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0章 黑暗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云澈,”龍皇目視云澈,淡淡而語:“邪嬰萬劫輪為至惡之器,曾連神魔都盡皆屠滅,何況當世!她的存在,便是在世間埋下了一顆無比危險的種子,隨時都有可能爆發最可怕的災厄……只要邪嬰存在,誰都無法保證這種事不會發生!哪怕邪嬰真的是以天殺星神為主!”

“覆滅的諸神時代,是血淋淋的前車之鑒!”

“宙天神帝所殺的不僅是邪嬰,更抹去了當世最大的禍患,當受萬靈感恩,連龍某都不得不敬。”

“而你與邪嬰為伍已是不該,此刻,竟因至惡邪嬰而欲殺恩澤舉世的宙天神帝……著實是讓人痛心失望!”

這個世界沒有了劫天魔帝,沒有了邪嬰,龍皇再次成為真正的天下至尊。

他的言語,每一個字的分量,也都是當世之最。

剛剛劫后重生的空間,彌漫開一種異樣的氣息,夏傾月眉頭緊蹙,暗中幽幽一嘆。

云澈身上最大的依仗從來都不是救世光環,而是劫天魔帝和邪嬰,另外,還包括她與宙天神帝。

劫天魔帝離開后,有邪嬰在側,云澈依舊是無冕之王,無人敢犯。

但,一場所有人始料未及的變故,不僅劫天魔帝永離,就連邪嬰,也被打入毫無生機的外混沌。

對他最為親近的宙天神帝也一下子成為他最恨之人……

聽著龍皇之言,云澈笑了起來,笑的無比之凄冷:“我代茉莉承諾永歸下界時,你們為何……從無人斥我與邪嬰為伍!!”

“邪嬰萬劫輪的確在她的身上,但……你口中至惡的邪嬰,她救了你們,她救了你們!除此之外,你告訴我,她犯下過什么不可饒恕的大罪!?她造下過什么不可挽回的災難!?”

龍皇目光無比冷漠,他直接不看云澈,威冷的龍顏上似乎滿是失望:“看來,你當真是執迷不悟。單憑你為極惡邪嬰言辱宙天神帝,便是不可饒恕之罪,但念在你畢竟有救世之功,那便給你一個機會,讓你親眼看看天下人的意志,讓他們告訴你究竟何為對,何為錯!”

“眾位,”龍皇聲音沉重,字字震魂:“認為宙天該死,邪嬰不該死者,站于云澈之側;認為邪嬰該死,宙天不該死者,站于宙天之側,眾位便依自己的認知和意志隨心選擇吧。”

“哈哈哈哈,”龍皇話音剛落,一個分外輕狂的大笑聲響起:“一人死換萬世安,孰對孰錯,孰是孰非,難道還用思慮?”

南溟神帝走出,不緊不慢的站到了龍皇與千葉梵天之間,目光轉向云澈時,又隱隱瞥了一眼他身后不遠處的千葉影兒,雙目微微了瞇了起來:“你有救世之功不假,否則,以你一下界小輩,又豈有與我等對話的資格。但,這‘救世神子’的名號,可不代表你可以胡作非為!”

“云澈,云神子……”南溟神帝似乎笑了起來:“可千萬不要忘了,你‘救世神子’的身份,現在只有我們這些人知道,你可別不識抬舉,連‘救世神子’的名號都丟了!”

空間死寂,眾人盡皆沉默,臉色不斷變幻。

氣氛完全的變了,從千葉梵天站出來的那一刻,便徹底的變了。

千葉梵天,東神域第一神帝,代表東神域最高話語權;

南萬生,南神域第一神帝,代表南神域最高話語權;

而龍皇,不僅是西神域第一神帝,更是當世至尊,代表的是整個神界最高的話語權。

掌控三方神域最高話語權的人物,全部站在了云澈的對面。

在場都是何許人物,他們又豈會嗅不到某種異常的氣息。

因云澈,劫天魔帝才愿離混沌,并親手阻絕了險些歸來的魔神。邪嬰不犯神界的承諾,也是他所促成,也散去了他們對于邪嬰的恐懼陰影……

他是當之無愧的救世神子,是東神域的驕傲。這些界王對他的認可與感激極大多數都是發自肺腑。

而諸神帝……他們對云澈溫和客套,簡直平禮相交——包括龍皇、千葉梵天、南萬生這三個第一神帝。

尤其宙天神帝,對云澈從來都是贊譽有加。

就在一刻鐘前,還都是如此。

而現在,隨著劫淵的離開,邪嬰被宙天神帝暗算……一切忽然就變了。

而且變化的如此劇烈,如此詭異!

世上沒有了邪嬰,云澈的身上便沒有了神帝亦不敢碰觸的威懾。梵天神帝會忽然發難,還并不讓人奇怪……因為梵帝神女被云澈種下奴印之事,無疑是梵帝神界這些年來最大的恥辱。

南溟神帝會發難,他們也可接受,畢竟,他迷戀梵帝神女成癡,恨火與妒火足以讓他做出任何事。

但龍皇又是為何!?

他們都不是傻子,又怎么會

看不出,他們絕不是在單純的為宙天神帝勸解。

“邪嬰一人死,可得天下安!”圣宇界王洛上塵站出,大聲重復著千葉梵天的話:“我不知宙天神帝錯在何處!云澈,你太過放肆了!”

“不錯!”另一個界王緊隨站出,立在了宙天神帝旁邊:“你竟因至惡邪嬰,而欲殺最受世人敬重,又不惜自損名節抹除當世最大禍患的宙天神帝,著實太過分了!”

“縱然你是救世神子,本王也斷不可接受!”第三個界王緊隨而至。

三大第一神帝,他們的態度足以決定一切。

其他神帝,各大界王都開始移位,有半數斥責云澈,甚至怒目相向,再沒有了半點先前面對“救世神子”時的滿懷感激,甚至躬身拜謝。

另半數一言不發,但同樣站在了宙天神帝,以及三大第一神帝之側。

“走吧。”麒麟帝對身邊的青龍帝道,他感覺的出,青龍帝的心緒并不安寧。

青龍帝沒有移動腳步,

“此事,與對錯無關。”麒麟帝緩聲道:“我們的選擇,也不僅是我們個人的選擇,而事關我們所在的王界。”

青龍帝一聲輕嘆,與麒麟帝一起,站在了龍皇之側。

有誰,會為了一個失去威懾力的后輩,站在三個第一神帝的對面?

救世神子?

當魔帝身處混沌,魔神隨時會歸來時,云澈,是系著他們所有希望的救世神子……云澈說什么,那便是什么,因為他的確能決定他們的命運。

魔帝歸去,云澈有邪嬰在側。邪嬰有著當世最可怕的力量,誰都不敢觸犯她,也誰都不敢觸犯云澈……亦誰都不會質疑他的救世光環。

但,他救世完成,危機解除,在一切還未公開之前,邪嬰也因“意外”而一起葬入了外混沌……那么,他的救世光環,將不再真正屬于他,而是由實力最強,話語權最高的人決定。

因為,他已不能決定他們的命運。

而同時站在云澈對面的三大第一神帝卻能!

從這一刻時,他身上的救世光環耀出的不再是他的功績,而將是人性!

不多時,除了夏傾月未動,人群已都站在了宙天神帝那邊……是所有的人。

而云澈這邊,一人都沒有!

這一幕,讓諸多站在宙天神帝之側的人都深感唏噓諷刺。

宙天神帝的神色無比復雜,一聲重重的嘆息。

“如此,你看到了嗎?”龍皇漠然道,一雙隱帶幽寒的龍目,如在俯視一個可悲的螻蟻……而就在一刻之間,他還是眾皆稱贊的救世神子。

眾宙天守護者也沒想到會出現這般情境,反而有些無措。

“向宙天神帝賠罪,這是你必須做的。”千葉梵天淡淡的道,字字如審判天諭。

“呵……呵呵……呵呵呵……”云澈笑了起來,那冰冷、嘲諷的的笑意,讓不少人不自覺的移開目光:“告訴我,你們現在能毫發無傷的站在那里,是誰給予你們的!!”

“是我和茉莉,還是他宙天老狗!!”

沒有人回答。

“你們口口聲聲說茉莉是極惡邪嬰,但她這些年究竟做過什么惡!哪怕當年殺月神帝……也是月神帝先害死了她的母親!就連她甘愿成為邪嬰之主,也是為了不讓邪嬰落入他人之手為禍世間!!”

“而也是你們口中的極惡邪嬰救了你們的命……你們每個人,你們的族人,你們的子孫……都欠她一條命!!”

“而宙天老狗,他用最卑劣的手段殺了救你們的人,卻反被你們尊為‘圣人’!?”

“你們眼睛可以瞎,可以不知感恩,難道……連最基本的良知和廉恥也都被狗吃了嗎!!”

“云澈!”夏傾月先于所有人出聲,身影一閃,來到了云澈身側,伸手抓向云澈的手臂:“你太激動了。先和我離開這里,等冷靜下來再想其他的事。”

云澈臂膀一甩,將夏傾月的手狠狠甩開,他看著眼前逐漸模糊的人影,口中的聲音低沉如魔鬼的詛咒:“你們該死……你們……都…該…死!!”

冷靜?

他怎么冷靜?

他怎么可能冷靜!?

在他人眼里,或許都會疑惑、驚訝、不解著云澈為何會為了至惡邪嬰如此暴怒失智。就算邪嬰的確救了他們,也再怎么都不至于讓他忽如瘋了一般。

在他們眼里,那是邪嬰,哪怕救了他們,也是最邪惡,最不能容世的邪嬰。

他們不知道邪嬰與云澈的感情,更不知道那是云澈生命里最不能失去的茉莉!最不能碰觸的逆鱗!

那么銘心的

日夜相守;

那么撕心不舍的分別;

那么執著的追尋;

那么痛苦絕望的失去;

那么驚喜的失而復得;

那么溫暖融心的相擁;

那么滿足期盼的同回藍極星……

但……為什么會是這樣的結局!

如果,她是被邪嬰操控的惡魔,如果,她犯下不可饒恕的滔天罪惡……云澈會痛苦,但無從怨恨。

但,她不是惡魔,還救了所有人!剛剛才救了所有人啊!

還有自己……這些,都是他從劫淵的手下救下的世人,卻在此刻……在劫淵剛剛離開的此刻,站在了殺死茉莉的宙天神帝之側!

“影……奴……”

他的聲音無比的哆嗦……冷靜?去他嗎的冷靜!他只有怒,只有恨:“殺…了…他…們……殺了他們!!”

千葉影兒領命,影若流光,腰間金絲軟劍切裂虛空,橫掃前方。

夏傾月眉頭一皺,倉促出手,擋在了云澈身前。

梵帝神女出手,其威何等可怕。但……

龍白、千葉梵天、南萬生同時向前一步,手臂同時推出。

轟隆!!

三大第一神帝,當世最強的三人!

一瞬間空間崩彌,金色盡散,千葉影兒的身影在空中剎那停滯,然后被遠遠震開,直落百里之外。

力量的余波橫掃而至,讓夏傾月倉皇筑起的結界劇烈顫抖,隨之崩散,云澈一聲悶哼,猛跪在地,口中鮮血噴灑,每一滴血都無盡冰冷。

但他目中的恨光,卻更加的混亂狠絕。

“云神子,看來,你是真的瘋了。”千葉梵天淡淡說道,似乎還帶著些許惋惜。

“居然為了不該存世的邪嬰而欲殺我等?呵……真是可笑。”

“云澈,”這是南溟神帝的聲音:“‘云神子’之名,是對你的褒獎,更是恩賜!你還真把自己當成所謂神子嗎……”

…………

……

耳邊的聲音逐漸遠去,直至完全無法聽清。

視線也一點點模糊,世界,仿佛蒙上了一層黑氣……越來越濃,越來越重,只是,他卻不想驅散,不想擺脫……

他的心魂深處,響起了那個來自短短九天之前的聲音:

“云澈,回答我一個問題……你說,這個世界……值得我如此嗎?”

“值得!”他回答的聲音,是那么的認真堅定:“比之當年擁有神與魔的世界,如今的混沌空間是卑微的。而這個沒有了神與魔的世界經歷了這么多年的演變,也已有了新的穩定秩序和成熟的生存法則,有著各自安定的位面與空間。雖然它有著諸多卑劣與陰暗的角落,甚至有時會讓人絕望,但更多的還是善意與美好,至少……它值得我用一切去守護。”

…………

“如果,這個世界一直如你所言,值得你用一切去守護,那么,這顆種子也就永遠不會覺醒……而若是有一天,你忽然對這個世界徹底的失望與怨恨,那么,這顆種子便會覺醒。”

劫淵在他身體里種下了一顆黑暗的種子,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清楚的記得自己當時的回答:

“我曾經有過諸多失去,卻又一次次失而復得;我曾經經歷過多次絕望,最后降臨的,又總會是希望的明光;我遭受過很多的惡意,但善意永遠會多過惡意。”

“這個世界最高位面的那些人,也都一直在靜默平衡著神界的秩序,尤其還有宙天神界這樣的存在,會裁決禁忌與罪惡,讓混沌整體處在一個平和平穩的狀態。”

“所以,我的確相信不會有那樣的一天……我想,前輩也是如此相信,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云澈忽然狂笑了起來,笑的如瘋如癲,笑的撕心裂肺,笑的絕望悲涼……

空間陡然暗下,一股可怕的沉悶與壓抑不知從何而來,罩在了所有人的心魂之上……眾人眉頭大皺,正要尋找這股氣息的來源,忽然在同一個剎那瞳孔劇縮。

云澈的胸口,猛的綻開一個漆黑色的玄陣,它靜默的閃耀,卻讓云澈體內的黑暗玄氣如被驚醒的魔神,全部瘋狂的暴動,狂亂的釋放而出。

云澈的頭發全部飄舞而起,一雙瞳孔耀起幽暗如無盡深淵的黑光,濃郁的黑氣在他身上猙獰纏繞……狠狠刺動著每一個人眼睛。

“黑暗……玄力!!”

(本章完)

在线棋牌游戏大厅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走势图 欢乐生肖平台哪个好 精准计划软件腾讯分分彩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龙虎 老版万人炸金花下载 排三杀二码 彩天地彩票99937_com投注 篮球比分直播网188 幸运飞艇两面盘计划 pk10不同平台对打套利