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我來晚了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楊松腦袋上面帶著頭套,根本就看不見外面的情況,迷迷糊糊的跟著這幾個人上了一輛車。

車內的空間不算寬敞,應該就是一輛普通的家用轎車,而且楊松根據引擎的聲音判斷這輛車使用時間最少應該在五年以上。

一路上車里面的人都沒有說話,包括楊松,因為他一直在心里默默的記著汽車究竟行駛了多少公里以及拐彎次數。

其實有的人會覺得當你被蒙上眼睛的時候你是根本沒辦法去記住車輛的行駛過程的,但是我想說一句電視劇里演的那種情況并不是完全都是假的,如果你真的有過類似的經歷你就會明白,閉上眼睛記下車輛的行駛過程其實根本就不是什么難事。

第一點,電視劇里面的人他本人經過專業的訓練,他們對方向以及汽車的行駛速度有著超乎常人的敏感度。

第二點,人一旦要是到了那個程度你本省緊張的心情會讓你的大腦變得飛速運轉起來,所以你也會有些跟平時不一樣的感覺,如果現在把你的眼睛閉上你可能什么都記不住,也感覺不到,但是如果真的到了危急性命的時候,你多多少少還是能記住一些的,這是以為人本身的自我保護系統,危境時也真的可以激發出一些潛能。

而此時此刻的楊松就是出于這個狀態,雖然不能完全的記住行駛路線,但是掌握個大概還是沒什么問題的。

十分鐘后,汽車噶然而止。

楊松連忙松開自己的手掌,并且把雙手伸到了窗外,想讓自己的手心里面的汗盡快消失。

“下車了……”車停下以后一個聲音在楊松的耳邊響起。

“你們這是要帶我去哪啊??”楊松說話時盡量不讓自己的聲音顫抖,因為他不想讓別人知道他心里面的緊張。

“別他媽墨跡,到了你就知道了……”刀疤男煩躁的踹了楊松一腳,隨后直接拽著他走進了一個荒廢已久的大院子。

原本站在二樓的孫磊看見楊松他們進來以后,連忙從樓上跑到了院子中央。

“磊哥!!”中年人看見孫磊以后,連忙喊了一聲。

孫磊擺了擺手,然后走到楊松的身邊一把拽下了楊松腦袋上面的頭套。

突然被拽下頭套,楊松有些不適用刺眼的陽光,連忙用手遮擋了一下,然而就在手掌的縫隙當中楊松看見了孫磊的臉。

“好久不見啊!!”孫磊看著楊松笑道。

“你他媽還真是沒個B臉,都他媽忘了自己腿怎么瘸的了是不是??”

楊松看孫磊以后并沒有很驚訝,因為他早就猜到了是這批人。

“你他媽這個B嘴還是這么欠打!!”孫磊聽到楊松的話以后臉色一變,舉起拐棍懟了懟楊松的臉,咬著牙罵道。

“呸!!”楊松扭過頭吐了一口吐沫,斜著眼睛看著孫磊。

“你瞅啥??”孫磊看著楊松問道。

“我草你媽!!”

“嘭!!”

楊松這邊剛罵完,刀疤男上來就是一腳直接踹在了楊松的臉上,隨后青年也加入了毆打楊松的陣容,兩個人對著楊松一頓拳打腳踢。

“別打他的臉,現在他那張B臉還有點用……”一旁的孫磊笑著提醒道。

五分鐘后,刀疤男跟青年停手,楊松擦了擦嘴角的鮮血笑著問道:“就這點能耐??”

“我草你媽的,你他媽這個B嘴真是欠打!!”

刀疤男咬著牙還要接著打楊松,但是被孫磊給制止住了。

孫磊走到楊松的身邊,拍了拍楊松的臉說到:“我今天有正事,沒空跟你扯犢子……”

“你最好弄死我,要不然別讓我逮到機會我告訴你,我他媽弄死你……”楊松咬著牙罵道。

“放心,我不弄死你,我弄死你,誰救你媳婦啊!!!哈哈……”孫磊的笑容格外滲人。

“我媳婦人呢??”楊松低著頭問道。

“能好好聊天了不??”孫磊整理了一下衣服,平靜的問道。

楊松看著孫磊,目無表情,而且一句話也不說。

“你想見你媳婦可以,但是我問你能不能好好跟我說話!!”孫磊高聲喝問道。

“能!!”

掙扎了半天的楊松,在孫磊說出錢柔以后終于選擇了認慫!!

孫磊聽見楊松說能以后笑了笑,然后接著說到:“我今天把你弄過來不是想打你一頓,就是想讓你幫我辦點事,不知道能不能談談??”

“我想見我媳婦!!”楊松一邊說話一邊往廠房望去,試圖尋找能夠藏人的地方,但是無奈廠房實在是太大了,楊松根本沒法確定這幫人把錢柔藏在了哪里。

“先說事后見人!!”孫磊干脆的說道。

“你他媽當我傻啊我他媽問你,你先讓我看見我媳婦,我他媽再跟你談事!!”楊松倔強的喊道。

“嘭”

孫磊一拐棍懟在了楊松的肚子上,隨即撇嘴說道:“你有什么資格跟我談條件!!”

“我……我他媽見不到人,我什么都不會答應你的!!”楊松捂著肚子,半彎著腰聲音虛弱的回答道。

“草擬嗎的。”孫磊無語的罵了一聲,隨后扭頭沖著中年人喊道:“把那個娘們帶上來!!”

“這個……”中年人有些猶豫。

“讓你去你就快點去!!”孫磊煩躁的跺了跺拐棍,大聲喊道。

“好!!”中年人點了點頭,隨后直接奔著廠房走去。

半分鐘后,中年人拽著面容憔悴精神恍惚的錢柔走了回來。

“老公!!”

錢柔看見楊松以后,立馬就有了精神,聲嘶力竭的喊道。

楊松看著錢柔,一句話也沒有說,死死的咬著嘴唇,但是眼淚還是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老公,你怎么來了啊!!”

錢柔哭泣著沖著楊松喊道。

楊松緩緩的走向錢柔,但是被刀疤男還有青年給攔住了,楊松瞪著眼睛嘶吼道:“別他媽攔著我,我要看我媳婦!!”

孫磊聽到這話沖著刀疤男擺了擺手,示意不用攔著。

“媳婦,我來晚了!!”

沒了阻攔的楊松上前一把抱住錢柔,這對苦命的鴛鴦緊緊相擁,此時的淚水已經不能夠表達兩個人情緒。

相思苦,離別愁,愿為紅顏斬斷頭。

在线棋牌游戏大厅 淘股吧股票论坛 南宁股票配资公司 股票融资10万一天利息多少钱 股票分析方法分为哪两大类 华夏银行股票行情 茅台股票 股票融资技巧·杨方配资 股票融资的方法和步骤 炒股软件如何查看日线,月线,年线等 卖房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