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69章 要命的送行!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跑道上忽然出現了一個人影,這簡直要多詭異就有多詭異。

而且,那飛行員壓根就沒有看清楚那個人影是如何出現的,好像是瞬移一般!

嚇死人了好不好!

這個飛行員驚出了一身冷汗,隨后忍不住的想要破口大罵!

他在這么多年的飛行生涯中,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類似的情況,一個人,背著一把刀,就這么站在機場跑道中間,特么的不要命了啊!

這飛行員盡管心中憤怒之極,但最終卻沒有罵出口,因為那個背著刀的男人給他帶來了一種非常壓抑的感覺,這是他之前從未體驗過的,仿佛整個人都在瞬間被一大片烏云所籠罩了!

是的,即便相隔這么遠,那個身影仍舊讓這飛行員莫名的覺得有點呼吸不暢!

似乎,那個簡簡單單的背影,就像是一座無法逾越的高山。

這個飛行員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會有這種感覺,總之,這讓他有些不知所措了。

“也不知道這個家伙在想什么呢,難道是想要用自己的那把刀來把飛機砍壞?”這個飛行員嗤笑了兩聲,不過,他表面上看起來是在嘲諷,而實際上卻是在通過這種方式給自己壯膽。

那漂亮的空姐從駕駛室的窗戶看了看,隨后面色凝重的說道:“或許是他想要劫-機,現在,我們的人全部做好戰斗準備。”

說完,幾個空姐竟然齊齊都到了自己的儲物柜旁,從里面掏出了手槍!

這些都是維克公司的員工,維克公司是做什么的?

全米國排名前三的武器制造商!也是全球排名前十的軍事資源公司!

這些漂亮的空姐雖然是被派來和蘇銳搞好關系的,如果他們之間能夠發生一些旖旎的事情,也是維克公司的高層和CIA的某些大佬非常樂于看到的,可是,這幾個漂亮空姐還擔負著保護蘇銳和山本恭子安全的任務——一旦出現了緊急情況,她們便會立即化身為戰斗人員了!

蘇銳也早就看穿了這一點,以他的眼光,一眼就能夠看出來,這幾個空姐都是有功夫在身的。

這一次,米國的某些大佬所展現友誼的方式,實在是有些猛了點兒,讓某個一貫喜歡含蓄內斂的華夏小受有些不太習慣。

“恭子,你抱著小念,有我在,沒事的。”蘇銳輕輕的拍了拍山本恭子,而山本念則是睜大眼睛,竟完全沒有半點害怕哭泣的樣子。

這小子看來從小就是傻大膽兒,這一點可謂是嚴格遺傳了他的那個老爹了。

蘇銳本來還以為會是哪個不開眼的東洋人來阻擋自己離開,不禁冷笑了兩聲,事實上,他這次來到東洋進行武道界的“清場”行動,打的還不算特別爽,如果再來兩個高手讓自己解決一下“手癢”的感覺,那可真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不過,當蘇銳站起身來,走到駕駛室,看到了前方那個背對著自己的身影之時,立刻把剛剛要單挑對方的念頭給熄滅了!

開什么玩笑!

再讓自己強大一倍,也不可能是這位大爺的對手,好不好!

雖然是有著兩把超級戰刀在手,可是,如果自己此時跑過去挑戰的話,絕對有可能被一刀劈

死的!

如今,放眼全世界,在所有知道姓名的高手之中,能夠一刀劈死蘇銳的——一個手就能數得過來!

“不要緊張,這位是我的師兄。”蘇銳對幾個維克公司的乘務人員說道。

那幾名空姐聞言,神情稍稍的緩和了一些,不過也并沒有放下手中的槍支……實在是因為她們擔負著保衛蘇銳的任務,而前面那個人出現的方式又太過讓人匪夷所思。

“放心,他真的是我的師兄。”蘇銳笑了笑,拍了拍那名乘務長的肩膀:“只是我的師兄平時可能也沒有手機,不會發消息,想要聯系我,只能通過這種攔飛機的方式了……”

說完這句話,就連蘇銳自己都忍不住的感覺到有些奇葩了。

阻攔飛機……唉,無力吐槽啊。

…………

蘇銳的師兄!

背著刀的師兄!

會是誰?

顯然……鄧年康!

那名乘務長,是五個空姐里面身材最好、顏值也最高的,她被蘇銳這么一拍肩膀,心里面不禁有種小鹿亂撞的感覺。

嗯,姑娘們都是喜歡優秀的男人的,更何況是像阿波羅這種幾乎已經站在黑暗世界的權力巔峰、而且還在被米國的一些大佬們不斷的揮舞著橄欖枝來展現著友誼的男人。

雖然他的女人和孩子都在飛機上,可是,這名乘務長和剩下的那四個空姐其實并不在意這一點。

不過,蘇銳并沒有注意到這名乘務長那紅彤彤的俏臉,而是又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說道:“還得麻煩你幫我把艙門打開,我師兄此次前來,肯定有重要的事情。”

又被拍了兩下肩膀,讓這空姐的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沒辦法,當你對一個人產生好感的時候,即便是一個簡簡單單的接觸,都會讓你心中的小鹿開始亂撞,甚至撞成重度腦震蕩。

艙門打開,蘇銳跳下飛機,立刻朝著前方背對著自己的鄧年康小跑而去。

當然,這個時候的蘇銳是沒有背著那兩把超級戰刀的,他笑著喊道:“師兄啊,我走之前還想問問你和不和我一起回華夏,只是聯系不上你,現在你來到這里,是想要和我一起回去的嗎?”

蘇銳這倒不是在撒謊。

鄧年康真的是沒有什么通訊方式,想當年,蘇銳為了尋找這位老爺子,沿著海拉爾河一路找過去,在大草原上奔波了幾天幾夜,這才碰巧遇到,這都現代社會了,就不能留個手機號碼嗎!

鄧年康并沒有立刻回答。

“師兄?你這是怎么了?要不先上飛機坐坐,這飛機還挺豪華的,坐著挺舒服,等飛回華夏,我再開車送你回大草原……”蘇銳看到老鄧同志一直處于沉默之中,于是接著說道。

他也是見怪不怪,畢竟這位老爺子的性格和脾氣一直都還比較古怪。

“我不回華夏。”鄧老爺子說道。

只是,說完之后,他似乎是覺得這句話會引起誤會,于是又補充了兩個字:“暫時。”

暫時不回華夏。

“這……”蘇銳忽然心頭一暖。

對方選擇在這個時間點兒來到了機場,又說他暫時不回華夏,那么……這

肯定是來跟自己送行的啊!

師兄就是師兄!自家人好不好!

一個簡單的送行,就能讓人感覺到渾身都沐浴在春風之中!

看著鄧老爺子這沉默不語的樣子,蘇銳感動的不得了。

他知道,鄧老爺子是一貫拙于言辭表達的,他不是不會說,而是不屑說,但是,自己的這位師兄就這么簡簡單單的站在這里,就足以說明他的所有態度了。

能夠讓這種可以用一把刀生生劈開生死路的超級高手來給自己送行,蘇銳忽然覺得,自己好像因此也牛-逼了起來。

“師兄啊,你其實真的不用來送我,我也是成年人了,你不用擔心我的安全……”蘇銳說著說著,不禁有點鼻子發酸,唉,這人啊,一旦上了年紀,怎么就會變得那么容易感動?怎么淚點就會變得那么低了呢?

鄧年康還是背對著蘇銳,沒有講話,那身影仍舊給人造成一種如山如岳的錯覺。

其實,這時候,在那一架屬于維克公司的飛機上,所有的機組人員都在看著飛機前方的情景,以他們的視角,都本能的感覺到,蘇銳和他的這位師兄,彼此之間的關系似乎是有那么一點點的不太正常……

“如果是來送行的話,為什么蘇銳先生的師兄要始終背對著他?這樣不太合情理啊,甚至顯得很沒有禮貌。”

“也許,是因為蘇銳先生的師兄有著非常獨特的性格,讓人捉摸不透?這就是他的一種很特殊的情感表達方式?”

“不不不,我絕對不這么認為,我還是覺得,這位師兄是來找麻煩的,你們難道不覺得,蘇銳先生在和他說話的時候,始終是顯得有些小心翼翼的嗎?”

“是啊,總之,我們凝神警戒吧。”那名乘務長說完,便帶著兩名空姐下了飛機,她們都端著槍,指向了二十米之外的鄧年康。

單單從這一點上來說,維克公司還真的很到位,這么嚴密的安保和這么周到的服務,真的很容易贏得別人的好感的。

不過,這時候的蘇銳還沒覺察到事情的不對勁,這個淚點很低的小受還處于感動之中呢。

他看著鄧年康的背影,說道:“師兄,其實你能出現在這里,就已經讓我很感動了,你就算是不說,我也明白你的心意,所以……讓咱們來個臨別前的擁抱吧!”

說完,蘇小受張開了雙臂,想要好好的擁抱一下自己的三師兄。

只是,他還沒能抱到自己的師父呢,就見到后者忽然揚起了右手,抓住了身后長刀的刀柄!

“這是什么情況?”

蘇銳的臉上出現了一絲艱難之色。

他那準備擁抱的兩只手還懸在半空,繼續抱也不是,放下也不是。

送別就送別,拔刀干什么啊!

“你不能走。”

鄧年康終于出聲了。

他的聲音很淡,似乎沒有一丁點的感情在其中。

下一秒,一道匹練的刀芒,已經在蘇銳的眼前出現!隨后朝著他橫掃而來!

仍舊是那熟悉的絕世一刀!

這一刀之中,仍舊帶著斬滅一切的氣場!

隨后,蘇銳便感覺到喉嚨間驟然一涼!

(本章完)

在线棋牌游戏大厅 体彩篮球算不算加时 网上抢庄牌九是假的吗 狗胆包天打一生肖 体山东时时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下载 快速时时官网 北京pk10计划微信群 北京pk10最新历史记录 澳洲幸运5官网大小单双玩法 赛车34567必中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