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9章:忍不了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你想跟我研究啥,你抓緊說,我現在沒時間搭理你知道不?”孟亮有氣無力的喊道。

“我就是想問問你那個什么,咱們假設一下啊!”劉瑞簡單的組織了一下語言。

“你別在這跟我假設了,你麻溜的,有啥話,你抓緊說就完事了。”孟亮扯著嗓子喊道。

“哈哈,你看你這個孩子,你說你老這么激動還行了,我就是假設啊,我是說要是白婉夢出軌了,你會是啥反應?”劉瑞非常隱晦的問道。

孟亮聽見這話以后,愣了一下,舔著嘴唇沖著劉瑞問道:“不是,你閑著沒事跟我研究這個你是什么意思啊?你想干啥啊?”

“呵呵,我啥也不想干,我就是跟你探討一下這個問題,你說假如人家要是出軌,你怎么辦?”劉瑞笑呵呵的問道。

“你是不是腦子有病啊,武媚要是出軌了,給你帶個綠帽子了,你說你怎么辦?來來,你告訴我你打算怎么辦?你說你怎么辦?”孟亮有些奔潰的對著手機喊道,孟亮怎么想也沒想到劉瑞大半夜的給他打電話竟然就是因為這件事。

劉瑞聽見這話以后,撇著大嘴巴子,低聲說道:“那個什么,說要是真能把我從武媚的手掌中救出來,我覺得我可能會發至內心的謝謝他,畢竟這個東西現在這個情況,主要沒人能把我從武媚的魔掌中救出來!”

“你趕緊給我滾犢子吧,我發現,我現在根本完全沒有辦法跟你這樣的人溝通!”孟亮扯著嗓子喊了一句。

“不是,我現在不是在這跟你研究問題呢嗎?你這人怎么這么費勁呢我發現我跟你說話!”劉瑞磨磨唧唧的說道。

“你跟我研究的那是什么問題啊?你跟我說說,你跟我研究的那個是什么問題啊?誰大半夜的研究出軌啊?戴綠帽子啊?”孟亮此時精神狀態明顯不怎么好了。

“哎呀,你說你這么心虛干啥啊?我這不都是假設嗎?你說你這個孩子啊?咋回事呢?”劉瑞撇著大嘴回了一句,隨即接著說道:“那個什么啊,我這么跟你說啊,咱們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的,那樣的,就是假設啊,比如啊,你媳婦出軌了……”

“你能不能換個假設?”孟亮咬著牙問道。

“草,我我發現我跟你這樣的沒文化的人真是沒辦法溝通,我這么跟你說,現在就是什么意思呢,我這邊就是想跟你研究一下哈,你說要是葉寒出軌了,你就的蘇酥那邊會是個什么反應啊?”劉瑞磨磨唧唧的終于說到了正題上面。

“那能是什么反應啊,肯定就是分手唄,這點事你還用想啊?”孟亮滿臉無語的罵道。

“這個問題這么嚴重呢啊?”劉瑞瞬間倒吸了一口涼氣。

“廢話,你也不想想蘇酥那是個什么性格,這種東西一般人誰能受得了啊,你能受得了啊?”孟亮對著電話問道。

“我受不了,我心眼小……”劉瑞連忙搖了搖頭腦袋,然后低聲說道:“要是按照你這個說法,那么現在這個問題還有點嚴重了,你說是不是?”

“廢話,這都不是嚴重不嚴重的事情了,現在這個問題明顯就是品質問題,出軌這個東西一般人都是沒辦法接受的,對了,你閑著沒事你跟我研究這個干啥啊?咋地葉寒那邊出軌了啊?”孟亮問道。

劉瑞聽見這句話以后愣了一下。

“不能啊,葉寒也不是那種人啊,他要是出軌,早不就出軌了嗎?還等到現在干啥啊?”孟亮自言自語的嘀咕道。

“那你說我,我要是知道葉子出軌了,我是不是還得幫著葉寒瞞著蘇酥?”劉瑞沉默了一下,低聲問道。

孟亮聽見這句話以后直接愣住了,扯著嗓子喊道:“不是,葉寒還真出軌了啊?”

“啊,但是我現在正在猶豫要不要出去抓他,主要是現在我也沒啥證據,我也就是猜出來的……”劉瑞答應了一句。

“草,你嚇死我了,我還以為葉寒真的出啥事了呢,這沒啥證據你在這跟我扯什么犢子啊?”孟亮滿臉無語的喊了一嗓子。

“不是,我現在雖然沒有什么證據,但是我跟你說啊,我現在這邊也是稍微的有了一些感覺的,你知道不,真的我不騙你,是真的有了一些感覺的……”劉瑞磨磨唧唧的沖著孟亮說道。

“你有啥感覺了啊?”孟亮愣了一下問道。

“你說葉寒這么晚了,到現在還沒回來,你說他是不是出啥事了?是不是有什么問題了,這些東西你沒感覺到一絲絲可疑嗎?”

“不是,我發現你現在一天天是不是閑的啊,人家回不回來,你也不是他媳婦,你在這閑著沒啥事,扯什么犢子啊,你要是那沒啥事趕緊的把電話給我掛了,我現在不想跟你說話了,趕緊滾犢子!”

劉瑞聽完孟亮的話以后,沉默了一下,隨即低聲說道:“那個什么我現在跟你說的這個問題非常的嚴肅,我希望你能認真起來,你明白我的意思不?”

“滾犢子,咱們跟人家葉寒是啥關系啊,我大半夜的還得態度認真的跟你研究他出沒出軌,我閑著沒事啊,我都跟你說了,我這邊現在是那個什么,我現在問題是明天早上我得出去進菜你明白不?你能理解一下不?我現在真的沒什么時間在這跟你扯犢子了,我謝謝你了,你趕緊把電話給我掛了我要睡覺……”孟亮現在基本上就是一句話不想跟劉瑞說的狀態。

“不是,我發現你這個人怎么這個樣,你就一點不關心葉子?你說萬一現在他要是跟蘇酥真的出現了什么問題,是不是會影響到咱們以后的很多問題,本來葉寒現在就不怎么再狀態,到時候要是真的出了什么問題,你說說這可怎么辦?你跟我說怎么辦啊?你自己說怎么辦?”劉瑞嘀嘀咕咕的問道,隨即接著喊道:“再說了,你就知道進菜進菜的,到時候咱們后宮要是真的出了什么問題,你還進菜有啥用啊?”

“不是,我現在不是不關心葉子你知道不,我現在主要是你根本沒個正經的,誰知道你說的都是什么玩意啊?我在這跟你研究啥,你說你那些東西都是猜出來的,誰能跟你研究明白啊?”孟亮瞪著大眼珠子喊道。

“你是不是以為我在這瞎說呢?”劉瑞停頓了一下,斜著小眼睛問道。

“廢話,你不是在這扯犢子,你干啥你告訴我,人家葉子就是一晚上沒回來,你就說人家出軌,萬一人家要是真有啥事呢,你說我在你這跟你研究這個沒有用的干啥啊,我求你了,元元睡覺比較晚,你要是沒啥事的話,你直接找元元去行不行?別在這跟我扯犢子了行不?”

“孟亮你現在這個是什么態度啊,你以為我想研究這個事情啊,但是現在問題不是已經發生了嗎?咱們兩個現在必須得把問題嚴肅起來知道不?嚴肅你明白不我是什么意思不?”劉瑞接著喊道。

“呼呼……”

對話對面的孟亮沉默了一下,深吸了兩口氣,隨即咬著牙喊道:“我都跟你說了,這件事都是沒有的事,你說你在這跟我研究啥啊,咱們兩個有什么可以研究的嗎?你告訴我?我怎么跟你研究?”

“誰說是沒有的事啊,我現在簡單的總結了一下,葉寒那邊就是出問題了,我可以給你打包票,葉寒那邊就是找別的小姑娘,我真的!”劉瑞撇著大嘴喊道,現在的情況是不僅僅孟亮覺得自己跟劉瑞說話費勁,現在劉瑞覺得自己跟孟亮說話也是費勁。

“你總結啥了啊,你現在就是在這個地方跟我扯犢子,你不就是看見人家晚上沒回來嗎?你在這跟我扯什么犢子啊?”孟亮無奈回了一句。

“廢話,要是這點事,我跟你研究什么玩意啊,我現在手里面還有別的證據我跟你說,我不僅僅就是這一個證據!”劉瑞非常堅決的喊道。

孟亮聽見這句話以后愣了一下,隨即低聲問道:“你還有別的證據啊?”

“當然了,要不然你以為我在這跟你扯犢子呢啊?我現在手里面有非常多的證據我告訴你……”劉瑞語氣無比堅定的喊道。

“草,你有別的證據你不早點說,你在這跟我扯什么犢子啊,你還有啥證據你直接說不就完事了嗎?”孟亮同樣滿臉無語的喊道。

“我早點說晚點說的,我現在不是那個什么想一想怎么跟你說呢嗎?”劉瑞撇著嘴巴回了一句,隨即接著說道:“那個什么,我這么跟你說吧,我這邊現在手里面的證據還是非常充分的,但是我現在在考慮我到底沒有這個必要告訴你……”

“那你不用考慮了,我現在也不想知道,你趕緊的你該干啥干啥去了,趕緊滾犢子就完事了,我現在不想跟你說話了,再見!”說完這句話以后孟亮就準備把電話掛了。

“不是,我發現你這個是什么態度啊,我現在跟你研究這個問題怎么就這么費勁呢啊?”劉瑞瞪著眼珠子喊道。

“現在不是問題嚴不嚴重的問題,現在是你太墨跡了,你知道不?你說你有啥正經事,你抓緊說不就完事了嗎?你老在這跟我扯犢子干啥啊?咋地你還想讓我求著你告訴我,具體咋回事啊?我告訴你這是不可能的,所以你現在麻溜的,你要說你就說,你要是不說話,你趕緊給我滾犢子啊!”孟亮一點耐心沒有的喊道。

“草,就沖你現在對我這個態度,我一生氣,我都容易不跟你說,你你知道不?”劉瑞結結巴巴的威脅了一句。

“你趕緊給我滾犢子吧,你現在愛干啥干啥,我現在不想跟你說話,你愛說不說,我現在給你最后一個機會……”孟亮非常直接的說道。

“行了,別墨跡了,我說不就完事了嗎!”劉瑞扯著嗓子喊了一聲,隨即低聲說道:“其實今天本來是我們幾個跟著鐵塔這邊的老板吃飯,然后一片都是歡聲笑語,載歌載舞,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非常幸福的笑容……”

“不是,你哪里來的這么多形容詞啊?你直接跟我說重點行不?”孟亮瞪著眼珠子喊道。

“行行,你說你這個態度啊,你跟我就不能謙虛一點啊?”劉瑞無語的回了一句,隨即低聲說道:“我們這幫人吧吃飯啊,然后吃的挺好的,大家互相吹吹牛逼啥的,基本上都是其樂融融的狀態,然后廠子收購那邊的事情也是非常的順利,那兩個人說回去考慮一下,但是我感覺應該是八九不離十的,這東西,你也知道……”

“然后呢,然后咋地啦,葉寒帶著人家老板***了啊?”孟亮問道。

“那倒是沒有,人家閑著沒啥事找什么小姐啊,人家就是那個什么吃飯完就回去了,然后我我們這邊也打算回去,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嚴肅的問題發生了,這個問題基本上就是一個非常嚴肅的狀態!”

“我說了,你別跟我整這么多形容詞,我發現你這個孩子現在怎么就這么聽不明白我的話呢,你說重點行不行啊?”孟亮扯著嗓子喊道。

“哎呀,我知道啦,別墨跡!”劉瑞無比煩躁的回了一句,隨后接著說道:“然后吧,我們這邊就是這樣的,我們這邊就出來了,你猜我碰見啥了?”

“……”另一邊的孟亮沒有說話。

“我覺得你這個腦子也是費勁猜出來,我就直接跟你說了就完事了!”劉瑞撇著大嘴回了一句,然后繼續說道:“那個什么,我們碰見了一個姑娘,這個姑娘也不知道是喝多了,還是怎么滴,反正就是迷迷糊糊的準備被人家帶上車了,然后這個時候就讓葉寒那個傻逼看見了,你也知道葉寒那個傻逼是個什么性格的,你知道吧,看見人家姑娘要跟著人家開房去,他就受不了了,我跟你說,哭著喊著的非得要跟人家整一下子……”

“你能把話說明白不,啥玩意就整一下子啊?”孟亮有點無語的問道。

“哎呀,你這個怎么還說不明白呢,就是非得要跟把人家姑娘救回來,英雄救美啥的……”劉瑞撇著大嘴回了一句,隨即接著說道:“我知道之后,我就是不同意啊,我就不樂意了,我就攔著葉寒,但是葉寒那個性格,我根本就沒辦法攔住,我也沒辦法了,只好最后就放棄了……”

“然后呢……”孟亮皺眉問道。

“然后葉寒就帶著南北兩個人去了,去救人去了,然后到現在還沒有回來,但是這里面就出現了一個問題……”劉瑞非常嚴肅的說道。

“草,啥問題啊,你趕緊的把話說完行不行啊?”孟亮有些無奈的問道。

“這個問題就是,南北竟然自己一個人回來了,然后葉寒一個人留在哪里了,你說說這件事奇怪不奇怪我就問你,奇怪還是不奇怪,這是什么玩意啊,孤男寡女的,然后那個女的還是讓人下了藥的,你說他們在一個房間里面能擦出火花嗎?”劉瑞瞪著眼珠子慷慨激昂的喊道。

“咋地,你這個意思是,你現在就是那個什么唄?葉寒出去救人了,然后把人家姑娘上了,你是這個意思不?”孟亮非常直接的問道。

“草,你說話真的低俗,但是基本上也是這個情況!”劉瑞撇著大嘴點了點頭。

“哎呀,我真服了你這個腦子了,你說你現在這一天天都想點什么玩意啊?這種事情基本就是不可能的我告訴你!”

“怎么不可能了啊?”劉瑞問道。

“葉寒根本就不是那種人,我跟你說,你就放心吧,你現在就該干啥干啥去,你不用研究了!”

劉瑞聽見孟亮的話以后愣了一下,隨即撇著大嘴問道:“不是,我就納悶了,你咋知道葉寒他就不是那樣的人,我跟你說你現在是一點都不了解情況,你知道不,我這邊什么情況,基本上葉寒看見那個女的,眼神都變了,眼神都變了,我跟你說!”

“不是,什么玩意人家眼神就變了啊?我發現你這一天天怎么神神道道,你能不能研究點有用的,你說你現在研究這個東西,有啥用你告訴我!就算是葉寒真的跟那個女的發生了點什么,你現在在這跟我研究有啥用啊?有啥用嗎?”孟亮讓劉瑞墨跡的有些煩躁,扯著嗓子喊道。

“不是,那你說這話你是啥意思啊?”劉瑞愣了一下,看著孟亮問道。

“我沒啥意思,我就是想不明白,你說你跟我研究的這些東西,有什么用嗎?來來,你跟我說,這東西有啥用嗎?”孟亮非常直接的問道。

“怎么沒有用了?怎么就沒有用了?”劉瑞這次說話明顯是沒有底氣了,撇著大嘴唇子喊道。

“有啥用啊,就算是人家葉寒出軌了,咱們兩個能干啥啊?是能攔著他還是咋地,我現在在市里這邊呢,我現在要是過去的話,我最快也得明天中午能到,而且這邊我,我都跟你說多少次了,我明天早上得出去進菜,你說你跟我在這扯犢子干啥啊?我能干啥啊?”

我們后宮現在基本上大事小事都是靠著孟亮一個人呢,所以孟亮自己這邊基本上就是忙的腳打后腦勺的狀態,飯店酒吧兩頭跑,現在好不容易要休息了,這邊剛剛準備睡覺,劉瑞一個電話直接給干醒了,所以孟亮急眼也是有道理的,畢竟人家明天是真的要是出去進菜,孟亮倒不是不關心我這邊的事,主要是現在就算是孟亮關心也是沒有用的,畢竟人家那邊現在也有自己的事情。

“你現在說的這些話就是說我狗拿耗子多管閑事是不是?”劉瑞反應了一下,撇著大嘴沖著孟亮問道。

“這話是你自己說的,這可不是我說的……”孟亮無奈回了一句。

劉瑞停頓了一下,隨即咬著牙喊道:“孟亮,你別忘了,葉寒是你的兄弟!”

“草,你是不是有病啊,我跟你說了這么半天跟沒說一樣,行行,葉寒是我兄弟,那我問你你想干啥啊?你到底想干啥啊?”孟亮現在已經徹底的無語了。

“我什么也不想干,我就是跟你研究一下現在這個非常嚴肅的問你題,你說咱們跟葉寒也算是從小長到大的,你就忍心看見葉寒最后弄個妻離子散的結局嗎?我就問你,你忍心嗎?你還意思嗎?你的大臉能放得下嗎?”劉瑞擲地有聲的沖著孟亮喊道。

“不是葉寒也不是我兒子,你跟我是這個是干啥啊?他咋回事那是人家的自由,跟我有啥關系啊?”孟亮低聲問道。

“你怎么可這么沒有責任心!”劉瑞有些激動的問道。

“你以為誰都跟你是的啊?天天在這扯犢子……”孟亮撇著大嘴回了一句,隨著接著說道:“行了,時間不早了,人家葉寒挨干干啥,咱們兩個管不著,就別說葉寒那個段位的,就算是我這樣的,天天被都是小姑娘先跟著我睡覺,我都有點把持不住了,所以啊,人家葉寒出軌了,咱們也沒啥辦法,畢竟都是男人,現在這個社會也這么開房,咱們還能弄死他啊?還是給他定個罪名?”

劉瑞聽見這句話以后愣了一下,撇著大嘴問道:“不是,怎么回事,現在都有小姑娘找你睡覺了啊?”

“啊,咱們后宮的那些小姐,天天準備跟我睡覺,但是都讓我拒絕了,畢竟我不是葉寒,我最不出那種事情來!”孟亮張嘴解釋道。

“不是竟然都有人想跟你睡覺了,為啥沒有人想跟我睡覺呢,咋回事啊,我比你差在哪里了啊?”劉瑞仿佛有些不解的問道。

“廢話,你長得丑,而且人家現在姑娘誰不認識你媳婦啊,你說你媳婦那么厲害,誰閑著沒事像跟你扯犢子啊!”孟亮無比煩躁的回了一句,然后皺著眉頭問道:“那個什么,你現在還有別的事沒有啊,要是沒有的話,我就掛了,我現在不像在這跟你扯犢子了……”

“我有事,現在問題非常的嚴重了!”劉瑞扯著嗓子喊道。

“不是,你還有啥事啊,你一起說了行不行啊,你說你在這塊磨磨唧唧的,你到底想干啥啊,我剛才都跟你說了,我現在準備那個什么,我現在準備去進菜,你看看俺現在都幾點了,你自己看看,我還能三個小時,你直接睡到明天天亮了,我跟你比不了好好啊?”孟亮撕心裂肺的喊道。

“我現在就是想不明白我究竟比你插在哪里了?你說你憑什么都能潛規則咱們后宮的小姐,為什么我就不可以,我就想問你這件事!”劉瑞滿臉嚴肅的問道。

在线棋牌游戏大厅 森林狼炒股群 买股票 美国三大股票指数 如何编制股票指数 2011短线股票推荐 同花顺炒股软件 股票分析方法介绍 000026股票行情 股票分析师就读学校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006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