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搜查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什么人竟然敢攔明霞郡主!”被攔截后,馬公公朝把守宮門的侍衛隊長怒斥了一句。

“原來是馬公公啊!”對方笑著道,“卑職是奉了皇上的命令,任何人出入宮門都要檢查。”

“呸!”馬公公朝著對方吐了口并不存在的痰,“說是奉了皇上的命令,你也不怕閃了自己的舌頭。”

“那卑職還能奉誰的命?”對方冷冷一笑,威脅意味十足。

“你……”馬公公差一點脫口而出他們奉命之人的名字,但還是強忍了下來。最后道:“咱家是奉了皇上的命送明霞郡主出宮,這里”他扭頭朝身后跟著的一群端著孝淳帝賞賜禮物的宮女道,“都是皇上賞賜給明霞郡主的東西。咱家看誰敢搜?”

侍衛隊長怕像之前查端淑長公主時,差一點被她用龍頭拐杖暴打,又想到王慕妍身上有高皇后之物,哪怕殺了他們硬闖宮門都不會受到處罰,所以猶豫了起來。

就在他打算放行時,有人高喊了句,“既然金隊長是奉了皇上的命令,那不管是誰都要嚴查,又怎么可以隨便放行。”

王慕妍抬頭順著聲音看向來人,一看還真認識。于是笑著道:“我還當是誰,原來是誠安伯。”她品階比朱謙旭要高,因此并未行禮。

朱謙旭非但沒有見禮,還看著越發美麗的王慕妍不由得怒火中燒。想當初要不是這人,也不會把他害成這樣。于是沖著那個姓金侍衛隊長吩咐道:“還傻愣著干嘛,讓你搜,你就搜。”

姓金的隊長連忙道:“誠安伯息怒!卑職這就搜。”

馬公公有心阻攔,卻聽朱謙旭不陰不陽道:“你這老禍,是不想聽皇上的吩咐還是怎么著?”

聽他提及皇上,馬公公強行把一口怒氣壓下,“即使你們是奉了皇上的命令,也不能做得太過分了!”

朱謙旭冷冷道:“這個他們自有分寸。”

王慕妍冷冷道:“你們搜東西可以,但要是少一件,或者是損毀一件,就別怪本郡主不客氣。”說著話,將腰間纏繞著的透明綾拿在手中,“這個乃高皇后之物,我想你們應該明白它的用處。”御賜之物都有單子,不怕東西對不上。

金隊長看了看王慕妍又看了看朱謙旭,還真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哪個也得罪不起。

朱謙旭當然也知道王慕妍手中之物別說是一群侍衛,就是連他被殺也是白死。但仍舊硬撐,“看著我干嘛,你們搜時注意點不就得了。”

那群侍衛只能小心翼翼將宮女手上端著的托盤和精雕的木盒一一全都除去,然后一大堆東西混裝在他們事先準備好的幾個大籃子當中。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避免托盤和盒子內夾帶東西。

在他們搜查的過程,王慕妍大致瞅了一番。孝淳帝對她還真是不錯,什么珍寶、藥材的應有盡有,似乎還有銀票或者是房契地契之類。但皇帝賞賜的禮物被人這頓翻騰,不管是誰心里都不會舒服。

更不舒服的恐怕還要屬皇帝本人,這分明就是在打他的臉,看馬公公就能知道一二。那這皇宮之中到底發生了什么讓他都不得不妥協,不得不受這樣的窩囊氣?

她不是一個喜歡鉆牛角尖的人,既然想不通就姑且先放下。在沒有搜到他們要找的東西后,朱謙旭又瞇著眼在王慕妍身上來回瞅。這是想要搜身不成?如果被朱謙旭搜了身,那她還做不做人了?

就在朱謙旭漸漸逼近王慕妍,王慕妍手已經握上透明綾準備出手時,匆匆趕來的朱謙陽高喊了一聲:“旭堂哥,你以為文昌侯府就是那么好惹的嗎?你以為明霞郡主就不敢要了你的命嗎?”

最后這句話讓朱謙旭在看到王慕妍冷峻的面容,和手上的動作時,生生停住了腳步。這讓王慕妍也松了一口氣。她不是不敢殺了這人,但后續會相當麻煩。尤其是現在形勢還不明之時。

朱謙陽也松了一口氣。等他到了近前先是朝馬公公笑著道:“怎么您老親自送明霞郡主出宮?”

“黎郡王!”馬公公見他來,同樣跟著松了一口氣,“是皇上吩咐老奴送明霞郡主出宮。”

“皇祖父果然對明霞郡主比我們這些孫子還要好。”拈酸吃醋般說了一句后,朱謙陽看向王慕妍,“明霞郡主!”

王慕妍朝著他微微一福身,感激一笑,“黎郡王!”

“你不好好在府上待著,跑這里來做什么?”看著眉來眼去的二人,被打擾了好事的朱謙旭心中自是不悅,說出的話也是質問的語氣。

朱謙陽卻不以為意,“我這不是來幫旭堂兄的忙嗎。”又道,“明霞郡主可是紀大人的未婚妻,你就不怕紀大人在知道這件事后,更是不肯與你們合作嗎?”

他這話看似說給朱謙旭,但王慕妍卻聽出了另一番意味。這分明是說紀允連目前在太子他們手上。那他會不會有危險?要不要盡快去救他?可是僅僅憑借她一人之力,又如何能夠將人給救出?王慕妍試著讓自己平復下來,最起碼先要把眼前這關給過了。等出宮后好找家人謀劃。

就聽朱謙旭道:“可是如果不搜明霞縣主,她萬一帶出去什么,別說是我父王,恐怕對你父王一樣會不利。”

“這……”朱謙陽也變得猶豫起來。他是因為紀允連的緣故才過來幫王慕妍,但也確實如同朱謙旭所說,如果王慕妍真的帶出去對他皇祖母不利的東西,那確實不光是對太子,對他父王同樣會不利。

馬公公衡量利弊后沖著兩人道:“你們不就是怕皇上給了明霞縣主什么嗎?如果今日不讓你們搜明霞縣主的身,恐怕過后還會找文昌侯府的麻煩,那就如同之前,派你們信任的嬤嬤搜不是一樣的嗎。”

朱謙陽想了想,頷首道:“這樣最好。”免得過后搜文昌侯府更是如同大海撈針,而且還要師出有名。

“看來我是躲不過要被搜身了唄?”王慕妍也聽出了其中的門道,當然不想給文昌侯府帶來麻煩。

在线棋牌游戏大厅 香港博彩堂6码工作室 好运来计划app 足球竞猜混合预测投注 比分网足球即时比分 二八杠有哪些作弊法 北京时时开奖频道 快乐时时和澳洲一样的吗 四川时时开奖号码查询 360老时时开奖 福建时时开奖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