰他媽是假的?”

“呵呵,你這個問題我也研究過。”

“啥結果?”紀軒連忙問道。

“我覺得啊,都是假的!”

在线棋牌游戏大厅 炒股课程 黑马股票推荐网 股票怎么开户 股票行情一览表 九江股票配资 短线股票推荐公园花 股票指数期货有哪些 股票分析方法有几种 洋河股份股票 股票涨跌幅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