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8章:溝通一下感情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我是誰?”

我看著姑娘愣了一下,重復了一句,但是我說完之后,姑娘直接沒了反應,躺在床上繼續睡覺。

“草,我還以為跟我說話呢!”我無語的罵了一句,隨即站起身奔著沙發走去。

“啊……”

姑娘大喊了一聲。

我回頭一看,發現這個姑娘竟然把身上的被子給踢開了,我當時就愣住了原地,看著姑娘的身體,狠狠的咽了一口吐沫,沉默了片刻之后,我奔著姑娘的位置走了過去,有些無奈的說道:“你說你閑著沒事折騰什么玩意啊,這我要是真給你咋地了,你說是你的責任還是我的責任啊?”

我一邊說話一邊幫著姑娘蓋上了他身上的被子,然后坐在床邊。

姑娘掙扎了一下,好像還要踹開身上的被子。

“別不要臉啊,我告訴你!我現在要不是沒媳婦,我跟你說,你早就老實了!”我指著姑娘罵了一句,隨即按了按姑娘身上的被子,然后拿起她的寶寶,打開找到了這個姑娘的身份證。

“薛顏。”我看著這個名字愣了一下,撇著嘴罵道:“這什么名字啊,這么難念……”

就在我看這個姑娘身份證的時候,姑娘哼唧了一聲,然后大長腿直接踹開了自己身上的被子,直接奔著我的位置撲了上來,給我下了一大跳,我本能的想站起來,但是姑娘卻直接把我的腦袋給按住了,我看著姑娘這個狀態,感覺好像有點不對勁,這個姑娘可是藥勁上了。

“那個什么,你干啥啊!”我不知道姑娘哪里來的這么大力氣,直接把我按住了,然后直接奔著我的嘴親了過來。

“你干啥啊?”我伸手推了姑娘一把。

這個時候姑娘已經睜開了眼睛,咬著嘴唇看著我。

“你醒了是不是?”我指著姑娘問道。

“我難受……”姑娘聲音非常小。

“你叫薛顏啊?”我看著的姑娘問道。

“你是誰啊!”姑娘抬頭看了我一眼。

“什么玩意我是誰啊,我就是我唄,先前有人給你在酒里面放了東西,那個什么,我先走了,你自己在這睡覺吧,我也回去睡覺了。”我無奈的對著姑娘解釋了一句。

“你別走,我難受……”姑娘連忙沖著我喊了一聲。

“草,難受自己想辦法,我走了……”我無語的罵了一句,隨即直接奔著屋子外面走起。

……

另一邊,劉瑞坐在好運來賓館的沙發上面,折騰了半天,根本就是睡不著,伸手拿出了手機,直接找到了我的電話號碼撥了過去,但是打了好幾次以后根本就沒人接。

“草擬嗎的,葉寒!”劉瑞看著手機咬牙罵了一句,此時他已經知道發生了什么,直接把手機扔到了,然后原地轉了兩圈,直接奔著屋子外面走去走去,一邊走一邊跟個神經似的磨磨唧唧的喊道:“草擬嗎的,葉寒,你還是個人嗎?你干啥去了啊?我真服了……”

劉瑞磨磨唧唧的走到了南北房間的門口,伸手就準備敲門,但是敢剛準備敲門的時候,卻猶豫了。

“草,這都是什么事啊!”劉瑞咬著牙罵了一句,隨即背著手奔著自己的房間走了回去。

回到房間之后,劉瑞躺在,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噔噔噔噔……”就在這個時候劉瑞的電話響了起來,劉瑞低頭看了一眼,發現是武媚打過來的,劉瑞愣了一下,隨即直接接通了電話,然后平靜了一下心情,低聲問道:“媳婦咋了啊?”

“還能咋地啊,我看看你干啥呢唄?”武媚有些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然后接著說道:“你現在干啥呢啊?”

“我能干啥啊,我現在睡覺呢唄,這都幾點了啊?”劉瑞無語的回了一句。

“真睡覺還是假睡覺呢啊?”武媚疑惑的問道。

“那咋地算是真的咋地算是假的啊?”劉瑞有些不耐煩的喊道。

“呵呵,劉瑞你特么先是不在我身邊,你怎么跟我說話呢?”武媚冷笑著問道。

“不是,媳婦,我真睡覺呢,你說你這么問我,我怎么跟你解釋啊?”劉瑞聽見這句話以后直接慫了,滿臉無奈的問道。

“以后注意你跟我說話的態度知道不?”武媚非常俏皮的威脅了一句,隨即接著問道:“那我問你啊,你現在跟誰在一起呢啊?”

劉瑞聽見這句話以后,扭頭看了看他身邊空蕩蕩的床位,然后低聲說道:“我跟葉子在一起呢唄,我還能跟誰在一起啊?”

“那你反應怎么這么慢?”武媚非常直接的喊道。

“不是,我怎么反應就慢了?”劉瑞直接轉移話題。

“你說你反應慢不慢?”武媚對著手機扯著嗓子喊道。

“……”劉瑞沉默了沒有說話。

“咋地,我問你話呢,你跟我在這裝什么沉默是金啊?”武媚此時好像就是一個潑婦一般,扯著嗓子喊道。

“我反應是慢了點,行了吧?”劉瑞撇著大嘴回答道。

“這還差不多……”武媚點了點頭,然后停頓了一下說道:“那個什么,你現在讓葉寒接電話,我現在跟他說話……”

武媚現在對劉瑞是非常的不放心。

“不是那個什么,媳婦,人家葉子現在都睡著了,他喝酒喝了,你能不能別折騰人家了?”劉瑞滿臉無奈的回了武媚一句。

“劉瑞,你現在麻溜的讓葉寒給我接電話,咱倆什么事情都沒有,你要是繼續跟我扯犢子,別說我急眼啊,我告訴你!”武媚非常煩躁的喊道。

劉瑞聽見這話以后,無奈的扭頭看了一眼,隨即扯著嗓子喊道:“葉子,別睡了,起來吧,我媳婦要跟你說話……葉子啊……”

劉瑞喊了兩聲之后,假裝非常無奈的說道:“媳婦你看人家葉寒都睡覺了,我這邊也沒辦法跟他給他整醒了啊!”

“真睡著了啊?”武媚疑惑的問道。

“可不咋地,真的睡著了,我這邊踹他他都不醒我跟你說……”劉瑞連忙點了點頭。

武媚想了想,隨即低聲說道:“那個什么,你這邊還有沒有別人,你們不是那么多人一塊去的嗎?你給我換個人,我看看……”

“行!”劉瑞聽見這句話以后,連忙點了點頭,然后穿著拖鞋奔著屋子外面走去。

“我告訴你啊,你可快點的啊!”武媚對著手機威脅了一句。

“我知道了,你怎么這么墨跡啊!”劉瑞煩躁的喊了一嗓子,隨即奔著屋子外面走去,然后走到了韓超的房間,看見韓超這邊還沒關燈呢,上去一腳直接踹在了房門上面呢,然后沖著屋子里面喊道:“韓超,你出來一下,我有事找你……”

劉瑞的這一嗓子喊完之后,屋子里面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草,這什么玩意啊?咋還沒有反應呢啊?”劉瑞無語的罵了一句,然后對著手機說道:“那個什么,媳婦你這邊別著急啊,我在喊一下……”

“劉瑞你跟我說實話,你是不是跟我在這撒謊呢,你是不是根本就沒有跟他們在一起,你是不是出去找小丫頭去了?你跟我說實話?”武媚看見沒人回應之后扯著嗓子喊道。

“沒有,媳婦你別著急啊,他們這邊可能是那個什么了,那個什么他們可能睡著了,你別著急,我現在就給他們整出來啊!”劉瑞也有些著急的喊了一嗓子。

“你麻溜的你別在這跟我扯犢子我跟你說……”武媚煩躁的回了一句。

“哎呀,我知道了……”劉瑞咬著牙答應了一句,隨即繼續踹著韓超他們的房門,但是韓超跟紀軒兩個人基本上就跟死了一樣,一點反應都沒有。

“草,這兩人干啥去了啊?”劉瑞無奈的罵了一句,然后站在走廊里面原地轉了兩圈,直接扯著嗓子喊道:“出事啦,殺人啦,來人啊!”

屋子里面剛剛睡著的南北跟東西兩個人聽見這話以后,兩個人幾乎是同時坐了起來,然后拿出枕頭下面的手直接奔著劉瑞的位置沖了上來,劉瑞看見南北和東西兩個人出來之后,咧嘴笑了笑:“關鍵的時候,還是這招比較好事啊!”

南北看見走廊里面就劉瑞一個人以后,有些緊張的問道:“那個什么,誰要殺你啊?人在哪里?”

南北說話的時候,東西非常謹慎的東看西看。

“媳婦,韓超沒來,南北行不啊?”劉瑞沒有搭理南北拿起手機笑呵呵的問道。

武媚愣了一下,輕聲說道:“就南北一個人嗎?”

“東西也在呢,這兩人都出來了……”

“那你讓南北接電話……別嘰咕眼睛聽見沒有……”武媚非常謹慎的說道。

“知道啦,我閑著沒事嘰咕什么眼睛啊?”劉瑞無語的罵了一句,然后把手機遞給了南北,笑呵呵的沖著南北說道:“那個什么南北你接下電話……”

“啥玩意就接電話啊?你剛才不是說有人要殺你嗎?誰要殺你啊?”南北撓了撓腦袋有些不解的看著劉瑞問道。

“呵呵,我不就是鬧著玩呢嗎?沒人要殺我……”劉瑞呲著牙回了一句,然后把手機遞到了南北的手里,笑著說道:“趕緊的,別墨跡了,趕緊接電話把……”

“不是,我為啥要接電話啊?”南北還是滿臉的不解。

“不是,我讓你接電話,你怎么這么墨跡啊,我現在就讓你接個電話都這么費勁嗎?”劉瑞滿臉的無語,扯著嗓子喊道。

“你讓我接電話可以,但是你得先告訴我為啥讓我接電話對不對?你要是沒有點理由啥的,我憑啥接電話啊?”南北現在的思維明顯就是劉瑞讓他干啥可能都是陷害他。

“我現在是真服了……”劉瑞無語的罵了一句,然后對著手機問道:“那個什么,媳婦,南北太墨跡了,現在讓東西接電話行不行?”

武媚遲疑了一下,隨即答應道:“行吧,行吧,你讓東西接電話吧……”

“行!”劉瑞笑呵呵的答應了一聲,然后把手機遞給了東西,看著東西說道:“那個什么,東西你接電話,我媳婦有點事問你……”

“你媳婦有事問我?”東西看著劉瑞愣了一下。

“對啊,你可別墨跡了,趕緊接電話行不行啊?”劉瑞咬牙切齒的喊道。

“不是,你媳婦閑著沒事給我打電話干啥啊?前兩天不是剛發完工資嗎?”東西眼神還是有些疑惑。

“我讓你接電話,你就接電話就完事了……”此時劉瑞已經快要讓東西南北這兩個人給折磨瘋了,根本不知道說點什么好了。

“接電話就接電話唄,你這么激動干啥啊?”東西有些無奈的笑了笑然后伸手接過劉瑞的手機,看了一下上面的名字,愣了一下,隨即笑呵呵的說道:“那個什么,怎么了武媚?”

“東西,你們現在在哪呢啊?”武媚問道。

“我們現在那個賓館呢,好運來賓館。”東西回答道。

“真的嗎?劉瑞現在也跟你在一起呢是不是?”武媚接著問道。

“對啊,我們都在一起呢,剛喝完酒回來……”東西笑呵呵的回了一句,然后問道:“怎么啦,有啥事嗎?”

“沒啥事,我就是調查調查劉瑞現在干啥呢。”

“呵呵……你說你們這兩口子,我還以為什么事呢……”東西滿臉無語的回了一句,然后笑呵呵說道:“要是沒啥事的話,我就把手機還給劉瑞了啊?”

“行,你把手機還給他吧……”武媚點頭答應了一句。

“給你電話,以后這種事可別找我了,我還以為咋回事呢,給我嚇一大跳……”東西把手機還給了劉瑞笑呵呵的說道。

“行了,沒啥事你們兩個回去睡覺吧!”劉瑞沖著東西南北兩個人擺了擺手,然后拿著手機笑呵呵的奔著自己的屋子走去。

東西南北兩個人站在原地,東西滿臉無奈的看著劉瑞的背影,小聲的嘀咕道:“劉瑞現在讓媳婦管的這么嚴啊?”

“他一直都是這么怕媳婦的,這東西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南北撇著大嘴回了一句,隨后邁著步子奔著房間走起。

另一邊劉瑞回到房間之后,坐在床上對著手機問道:“咋樣,媳婦,我沒騙你吧?”

“這次算你逃過一劫……”

“這話你是咋說的啊?我跟你說,我對你的感情那是日月可鑒,你要是這么說話那可太傷人心了我跟你說……”劉瑞撇著大嘴磨磨唧唧異常激動的喊道。

“行了,你可別在這跟我墨跡了,那個什么,葉寒現在還睡覺呢啊?”武媚問道。

“對啊!”劉瑞本能的點了點頭。

“那行吧,要是沒啥事,我就不跟你說了,你要是沒啥事早點睡覺吧……”武媚笑著說道。

“對了,媳婦蘇酥干啥呢啊?”劉瑞非常突兀的問道。

“蘇酥應該睡覺了吧……”武媚恍惚的答應了一句,然后撇著嘴問道:“你閑著沒事,打聽人家干啥啊?”

“沒啥事,我這不就是問問嗎?”劉瑞呲著牙回了一句。

“……”武媚沉默了一下,隨即低聲問道:“不對,你肯定有啥事,劉瑞你給我老實交代,到底怎么回事?”

“沒啥事,不就是葉寒睡著了,喝多了嗎?我就問問,我怕蘇酥那邊找不到葉寒倒是再著急啥的……”劉瑞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真是這么回事嗎?”武媚非常謹慎的問了一句。

“就是這么回事啊?要不是這么回事那是怎么回事啊?”劉瑞瞪著大眼珠子喊道。

電話另一頭的武媚撇著小嘴愣了一會,隨即低聲說道:“要是真是這么回事,那還算你有點良心……”

“不是,媳婦你這話是啥意思啊?我什么玩意我就沒有良心了啊?”劉瑞瞪著眼珠子喊道。

“行啦行啦,我知道你有良心行了吧,我不跟你說了,該干啥干啥去吧……”

說完之后武媚直接掛斷了電話。

劉瑞掛斷電話一會,躺在床上沉默了一下,隨即找到了我的電話,打了過來,但是還是沒接。

“草,葉寒,你的現在真是在這跟我找死啊!”劉瑞咬著牙罵了一句,隨即趴在床上睡覺,一邊睡覺,一邊咬牙罵我不是人。

其實劉瑞有的時候,你真的不得不佩服他的智商,因為他有時候的想法真的準的有些嚇人,從一開始我說一個人留在那邊的時候,劉瑞就已經感覺到這件事情可能不對了,我有可能做出對不起蘇酥的事情,事實證明,劉瑞的想法是非常正確的,雖然劉瑞什么都沒看見,但是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有時候劉瑞的直覺就跟個娘們似的,異常的準備,我覺得最起碼要比蘇酥還準,也可能是武媚給劉瑞鍛煉出來。

劉瑞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研究了半天最后還是睡不著覺,做起身子,穿上衣服,準備出去抓奸。

“草擬嗎的,作為兄弟,我不應該管你這種事,但是作為蘇酥的朋友,我覺得我有必要把你從出軌這條路上拽回來……”劉瑞咬著牙磨磨唧唧的嘀咕了一句,隨即邁著步子奔著屋子外面走去。

但是走了兩步之后,劉瑞還是退了回來,因為他知道這種事情他還是做不到。

“草,葉寒,你真是難為死我了,你說我說你點什么好啊!”劉瑞咬著牙罵了一句,隨即脫下衣服,拿出手機撥通了孟亮的電話。

“嘟嘟嘟嘟……”

電話響了幾聲以后,孟亮接通了電話。

“傻逼你干啥呢啊?”孟亮接通了電話以后,非常直白的問道。

“你有病啊,大半夜的你問我干啥呢,你說我這個點我能干啥啊?”電話另一邊的孟亮滿臉無語的罵道。

“你咋回事,你注意一下跟我說話的態度聽見沒有?”劉瑞撇著大嘴有些煩躁的威脅了一句。

“你少在我這扯犢子,你就說你想干啥就完事了,麻溜的別在我這墨跡,我告訴你!”孟亮咬牙切齒的,滿臉煩躁的喊道。

“不是,你讓你注意一下你跟我說話的態度,你這人怎么回事啊,我跟你說啥你沒聽見是不是?”劉瑞接著磨磨唧唧的說道。

“你有沒有正經事啊,大哥明天我早上八點鐘就得起來出去進菜,你趕緊的有事說事行不行啊?”孟亮滿臉無語的喊道。

“不是,你閑著沒啥事進菜,你跟我扯犢子呢啊?”劉瑞愣了一下,撇著大嘴問道。

“你以為我想啊?這不是咱們飯店那個進菜的司機回家了嗎?咱們這邊沒人,我沒辦法只好跟著進菜去……”孟亮無語的解釋了一句。

“呵呵……”劉瑞聽見這句話以后咧嘴笑了笑,撇著大嘴說道:“我發現你現在是真的牛逼啊,這混來混去的,你出去進菜了,咋地進菜是不是還得打著**過去啊?”

“你能不能別在這跟我扯犢子,你有啥話,你趕緊說行不行,我現在發現你怎么這么墨跡呢,你是不是出啥事了?”孟亮滿臉疑惑的問道。

“我能出啥事啊?我就是那個什么想你了,我跟你溝通溝通感情怎么了啊?”劉瑞撇著大嘴回了孟亮一句。

“趕緊滾犢子吧,這一天天閑著沒事,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啊,閑的都不知道干啥好了!”孟亮扯著嗓子喊了一句,隨即就要掛斷電話。

“不是,那個什么,你等會!”劉瑞知道孟亮要掛斷電話,連忙喊道。

“大哥,我都跟你說了,我現在要出去進菜了,知道了嗎?進菜知道嗎?我明天一大早上就得坐著小車,然后滴滴滴的去那個什么菜市場,跟著那群大媽們搶菜,你能不能來考慮一下我的感受,你要是有啥事,你快點說行不行?我現在沒有心情在這跟你扯犢子,你聽見沒有啊?”孟亮的情緒越說越激動,說到后面已經開始扯著嗓子喊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說你這個孩子,怎么這個樣子呢,我不就是跟你研究一下這個問題嗎?你說你至于這么激動嗎?”劉瑞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在线棋牌游戏大厅 股票配资什么意思 股票涨跌颜色 北京股票配资网 分析股票涨跌影响因素 炒股软件有哪些 股票学习网 炒股游戏 上证指数(000001)股吧 2011年上证指数分析 今日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